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66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轉載-風流畫師覆面醜男 高家風雲系列之四

   ※ ※ ※

   有美女的地方,就有高逸玉,世間美女最多、最容易見到的地方就是
   青樓。

   一陣脂粉的甜美香味傳來,半倚在床上的美女衣衫半解、眉眼含媚,
   嘴角還帶著一抹勾人的笑靨,這笑靨顯然是對正在作畫的青年公子展
   露的。

   那位青年公子玉樹臨風,長相十分俊美,但他臉上滲出汗珠,正盯著
   眼前的白紙認真作畫,畫的便是斜倚在床上的美人。

   而這位倚在床上的美女,正是現在最出名的美女史青衣。她雖然是個
   妓女,但是憑她天下第一名妓的名聲,要見到她的人也必須一擲萬金
   ,才能見到她一面,可說是身價非凡。

   而高逸玉住在她的香閨,卻從來沒有付過一文錢,這是除了他之外,
   沒有人能夠享有的特權,而此時史青衣正展現著魅惑的笑容,男人若
   看到她現在的笑容,定會恨不得撲上前去。

   而享有如此艷福的高逸玉卻動也不動的盯視著自己的畫紙,他的眼神
   十分專注,他對畫有種高昂的執著,在作畫的地方,他不會做任何邪
   狎的事;靈感一來,縱然美女在懷,也會立刻拋下美女,馬上作畫。

   他對畫如癡如狂的態度,卻使得女人對他的愛意越來越深。

   算命的都說高逸玉是全世間運氣最好的人,他的運氣好到想天晴就天
   晴,想下雨就下雨,想喝酒自然有人送酒,想女人自然有女子投懷送
   抱,所以他當然是活得順心如意。

   此時高逸玉正畫得入神,只聽到外面一片吵吵嚷嚷,史青衣嗲聲道:
   「外面怎麼那麼吵?高四公子,要不要我派人出去問問?」

   高逸玉正低頭作畫,哪管得了那麼多,他輕應了一聲,並不太在意。

   倏地,門被用力的推了開來。高逸玉頭也沒抬,只低斥一聲:「出去
   !」

   「高四公子嗎?」

   對方說話的聲音清澈嘹亮,音質有種摸不清性別的澄澈,因為他的聲
   音如此特別,讓高逸玉難得的放下了畫筆抬起頭來看著進來的人。

   然一看到進來的人,高逸玉略感興味的表情突地消失。

   因為對方是男人。

   這是高逸玉向來不變的原則,因為他對男人沒興趣,不想跟男人多說
   一句話,不想見到臭男人,更不想把他的時間浪費在無聊的男人身上
   ,只因為世上有這麼多的女人可以讓他愛,他可沒有多餘時間來理會
   這些臭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身穿簡樸的布衣,衣服整潔,卻有些補痕,可見穿了很
   久。看起來這個男人不怎麼有錢,還有些落魄的感覺!高逸玉自幼穿
   金戴銀又眼高於頂,對窮困的女子還會軟言好語,可對於窮困的男子
   ,他是連話也不會施捨一句的。

   這可是他高逸玉這一生做人的最高原則。

   因此他來往的都是大富大貴,吃的也都是山珍海味,再說以蘇州高家
   的財富,也讓他習慣出手闊綽,犯不著跟一個窮人說話。

   而這個男人幪著臉,只露出一雙眼睛跟一張嘴,擺明不願讓人看到他
   的長相。不過高逸玉對男人沒有興趣,所以男人的美醜不關他的事,
   若對方是女的,他倒想一探究竟,但對方是男人,他是一點興趣也沒
   有。

   「高四公子,請你跟我走一趟好嗎?」

   蒙面人十分客氣,但語氣隱含著威脅。只見高逸玉不甚在意,抬起頭
   來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幪著臉,怎麼啦,見不得人嗎?」

   蒙面人一顫,似乎想別過臉,但仍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見他這個動作,想必他最不願意讓人提到他的臉,但高逸玉對男人是
   不會心軟的。「喂,幪著臉的,今日我心情不好,畫得不順心,麻煩
   你出去,再不出去,別怪我不客氣。打擾我作畫的人通常都是自找罪
   受。」

   「高四公子,我家主人請你餐敘。」蒙面人聲音仍然清澈,卻有些不
   穩。

   他的臉可能是他最不願意讓他人談論的地方,也是讓他最自卑的地方
   ,而通常像高逸玉這麼無禮的人也實在少見,竟然第一次見面,就直
   言批評對方的長相。

   高逸玉撇嘴,露出一臉輕蔑的表情。「我只跟美女同桌吃飯,你家主
   人若是跟你一樣見不得人,那我豈不是吃虧?」

   高逸玉的長相俊美無儔,批評的話語由他嘴裡說出,對蒙面人的羞辱
   感更是增加一倍以上。

   「我長相雖然醜陋,但是我家主人是天下第一美人。」

   「每個請我餐敘的女人都說自己是天下第一美女,我已經聽得耳朵長
   繭了,你可以自己走出去,也可以讓我把你丟出去,看你選那一樣?
   」

   蒙面人似乎還不願意動手,只是沉著臉,不知是因為世面見得太少,
   或者是第一次遇見高逸玉這種完全不把他人看在眼裡的人,所以一時
   間,不知道該做什麼舉動。

   但是,他的眼神的確露出被高逸玉羞辱的挫折。

   高逸玉對男人感到十分厭惡,對醜陋的東西更是完全不能接受,他是
   個追求美麗事物到了極點的天下第一畫家,對於醜陋、穿著又破爛的
   男人,當然是說不出什麼好話。

   他恥笑道:「你這個男人也真是可憐,既沒有臉蛋,又穿得這麼的破
   爛,還是人家的下人,哼!不如早一點去死吧,這樣比較不會礙了他
   人的眼。想必你一定非常醜,所以才會幪著臉,若有看到你真實樣子
   的人,不反胃作嘔的恐怕也很少,是不是?」

   蒙面人忽然全身發顫,顯然高逸玉擊中了對方的痛處,他似乎極力隱
   忍著,可卻顫抖得如此的厲害。

   史青衣看他好像稻草人一般在風中搖晃,那可笑的姿態,使她不禁笑
   了出來,高聲的對高逸玉道:「高四公子,你說得太過分了,他都發
   抖了。」

   表面看來,史青衣好像是幫蒙面人說話,但是她話中之惡意,並不亞
   於不把他人放在眼裡的高逸玉。

   高逸玉自小養尊處優慣了,要錢,高家就給錢;要女人,他長相俊美
   ,對女人又會說甜話、又會陪小心,任是多貞潔的女人都能騙到手;
   要說聲名,他自十多歲起,已經是天下第一畫師,周圍的人更將他給
   捧上了天,讓他自視甚高,說話也不客氣。

   他冷心冷面的二哥,本就不喜他的驕縱,更痛恨他的浮誇,曾硬是綁
   著他,不讓他出門,想要藉機矯正他的壞處;但是他這張嘴哄得女僕
   們幫他逃了出來,隨即遊山玩水去,誰也管不動他。

   而如今,他這惡劣的脾性更是變本加厲!

   ※ ※ ※

   高逸玉對史青衣笑道:「青衣,若一個女人看到這種既醜又沒有銀子
   的男人,還會想嫁他嗎?」他回頭看向蒙面人,「喂,湖上又沒有蓋
   上蓋子,你怎麼不趕快投湖自盡?我看你一定是自小爹娘不愛,爺爺
   也不疼,長大之後又是這副德行,真是可憐啊。我看你的主人也是可
   憐你,不把你趕出去,因為他若是將你趕了出去,只怕你連當乞丐討
   飯,人家都避之唯恐不及,不到三日就餓死街頭了。」

   這麼傷人的話,世上實在沒有幾個人說得出來,高逸玉實在是欺人太
   甚,但他好像完全沒有自覺。

   高逸玉邊笑邊說:「你家主人這麼好心,縱然不是天下第一美女,也
   是天下第一善人,只可惜我對美女才有興趣,對善人是不理會的。」

   蒙面人僵立著,看著高逸玉越說越開心。

   高逸玉說了一長串,依然笑個不停,臉上淨是調侃、諷刺的神情,顯
   然是拿蒙面人天生無法改變的醜陋當玩笑。「青衣,我是畫美人圖,
   可不是畫什麼醜鬼圖,應該要他趕快滾出去才對。」

   蒙面人忽然靠近,只見高逸玉嗤哼一聲,話說得更傷人。「你走遠些
   ,別污了我的畫紙,畫有靈氣,被你這種醜陋的鬼一沾,什麼靈氣也
   沒了。」

   蒙面人舉起掌來,高逸玉立刻將畫紙一抽,唯恐蒙面人一碰就玷污了
   他的畫,但是蒙面人抓的並不是畫紙,而是高逸玉的手。

   高逸玉雖然致力於繪畫,但是從小在大哥、二哥的督導之下,武功底
   子也算紮實,在武林中也排得進前十六名,區區彫蟲小技怎麼可能與
   之比擬,他笑道:「怎樣?我說中了事實,你惱羞成怒嗎?醜就是醜
   ,誰教你娘不把你生得好看一點,如果生得不好看,也應該一生下來
   就把你掐死……」

   他才剛說完最後一句,臉色忽然變得十分難看,因為對方虛晃一招,
   左手立刻握住他的肩胛。

   對方的動作神速無比,高逸玉才接他一招,就像被人潑了水一樣冷汗
   涔涔。

   對方的武功十分詭異,看起來好像在左方,其實攻擊的卻是右方,等
   到他防右方的時候,對方早已擊中他的左方。

   他硬是接下了第二招,這會兒他連傷人的閒話也說不出來,冷汗早已
   經讓他的衣衫溼了大半,他縱然自恃武功高強,但是面對絕頂高手時
   ,他也知道只要稍有輕忽,便會讓對方在下一刻重創自己。

   第三招時,他已經手忙腳亂,連坐在一邊不懂武功的史青衣,也覺得
   情況有異,高逸玉已完全失去他一貫的優閒。

   蒙面人這一次抓住高逸玉的左手,聲音冰冷無比的道:「你作畫不必
   用到左手吧?高四公子。」

   還來不及說什麼,對方的手微微一扭,高逸玉的左手立刻脫臼,他雖
   然沒有失聲大叫,但是仍痛得悶哼一聲;趁著他一閃神,對方已經點
   住他的啞穴,讓他連求救聲都發不出。

   蒙面人抓住他的肩胛,沉聲道:「高四公子,你的肩胛似乎不怎麼平
   ,看來是作畫太久,缺少放鬆,我幫你放放筋。」

   蒙面人手刀直劈高逸玉的痛穴,痛得他汗珠一顆顆的往下掉,雖然沒
   有傷他筋骨,但是讓人痛得足可在地上打滾。

   「我師父說過,按壓這裡,會讓人痛得叫喊,你不喊不叫,是不是還
   不夠痛?讓我注入一些真氣試試看,聽說注入真氣,既使只有一點點
   ,被注入真氣的人也會痛得恨不得把心肺都給嘔出來,我沒對人做過
   ,不知道師父是不是誇大其詞。」

   媽的,你點住我的啞穴,我怎麼叫痛!高逸玉在心裡痛罵,對方真氣
   注入痛穴,他痛得臉色發白,猛喘著氣,若是心肺真能嘔得出來,他
   只怕早就已經吐了一地。

   「高四公子,你作畫也不需要用到腿,不如我雇轎子請你坐,讓你這
   一輩子都不必用到腿。」

   言下之意,是要廢掉高逸玉的兩隻腳。

   高逸玉以前自負武功高強,不管多危險的狀況都能全身而退,再加上
   蘇州高家的名氣,敢找他麻煩的人,都要有跟蘇州高家作對的勇氣,
   自然不敢捋虎鬚,所以他從未遇過這麼心狠手辣的高手。此時他痛得
   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但是高逸玉雖然惡劣驕縱、作風浮誇,但是高家人該有的風骨他卻一
   樣不少,他可是死都不會求饒的。他張大了眼睛,卻沒有做出求饒的
   舉動。

   蒙面人往他的膝蓋踢去,看起來用力甚輕,但是高逸玉知道這一腳的
   力氣足以踢碎千斤巨石,更何況是他的膝蓋。

   高逸玉一腿的骨頭被踢得分家,他腳下一軟,就要對著蒙面人跪了下
   來,但他仍用手扶住桌面;要他跟他人下跪,砍了他的頭他都不幹。

   蒙面人再踢了他一腳,他的腿完全沒有力氣,只靠著右手扶住桌面。

   蒙面人冷淡的問他:「高四公子,你剛才話不是很多嗎?怎麼現在一
   句話也不說了!」

   媽的,等我回復之後,非把你千刀萬剮不可。高逸玉露出兇狠的眼神
   。

   然而蒙面人卻完全無視於他兇惡的眼神,他當著史青衣的臉,當場就
   給了他一巴掌。

   高逸玉眼裡噴出火來,因為一個男人被另一個男人掌摑,那隻有奇恥
   大辱四個字可形容。

   蒙面人不因掌摑了他就滿足,他一腳踢翻了桌子,高逸玉失了依憑,
   整個人跪在蒙面人的身前。

   高逸玉氣得全身發抖,偏偏啞穴被點,沒有辦法發聲,只能屈辱的被
   人數落著;他這一生從未受過此等羞辱,氣得他恨不得一頭撞死,以
   求逃離這令人難堪的局面。
 
第二章
 
   高逸玉終於知道,這個蒙面人雖然長得很醜陋,為什麼他的主人仍然
   會派他來邀請自己。

   有這種武功的人,任何莊主都會重金禮聘,以求這位絕頂高手為已賣
   命。

   自己只怕是惹上不好惹的人了。

   只見蒙面人冷笑著,「高四公子,你俊逸無比,又是天人一般的人物
   ,跪在我這種又醜又窮的下人身前討饒,我怎麼承受得起,這不是折
   煞我了?」

   對方冷笑著說完,一腳就把高逸玉踢到門前,高逸玉撞碎了整道門,
   躺在走道上,妓女們驚聲尖叫。

   高逸玉這一輩子從沒有這麼丟臉過,他羞得恨不得有地洞可以往下鑽
   。

   史青衣哪裡見過這麼恐怖的場面。她尖叫起來,蒙面人腳一踢,高逸
   玉的畫筆筆直的朝史青衣床前射去,震碎了史青衣的床。

   史青衣跌在一片碎片之中,姿態狼狽,哪裡有天下第一名妓的風範,
   而這一招更顯得蒙面人的內力深厚。

   蒙面人似乎是有仇報仇的類型,剛才史青衣跟高逸玉對他的冷嘲熱諷
   ,他皆一一回報,而且毫不客氣。

   蒙面人粗魯的提起高逸玉,掛在自己的手上,好像高逸玉只是個破破
   爛爛的布偶。

   高逸玉怒得滿臉通紅,他雖然口不能言,左臂兩腳都脫臼,但是他的
   右手還好好的沒事,他扯緊蒙面人的領口,想要封住他的喉嚨。

   蒙面人冷道:「高四公子,你難道要我連你的右手都折斷嗎?」

   蒙面人說話十分冷靜,他那空靈的聲音,透出七分寒意,三分殺氣,
   言明高逸玉若是動手,他絕對不會留情。

   高逸玉雖然衝動,但是他在江湖中鬼混許久,雖然武功不弱,但是向
   來以智謀見長,識時務者為俊傑,自己跟他硬拚,只怕得不到便宜。

   他手砍到半空,收也不是,劈也不是,有些尷尬。

   蒙面人反而抓住他的右手,將他甩向半空,丟出妓院之外。

   只見妓院中一陣吵鬧,以為就要鬧出人命。

   想不到蒙面人身手更快,他奔出妓院,接住了高逸玉,在下一刻消失
   了蹤影。

   他那宛若鬼魅般的功夫,許多人還以為是見了鬼,個個嚇得臉色蒼白
   ,紛紛作鳥獸散。

   ※ ※ ※

   高逸玉嚇得渾身是汗,他這一輩子沒見過這麼詭異的武功。當他被丟
   出去,以為自己死定的同時,蒙面人竟撈起他的右臂,往前直走,他
   好像飄在半空中,嚇得他連氣都喘不出來。

   他們走了整整一天,從夜晚到白日,再從白日到夜晚。

   高逸玉又累又餓,太陽又大,他渴得體內的水分好像被蒸乾了似的,
   虛軟的任蒙面人抬著他走。

   而蒙面人似乎知道自己容貌極醜,不喜歡引起人群的騷動,所以他走
   的是高逸玉連走都沒有走過的小道,彎彎曲曲的,究竟繞到哪裡去,
   高逸玉完全不知曉。

   高逸玉自小養尊處優,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從不曾像現
   在一樣,又累又餓又渴。

   而蒙面人也不進水、也不休息,就這麼一直走下去,累得高逸玉快要
   暈倒、沒有力氣,蒙面人還是不停止。

   高逸玉啞穴被點住,所以無法叫喊,否則只怕以他這嬌生慣養的身子
   ,早就受不了的叫罵起來。

   那蒙面人到了夜晚,終於走到一處茅屋。他終於打算休息了,隨即把
   高逸玉丟到骯髒的地上去。

   高逸玉怒罵道:「你這個醜鬼,敢這麼丟我、這麼餓我?」

   一發聲,高逸玉吃驚,原來對方早把他的啞穴給解了。

   蒙面人見他叫罵,一腳踹向他,高逸玉哇地慘叫,還來不及反應,已
   經被踹出茅屋之外,跌進屋後的小溪流,嘴巴裡都是溪水。

   「你很餓嗎?那就喝水喝個夠吧!」

   蒙面人走進了茅屋,不理會他。

   高逸玉這一生從未如此的悲慘過,他全身又痛又累,左手、兩腳脫臼
   ;溪水雖淺,但是他卻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在水裡載浮載沉
   ,悲慘又氣憤的喘著氣。

   蒙面人似乎在等他冷靜,看屋後沒傳出聲音,他走了出來,此時高逸
   玉早就半死不活了,他將高逸玉拉上岸來。

   突地,高逸玉右手忽然扯住蒙面人。

   蒙面人沒想到他還有力氣反擊,一時著慌;高逸玉眼見機不可失,立
   刻掐住蒙面人的脖子,死命的按住,一招就要蒙面人的性命。

   蒙面人馬上恢復鎮定,他扭住高逸玉的手,雖然沒有折斷,但仍疼得
   高逸玉發出一聲慘叫,而且他還不客氣的一拳打向高逸玉的臉。

   他看到血從他的鼻子流了下來,他是如此愛美的人,怎麼能忍受鼻血
   從自己的鼻子流下。

   美是他人生唯一的價值,有人痛揍了他的臉,他就是死也要跟那個人
   拚命,他立刻恨恨的大叫:「媽的,我跟你有什麼仇?我殺了你全家
   ,強姦你未婚妻,還是勾引你老婆、睡了你妹子、上了你老娘,連你
   祖母都沒放過?」

   高逸玉大罵,什麼粗俗的話全都罵了出來。

   他在妓院鬼混了許久,那種地方罵人的話是又髒又粗魯,比臭水坑還
   要髒;而高逸玉天資極好,學習能力更是不低,真要比粗俗,只怕妓
   院裡的人也比不過他。

   蒙面人眼裡燃起怒火,他手一抬,立刻將高逸玉的頭按入水裡,而高
   逸玉仍不住怒罵逼得他吃了滿口水。

   蒙面人等到了高逸玉快喘不過來,才讓他抬起頭呼吸。

   但是高逸玉在高家算是混世魔王一個,他的個性、修養極差,拗起來
   的時候,就是死也不會認輸,所以即使是他二哥那麼鐵血手腕的人,
   也因改正不了他的個性而頭痛。

   他還在痛罵:「我操你十八代祖宗,操你……」

   見他氣焰囂張,蒙面人乾脆把高逸玉踹進水裡,高逸玉吃了水,卻越
   挫越勇,更是罵個不停,而且話題全轉到蒙面人的身上,「你醜得沒
   女人愛,你羨慕我受千千萬萬個女人歡迎,你暗戀我,喜歡我,想要
   我對你……」

   他越說越不入流,蒙面人生活十分單純,這一輩子從未聽過這麼多下
   流言詞;而且他極為木訥,話語本來就不多,論口才,他根本不是高
   逸玉這個混世魔王的對手,但是高逸玉從他的容貌,批評到了他的身
   材,語氣下流,辱罵他的言詞更是下流無比。

   「只怕你脫了全身衣服要我對你怎樣,我還……」

   蒙面人不願受辱,一巴掌打向高逸玉。

   然而,高逸玉見蒙面人沒有回嘴,代表他小勝一回,於是他越罵越得
   意,「你的肌膚看起來比牛皮還粗,還想要我碰你,我呸呸呸,送我
   豬皮我還……」

   蒙面人又是一巴掌,可高逸玉說得更開心,就因為蒙面人說不過他,
   所以他越罵越上癮,越來越口不擇言。

   蒙面人啪啪啪的幾巴掌一直連續打下來,直到他打到手軟。

   而高逸玉臉都腄了起來,下流話卻還是說個沒完沒了,血都沿著他嘴
   角流下,他還是猛說個不停,而且還極盡挑釁之能事,似乎以為自己
   嘴上勝了蒙面人,就真勝了蒙面人。

   蒙面人氣極了,但是高逸玉的硬脾氣也讓他敬佩,他的手已疼得打不
   下去,只好一腳踢倒高逸玉,任他跌落在水裡不理會他,逕自走入茅
   屋。

   高逸玉在水裡待了一夜,他嘴巴流血,臉頰紅腫,四肢幾乎不能動彈
   ,頭髮衣衫全溼,他再也沒有力氣罵了,只好閉嘴。

   ※ ※ ※

   到了天明,高逸玉肚子空空,只能喝水。蒙面人命著繩索,把他四肢
   都綁了起來,一層一層的捆綁。

   高逸玉怒道:「你幹什麼把我當成豬一樣的捆起來?」

   蒙面人也不說話,自顧自的捆綁著他,隨後掀起高逸玉的左手。高逸
   玉痛得慘叫,因為蒙面人竟然硬生生的接回他的手,而且力量過大,
   顯然是要讓他多吃些苦頭,以報復他昨夜的亂罵一通。

   接回兩腳的脫臼時,高逸玉早就痛得汗流滿面,別說罵人,就連說話
   都牙痠。

   蒙兩人幫他將脫臼的地方全都接回去,但是他捆綁的繩索又牢又緊,
   看來,高逸玉是不可能逃得了。

   他拉著高逸玉,好像高逸玉是一頭待宰的豬一樣。

   然而高逸玉自尊心極強,他一向自負自己的才能、自負自己的容貌,
   更自負自己的一切。

   如今要他在人前露出了這副被綁著走的悽慘樣子,他死都不能接受。

   他怒吼道:「你休想像拉豬一樣的拉著我走,我高家老四說不走就不
   走,你拿我沒有辦法。」

   蒙面人也不回話,只是拉著繩子直走,高逸玉賴在地上不走,蒙面人
   就用拖的。

   高逸玉暗暗竊笑,這個傢伙挺笨的,怎麼可能拉得動他,他用千斤墜
   的功夫定住自己,蒙面人根本拉不動。

   而蒙面人武功不知高過於高逸玉幾分,他只是抖抖繩索,那繩索竟瞬
   間有如鋼鐵,高逸玉就這麼被一條麻繩拖著走,看起來就像待宰的豬
   ,被主人拖著走。這教高逸玉如何能忍受。

   而且蒙面人也知曉高逸玉在搞什麼花招,高逸玉的千斤墜終究敵不過
   他的氣力。

   蒙面人越走越快,高逸玉大驚失色,他沒想到蒙面人的武功竟然高到
   這種程度,簡直是駭人之至;雖然可能不如他大哥,但是跟他二哥相
   比,可能只是小輸他二哥而已。

   他慌了起來,「你這醜鬼,給我走慢一點,聽見了沒?」

   蒙面人不理,高逸玉來不及站起,就被猛拖著走;一顆顆小石頭就這
   麼刺過他的大腿跟臀部,他痛得擰眉。

   「慢一點,慢一點……」

   高逸玉慘叫,但他命令的口氣卻沒有停;蒙面人根本不理會他,越走
   越快,顯然是要好好的教訓高逸玉。

   只見他越走越偏僻,路面上的石頭也越來越多,有些石頭還十分尖銳
   ,刺得高逸玉哭爹喊娘。

   他不禁破口大罵了起來,「蒙面人,你是愛我愛到要死了嗎?還是…
   …」

   蒙面人將繩子用力抖動,繩子瞬間有如鞭子,打的就是高逸玉那張骯
   髒話說不完的嘴巴。

   高逸玉挨了一鞭立刻見血,他火了起來,罵得更大聲:「蒙面人,你
   想我碰你就直說,你喜歡我罵你幾代祖宗……哎喲……」

   高逸玉發出刺耳的尖叫,疼得直喘氣,原來一顆尖銳的小石頭,劃過
   他男性極為敏感的地方,那種刺痛比腹部被重踹一腳還要痛,他疼得
   終於沒有力氣罵人,光是擦淚就擦不停。

   他不罵,想不到蒙面人的腳步就漸漸放慢。

   高逸玉扶著旁邊的石頭,慢慢的站了起來;蒙面人走得並不快,但是
   也不算太慢,介於會讓高逸玉喘得說不出話,又能讓高逸玉勉強忍受
   。

   高逸玉只好像隻豬一樣的被蒙面人用繩子拖著走,他昨夜罵了一夜,
   今天又這樣的趕路,沒有睡也沒有進食,他餓得頭昏眼花、口乾舌燥
   ,最後他實在受不了了,哀叫道:「我走不動了。」

   蒙面人冷冷地道:「真的走不動嗎?還是又在搞什麼花招?」

   「你這個醜鬼不怕陽光、不必喝水,是你家的事,但是我這個天下無
   敵英俊的美男子,可不想變成乾枯的人乾,我才不想跟你一起比醜。
   」

   蒙面人也不理,只是甩了一下繩子,這繩子便如鐵鞭一樣,重擊在高
   逸玉的胸腹,痛得他沒有辦法再罵,只能虛軟的坐在地上喘氣。

   蒙面人見他已是疲憊不堪,於是停了下來,但是他仍把高逸玉捆在一
   塊巨石旁,以防高逸玉逃跑。

   蒙面人伸出手臂來抹扞,走到了陰涼處,他拿出水來喝。高逸玉見到
   他在喝水後大罵:「你這個醜鬼,把我綁在這裡曬太陽,你自己到陰
   涼處喝水,你虐待我啊!犯人充軍也沒我這麼慘的。」

   蒙面人擦擦臉上的汗水,一句話也不答,他掬了些水來拍著手臂,他
   的臂白得像雪一樣,而且又細又長,看不見一根寒毛,高逸玉若是在
   平常的時候看到這種手臂,一定會以為是美女的手臂,但是他現今沒
   心情理會了。

   高逸玉臭罵道:「混蛋,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你別以為你武功高過
   於我就很了不起,我們高家任何一個人武功都比你強,他們要是知道
   我被這麼虐待,一定會宰了你,還會把你大卸八塊。」

   蒙面人照樣不回答,高逸玉被太陽曬得口乾,終於停口不罵。

   蒙面人暗笑道:「你嘴痠了吧?」

   「我嘴還不夠痠,我還要罵你祖宗十八代,從第十八代罵到你這一代
   ,但是我得先想一下你的祖宗會是什麼不堪入目的模樣,最好是跟你
   一樣的又賤又醜。你這個醜八怪,你這個賤種……」

   蒙面人拿水潑在他臉上,高逸玉氣得想衝過去,可被繩子束縛住。

   蒙面人扯起了繩子,不說一句話的再度趕路,連水也不讓高逸玉喝。

   ※ ※ ※

   高逸玉氣得牙癢癢的。太陽越來越大,路上的乾風吹得人頭暈,他沒
   喝水,肚子又餓,腿軟得幾乎走不動,意識越來越模糊,若不是靠著
   他一口硬氣死橕著,他恐怕早就昏了過去。

   蒙面人停下了腳步,走到了樹蔭處,高逸玉則趴在草地上,再也走不
   動。

   蒙面人丟了一袋水到他的手邊。

   高逸玉再怎麼慘,但他的自尊仍如天一樣高,絕不因為被折磨而稍減
   ,他怒道:「我不是狗,不接受你的施捨。」

   蒙面人不理會他,臉轉向一邊。

   高逸玉拿起水袋,丟向蒙面人,「去你的水,你自己喝到肚子脹破,
   然後生蛆生蟲,蛀掉你的醜臉。」

   蒙面人的手微微顫抖,似乎因為一直被高逸玉說醜,讓他倍受打擊,
   他站了起來,將高逸玉拉起。

   高逸玉早就沒有力氣走路了,他吼聲嘶啞而微弱。「幹什麼?你這個
   醜鬼,我早知道你暗戀我……」

   蒙面人拿起水袋轉身,高逸玉剛好叫罵到一半,蒙面人索性全都把水
   灌進他嘴巴裡。

   蒙面人灌完了,也不在乎高逸玉怒得想殺他的眼神,他又扯起繩子,
   高逸玉被他拖著,也只好跟著走。

   但是這次蒙面人走得特別慢,似乎知道高逸玉體力用盡,於是他們一
   前一後的慢慢走。

   走到了夜晚,蒙面人就露宿曠野,他從隨身小包裡,拿出一塊硬餅,
   分了一半,另一半丟給高逸玉。

   高逸玉早就餓得四肢發顫,他這一輩子從來沒有這麼餓過;他接過餅
   ,也不管餅曾掉在地上,手腳發抖拿起它咬了一口。

   不過才咬了一口,他立刻反胃的吐了出來。

   「這比狗吃的還難吃,都快餿掉了,我們高家的狗也不會吃這種東西
   ,你是故意整我嗎?」高逸玉破口大罵,罵到一半,卻怔得停住嘴。

   因為蒙面人咬著另外半塊餅,很自然的吞進肚子裡。

   「你是沒味覺的笨蛋嗎?」高逸玉不敢置信的看著蒙面人津津有味的
   吃著那一塊快餿掉的餅。
 
第三章
 
   蒙面人看了他一眼,語氣十分平常的道:「餅沒有什麼不對。」

   高逸玉不敢置信,竟然有人吃到這種餅,還說餅沒有什麼不對。他一
   細想,隨即怒吼:「你存心整我對不對?我要你手裡的那一塊餅,你
   一定是把好的那一半給自己,把快餿掉的給我,對不對?」

   蒙面人雖然受不了他的無理取鬧,但也不想高逸玉餓死在這裡,那他
   就無法達成任務了。

   於是蒙面人拿著他吃了一口的餅給高逸玉。

   高逸玉接過餅,往自己嘴巴送去,因為那味道跟他那一塊並沒有什麼
   不一樣。

   「媽的,我要吃正常的食物,你別告訴我你都吃這種東西!」高逸玉
   氣得粗話都說了出來。

   蒙面人冷靜的道:「這餅沒有什麼不對,你要嘛就吃,不吃你就餓著
   肚子。」

   蒙面人拿著餅細嚼慢嚥,吞下肚子。

   高逸玉又餓又累,又沒有東西可以吃。他向來都是吃珍饌美食,哪裡
   吃過這種快要餿掉的餅?但他不吃,明天蒙面人照樣會拖著他走,他
   心一橫,拿著餅嚥下去,完全不管它的味道。

   但是那種可怕的氣味,跟他向來吃的人間美食完全不一樣,讓他差點
   嘔出來。

   用餐完畢,蒙面人又把高逸玉綁在巨石上。

   高逸玉向來在女人堆裡混,不像一般男人可以忍受臭味,他相當愛乾
   淨,這兩天被拖著趕路,身上的汗臭味讓他自己都受不了,「我要沐
   浴。」

   可蒙面人只當沒聽到。

   「你不讓我洗,我明天死都不走。」

   蒙面人躺在草地上,合起眼睛;高逸玉又叫又吼的,蒙面人卻相當自
   制的不作任何反應。

   可高逸玉的耐力十分驚人,一直吼到了半夜。

   蒙面人終於被他吵得受不了,他站了起來,卻不是理會高逸玉,而是
   移到更遠的地方,他斜倚在樣蔭下,輕輕的合眼而睡。

   高逸玉氣怒得幾乎冒火,但是兩夜沒睡,鬧到了半夜,他也精疲力盡
   ,最後還是累得睡著了。

   ※ ※ ※

   高逸玉睡到快中午,蒙面人卻沒有喚醒他,讓他繼續睡,高逸玉累得
   全身骨頭幾乎要散了,這一覺睡醒總算恢復了精神。

   蒙面人仍然拖著他走,高逸玉越少反抗,受的苦就越少,若是他不住
   的臭罵,蒙面人就會重重的用繩子痛打他。

   但他前兩日實在是太累了,所以今日走沒多久,他就十分的疲累,要
   求蒙面人讓他休息一會。

   蒙面人忍不住道:「我家主人說高家武功絕世,為什麼你的武功這麼
   的差?我原以為你非常厲害……」

   這個沒人要的醜鬼竟然批評他,高逸玉怒道:「你少瞧不起人,我高
   家的武功當然是絕世無敵,要不然我二哥怎麼當武林盟主?」

   「我倒覺得很普通,主人說你的武功堪稱武林前十六名,是不是真的
   !」

   蒙面人每一字一句都在貶低高逸玉,高逸玉的面子豈掛得住?

   他隨口胡謅道:「我每到新月時分,武功就會變成只有原來的一半,
   所以才不幸被你捉住,等新月時節過了,看我把你打得在地上爬!」

   這段話一聽就知道是胡扯,但是蒙面人卻有些驚訝,「原來是這樣,
   今日初四,新月時節快過了,那我得拿鐵鏈鎖住你了。」

   高逸玉哭笑不得,這種騙小孩的話,蒙面人竟然也會信,不知道他是
   故意裝糊塗,還是他本來就是白癡。

   「你這個白癡!」他罵道。

   「我雖然醜,但是我並不是白癡,我習武習得很快。」

   高逸玉越來越覺得這個蒙面人說話讓人摸不著頭緒,有些怪怪的。他
   問道:「你習武習得多快?」

   蒙面人似乎很認真的在想。「我每日練武近十個時辰,從我懂事的時
   候就在練武了。」

   高逸玉聽了嚇了一跳,這個人是除了吃飯睡覺外,就只有練武嗎?

   「你練那麼久的時間幹什麼?人生多得是有趣的事可以做,你每天練
   武難道不覺得煩嗎?」

   可蒙面人似乎不以為然。「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為什麼要煩呢?這
   跟吃飯一樣啊。」

   高逸玉皺起眉頭,蒙面人講話有些不太對勁。

   他在思考的時候,蒙面人站了起來。「你休息夠了吧?我得趕快回去
   ,主人在等著呢!」

   高逸玉又被拖著走,但是蒙面人其實並不惡劣,只要高逸玉不做太過
   分的要求,蒙面人都會儘量滿足他。

   而高逸玉在旅程之中也漸漸養足了精神,他隨時都準備一有機會就開
   溜,但是在這一段期間,他也發覺蒙面人的確不太對勁。

   蒙面人不知道是白癡,還是根本沒有出過大門;他有次遠遠見到湖泊
   中的船舫,竟然以為那是某種魚類,高逸玉當場笑到沒有力氣。

   最奇怪的是,蒙面人似乎對於野外生活滿習慣的,且他總是避開人群
   ,不喜歡跟人群接近,高逸玉若是惡意問他,他到底長得有多醜,蒙
   面人手都會微微的發抖,不回答問題。

   由此可知,蒙面人不只是醜,而是長得非常的醜,醜到他閉門不敢出
   去。但是他醜是他家的事,高逸玉對醜人只有敬而遠之,以免傷到自
   己的眼睛。

   ※ ※ ※

   他們行走了近七、八天,高逸玉早已養足了精神,只是他都在蒙面人
   面前裝得疲憊不堪,讓他降低防心。

   今晚他們走到河邊,高逸玉用可憐兮兮的聲音道:「喂,醜鬼,我全
   身又髒又臭,拜託,我一定要淨身,要不然我受不了身上的味道;我
   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怎麼能一身臭汗,那不是薰死了美女,更何況還
   要見你家主人,若薰死她,似乎也太失禮了。」

   因為高逸玉近來已經很少反抗,故蒙面人遲疑了一會兒。

   高逸玉唯恐機會失去,又裝傻道:「要不然你監視我洗澡,若我逃跑
   了,你還可以馬上逮回我,如何?」

   這一番建議合情合理,蒙面人稍稍思考後便點頭答應。

   高逸玉自小住在蘇州,蘇州水塘甚多,所以他頗諳水性,因此他準備
   水遁,但是蒙面人怎麼知道他的計畫。

   高逸玉在女人面前寬衣解帶慣了,他放浪的生活讓他對自己身體的魅
   力一清二楚,所以在河邊他也毫不在乎,大大方方的脫衣。

   但是蒙面人似乎十分單純,看到高逸玉解了衣帶之後,他不太自在的
   垂下眼,若不是任務在身,可能他真的會別過頭去不看、不聽。

   高逸玉躍入水裡。「水好涼,真舒服。喂!醜鬼,你到底長得有多難
   看?你好像挺自卑的。」

   蒙面人全身一僵,他似乎不喜歡談這話題。

   可高逸玉又不是對方不回答,他就會好心的不再追問。

   他對這個蒙面人雖然表面臣服,但是在江湖裡混過了十多年,論起奸
   巧的心思,他遠超過單純的蒙面人。

   他語氣柔軟,但話中的涵義卻十分惡毒。「你也真奇怪,人長得醜,
   又不喜歡說話,見識又十分低淺,真不曉得你去那裡討老婆?難不成
   靠武功去強搶一個嗎?」

   雖然被他說得十分難堪,但蒙面人並沒有回話,不過他的身軀正微微
   的顫抖著,代表著高逸玉的話真的傷了他的心。

   「你幾歲了?四十?五十?」

   蒙面人的聲音聽來還十分年輕,怎麼可能四十、五十,高逸玉根本就
   是故意尋他開心。

   但是蒙面人竟然單純到聽不出高逸玉話中的惡意,他平靜的回答:「
   我沒有那麼老,我現在廿三歲。」

   「有女人愛你嗎?一般人廿三歲時早就有小孩子了。」

   對於平常人,這的確是平常的問題,但是高逸玉問蒙面人這種問題,
   貶抑的意味十分濃厚,蒙面人選擇不回答。

   「你在你家主人家待多久了?」

   「從懂得識人的時候就住在那裡了,主人闢了一個地方讓我住,很清
   靜,沒有人……」

   「他唯恐你去嚇到別人是不是?所以才另外準備了一個地方給你住。
   」

   高逸玉的惡意再也難以掩飾,這段話讓蒙面人顫抖的咬牙著站了起來
   。「你洗完了嗎?」

   高逸玉對他揮了揮手。「喂,蒙面人,奉勸你一句話,你是個白癡,
   別出來行走江湖,單單隻靠武功是不行的,再見了,笨蛋醜鬼。」

   高逸玉隨即吸了一口氣,潛入水裡。

   蒙面人吃了一驚,直覺高逸玉逃了,他躍下河去,閉氣潛游。

   高逸玉在水中就像一條魚一樣,十分滑溜;蒙面人抓住高逸玉的腳,
   高逸玉對著他的臉就是一陣亂踢。

   蒙面人的水性雖然沒有高逸玉好,但卻沒有高逸玉想得差;更何況他
   的武功在高逸玉之上,所以當他牢牢抓住高逸玉的腳時,高逸玉根本
   沒有辦法踢開他。

   「嘖,我以為他不諳水性,看來我錯了。」

   早知道當初快逃就是,還跟這個又醜又難看的蒙面人瞎扯,簡直是笨
   蛋!

   蒙面人緊緊拉住高逸玉的腳,高逸玉已經快沒氣了,於是他浮上水面
   換氣。

   一浮上去,蒙面人緊扯住他的臂膀,十分憤怒的道:「你騙我。」

   「騙你就騙你,難不成你以為我愛哄你啊?也不瞧瞧你自己的長相。
   」

   長相是蒙面人最忌諱的地方,高逸玉天生俊容就在眼前,顯得自己更
   加的醜怪。

   蒙面人一知自己受騙,他立刻怒道:「我是長得醜又怎麼樣?」

   他說這一句話的時候,拗過高逸玉的手臂,疼得高逸玉冷汗直流,但
   是他卻忽然從水裡飛來一腳,踢向蒙面人。

   蒙面人來不及防備,而他只是側頭,就讓高逸玉有機可乘,抓住了蒙
   面人的肩頸。

   蒙面人急忙用手去擋,雖然遲了一會兒,他的肩膀就感受到壓力,但
   是他仍飛快夾住了高逸玉攻擊的手。

   高逸玉的手指被拗得疼痛萬分,但他打定主意要逃,就一定要成功,
   所以他的腳再次踢出。

   蒙面人的腳上功夫練得也同樣熟練,高逸玉根本佔不了便宜,高逸玉
   一動,蒙面人腳一迴轉,鎖住高逸玉。

   蒙面人顯然不願意受辱,也不喜歡被騙,所以他狠道:「你要是真想
   我打斷你的兩腿,我不會客氣的!」

   ※ ※ ※

   兩手被制,兩腳被鎖,高逸玉往前猛撞蒙面人的頭,邊撞邊罵:「撞
   死你這個醜鬼,反正你本來就醜得沒人愛……」

   蒙面人側頭,沒讓他撞到;高逸玉知道自己可能逃不了,他火氣上來
   ,更是猛力的撞。

   蒙面人似乎擔心與他相撞時面具可能掉落,於是他儘量避免與高逸玉
   互撞,但他一迴避,高逸玉就以為他示弱,撞得更兇。

   蒙面人似乎也同樣火大,他不知道是用什麼方法,頭雖撞上高逸玉,
   但是面具仍文風不動,而高逸玉卻痛叫出聲。

   高逸玉越是疼,越是火大,他奮力朝蒙面人臉上撞去。蒙面人臉上只
   露出一雙眼睛兩片唇瓣,他怒道:「高逸玉,你不要太過分……」

   「我過分?他媽的,我把你像豬一樣牽在路上走,把你臉上最漂亮的
   鼻子打得流血,把你曬在太陽下當人乾,看你會不會覺得我過分!」

   蒙面人舉起右手,就要重擊高逸玉。

   高逸玉一邊罵一邊用頭部攻擊,但他罵得實在太忘我了,連要閃躲也
   來不及了,他發出有生以來最慘的叫聲。

   完蛋了,他的嘴唇竟貼到這個醜鬼的唇,上天簡直在跟他作對,他的
   嘴唇一輩子也洗不乾淨了。

   只見蒙面人震驚得張大了眼睛,瞪著近在咫尺的高逸玉,手腳似乎因
   震驚過度沒有箝制住高逸玉,若是高逸玉此刻要逃,絕對逃得了。

   可他們兩個就這麼張大眼睛,看著對方的臉,保持相貼合的姿態,嘴
   唇相碰。

   蒙面人的臉被面具遮住,但是他的目光露出驚訝又不知如何是好的神
   情。他首先驚醒,推開了高逸玉。

   他竟然吻了這個醜鬼,而且還是男人!他的唇是為了千千萬萬的女人
   而生的,竟然吻到這個男的醜鬼!

   高逸玉馬上蹲在河邊洗嘴,拚命用水拍打著自己的嘴唇。

   雖然只是跟這個醜鬼的嘴唇輕輕相碰,沒有熱吻,也沒有深吻,但是
   這已超出高逸玉所能忍受的範圍。

   蒙面人也倒退了好幾步,他雖然沒有像高逸玉反應這麼強烈,但他立
   刻飛奔離去,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而高逸玉根本沒有注意,他就蹲在河邊,洗了一夜的嘴,洗到嘴都快
   破皮,他還是忘不了那個蒙面醜鬼的嘴唇。他的唇比他吻過的任何女
   人的嘴唇都還要柔軟,且充滿香氣。

   ※ ※ ※

   天一亮,蒙面人就回來了,他像往常一樣捆住高逸玉,一句話也不說
   ,奇怪的是,一向罵聲不絕的高逸玉也緊閉著嘴,一句話也不說。

   他們走了兩三天,都一直維持著這樣的氣氛,但是蒙面人似乎比往常
   更常看著高逸玉。

   高逸玉終於在第三日夜晚受不了的吼道:「你為什麼用這種詭異的眼
   神看我?我身上少了一塊肉了嗎?」

   只是蒙面人仍閉口不說話。

   從那日吻了醜陋的蒙面人之後,高逸玉的怒氣就一直處在爆發邊緣,
   只是還沒有發洩而已,如今他所有火氣都在這個時候發作。「你有話
   就說,別給我裝啞巴,我高逸玉生平最痛恨的除了醜男之外,還有故
   意裝啞巴的人。」

   相對於高冷玉的怒氣,蒙面人就較為冷靜。他遲疑了一下,才低聲問
   :「我一直在想那一夜的事。」

   高逸玉當然知道他提的那一夜是什麼意思,但是他最不想提的就是那
   一夜,他臉色轉為鐵青,封口坐下。

   蒙面人看著地面,「我一直在想……」

   高逸玉怒吼:「想什麼?我告訴你那一夜全都是……」

   然蒙面人仍繼續說下去,而高逸玉聽到他之後的話,吃驚得住嘴。

   「我一直在想這是什麼武功招式,為什麼我師父沒有教過我?這是高
   家的獨門武功嗎?」

   因為蒙面人的態度是如此認真,所以高逸玉斷定他絕不是在開玩笑,
   而他看著自己的眸子,更是充滿著疑問。

   高逸玉真有被他問倒的感覺,而蒙面人還不斷的問下去。「我覺得這
   種武功招式似乎沒有什麼殺傷力,難道它還有奇異的後勁嗎?否則你
   為什麼在那麼緊急的時候用出來,難道這是你最後的殺招嗎?」

   這個蒙面人絕對是白癡,而且是天字第一號的白癡,竟然能問出這種
   令人不可思議的問題。

   高逸玉正想嘲笑他一番時,忽然住嘴,且不懷好意的笑起來。

   論武功,他的確差上蒙面人一截,但是從蒙面人的話中看來,他不但
   很笨,而且還十分白癡。

   自己若要靠武力逃跑,絕對不可能,逃跑失敗,可能還會被痛打一頓
   ;但是若是他隨便信口開河,只怕這個蒙面人還會當真,那時他再乘
   機逃跑,說不定有成功的機會。

   於是他陰險的笑著,開始胡謅:「你師父當然不可能教你,這是我們
   高家獨門的功夫,也只有我這種美男子才學得會。」

   「這跟容貌也有關係嗎?」

   這當然跟容貌沒有關係,只不過高逸玉總愛自稱自己是全世間最英俊
   、最瀟灑的第一美男子,所以他順勢說了下去:「跟容貌當然有關係
   ,越是英俊瀟灑,這一招使起來就越厲害。」
 
第四章
 
   他這個聽起來太過誇張的話,連蒙面人也聽得出不對勁。他問道:「
   是嗎?可是我前些天中了這一招,並沒有什麼不對啊。」

   高逸玉拿他的白癡來開玩笑,故意問:「你中了那一招之後,有什麼
   感覺?」

   蒙面人怔了一會兒,似乎在細思這個問題,他老實的道:「我們當時
   那麼接近,總覺得有說不出的怪異,但也並非太難受。還有你的嘴唇
   很柔軟,我身體有些發熱,也有些發顫,還喘不過氣來,然後,我忽
   然變得有些愛看你。」

   高逸玉不聽還好,一聽簡直失笑;他是個情場老手,怎麼不曉得蒙面
   人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他暗笑了起來,這個又醜又怪的蒙面人竟愚蠢到這種地步,只不過被
   他親了一下,竟然在暗戀他了,那他更得利用機會。

   他使壞的道:「那你要不要再靠近我些?」

   蒙面人一怔,高逸玉對他表現的善意一向不多,這一回他竟教他過去
   。

   他不禁有些猶豫。

   高逸玉道:「我全身被綁得緊緊的,逃也逃不了,你怕什麼?」

   蒙面人一聽,便走了過去,坐在高逸玉的身邊。

   高逸玉傾身貼近蒙面人,讓蒙面人吃驚轉頭看著他。

   只見高逸玉很平常的道:「晚上有些涼,我靠著你比較溫暖。」

   蒙面人似乎也沒有多加反對,他們坐了一會兒,蒙面人不愛講話,他
   可以一個人呆呆的看著天上繁星看一整夜,但是高逸玉可不行,他隨
   口亂問了起來:「你這麼悶,跟你談話的人沒悶死也真奇怪!」

   蒙面人怔了一下,「我很少跟人講話。」

   「沒有人理你這個醜鬼嗎?」高逸玉惡意的道。

   蒙面人將頭垂下去。「我住的地方只有我一個人,很少有其他人。」

   高逸玉想這人真是醜得可以,所以他的主人不敢讓他跟外人見面。「
   總有跟僕役說話吧,否則你怎麼吃飯?」

   「會有人送飯來,但是我沒有看是誰送來的。」

   高逸玉越聽越奇怪,蒙面人將頭垂下,他以乎不太習慣被人靠著,清
   澈的聲音此時有些低沉,「你是第一個跟我談這麼多話的人。」

   高逸玉恨死了蒙面人,根本懶得跟他說話,在路途上大都在臭罵他,
   但到了夜晚,他悶得受不了,不說話簡直是要了他的命,所以他才會
   隨口跟蒙面人講個兩三句。

   想不到蒙面人竟說他是第一個跟他說這麼多話的人,以前他根本沒有
   跟人說過多少話,怪不得他武功雖然高強,卻是笨蛋白癡一個。

   「我好餓喔。」高逸玉不願再想著蒙面人的事,他為了逃跑可以對這
   個醜男人假意溫柔,但是要他想著這個醜男人的事,他寧可自盡。

   蒙面人拿出餅來,高逸玉每次都吃那種難吃得要死的餅,他恨恨的道
   :「我再也不會多吃這個一口,這個難吃死了,難道你沒吃過什麼像
   樣的東西嗎?像烤雞,或是好吃的東西。」

   蒙面人將餅拿在手裡,他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你不吃會沒有
   體力的。」

   「叫我吃這種狗都不會吃的東西,呸,你要吃自己吃,休想再叫我吃
   ,我寧可睡覺。」高逸玉對食物十分挑剔,這次他死都不肯再吃,索
   性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而蒙面人只是愣愣的看著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 ※ ※

   高逸玉隔日醒來,蒙面人並不在身邊,只不過仍把他捆在大石頭上,
   高逸玉忍不住臭罵蒙面人。突地,蒙面人從遠方用輕功奔了過來,他
   臉上流滿汗水,可見他去了很遠的地方,現在才急忙趕了回來。他壓
   抑著自己喘息的聲音,輕道:「你醒了,我以為你會睡得更晚一點。
   」

   高逸玉沒好氣的道:「我餓得要死,怎麼可能睡得沉?」

   蒙面人擦著臉上汗水,將手裡拿著的東西打開。

   看到裡面是一隻烤雞腿,高逸玉發出驚叫聲,大喜道:「你去哪裡弄
   來的?」

   蒙面人似乎對高逸玉的反應有些欣喜,他抹汗笑道:「你說你想要吃
   烤雞,所以我到這附近找到了一座城鎮,剛好城鎮裡有賣我就……」

   不等蒙面人解釋完,高逸玉搶過那隻烤雞,咬在嘴裡,那柔嫩的滋味
   讓這些天簡直被當囚犯看待的高逸玉差點歡叫出聲,他像久未吃過雞
   肉的人一般,拚命啃雞肉,啃到了都只剩下骨頭,他還意猶未盡的猛
   舔。

   而蒙面人揭起他旁邊的小袋,拿起他自己的餅吃著,但是他看到高逸
   玉滿足的模樣,嘴唇也揚起微笑。

   ※ ※ ※

   高逸玉原本天資聰月,又在江湖鬼混許久,所以他的腦筋也非常靈活
   ,他漸漸的發覺,蒙面人真的很單純。

   蒙面人很少跟人接近,所以只要你對他好一點,他就會受寵若驚,也
   會盡力的對你好。

   他那討好的姿態像一隻又痲又癩,沒人養的臭狗,對牠好一點,牠就
   會不停的對你搖尾巴。

   高逸玉的心地說好不好,說壞也不算太壞。只要你是女人,而且沒有
   招惹到他,他都會給予最起碼的尊重;但是你若是男人,而且招惹到
   他,他沒有回報你一倍就算對得起你了。

   而他這一輩子最屈辱的時刻,當然是跟這個蒙面人在一起的時候;況
   且他生平最痛恨醜的東西,更別說是這個醜得要死的蒙面人。

   所以他想到了一個妙計報復蒙面人。

   他假意對蒙面人示好,也常跟蒙面人談話。而蒙面人很單純,不管高
   逸玉套話或是問話,他都會老實的回答。

   高逸玉假意的對他好,使得蒙面人常常倍感吃驚,此時高逸玉就會藉
   口說他想吃什麼東西、想要些什麼,讓蒙面人頂著烈日;冒著風雨去
   替他買來。

   蒙面人走的地方地僻人稀,他都要飛奔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到城鎮,等
   他回來的時候,早已累得半死;而高逸玉則輕鬆的在樹蔭下休息,完
   全無視蒙面人被他抓騰得快要虛脫的身體,他頂多說聲謝謝,暗地裡
   卻笑到肚子疼。

   他真的沒有想到蒙面人竟然這麼單純。

   看來這個蒙面人一定從小就不得人疼,所以一有人對他好,他就像白
   癡一樣的被人利用。

   幾次下來,蒙面人幾乎快累垮了,而高逸玉反而精神飽滿。

   他常常想出新的方法虐待蒙面人,但是蒙面人卻渾然不知,所以高逸
   玉對他更加的輕視,認為這個蒙面人又笨、又醜、又沒有腦筋,沒早
   死也是挺奇怪的。

   這日,他們走到山區,山上的路崎嶇難行,高逸玉仰頭打了一個呵欠
   ,看到在崖上長了棵李樹,結滿了果實,卻因為它所在的地方實在是
   太險峻了,所以沒有人去採收。

   高逸玉計上心頭,懶懶的道:「唉,好想吃李子喔,只可惜這個季節
   李子少之又少。」

   蒙面人不愛說話,但是高逸玉的話他都聽進了耳朵裡,他驀地抬頭看
   到那棵李樹。

   但是它長在絕崖峭壁,就算是武功極好的人,也可能失足掉下山崖,
   他認為貿然採李,實在不妥,故而像往常一樣,沒有應話。

   到了晚上,高逸玉漸漸發覺,最近這個醜陋的面具男很愛看他,雖然
   被男人看不怎麼舒服,但是為了要逃走,他都儘量坦然的面對他。

   豈知這個醜陋的男人總會不自覺的低頭,似乎心情紛亂,不知所措。

   高逸玉這幾天吃得飽、睡得好,精神好得不得了,再加上他一再佔了
   蒙面人便宜,所以他最近特別愛跟蒙面人說話,話裡當然都帶著嘲笑
   ,只不過蒙面人單純,有時聽不出他的惡意。

   而且他要是一天沒跟蒙面人說話,蒙面人還會失魂落魄的,因此他有
   時就假裝心情不好,不跟蒙面人說話,讓蒙面人緊張不已,看得他差
   點連肚子都笑破了。

   這一日他假裝因吃不到李子,心情不好,所以一直不說話。

   蒙面人低頭,很不好意思的小聲說:「我一直想要跟你講我的名字,
   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

   高逸玉不回話,蒙面人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只是怔愣著。

   高逸玉雖然懶得理他,但是他還是勉強施捨他一句話,懶懶的道:「
   你叫什麼名字?」

   蒙面人似乎很高興高逸玉願意跟他說話,他道:「我姓藍,叫藍亦煙
   。」

   「這好像絕世美女才會取的名字嘛!跟你不太搭配。」

   蒙面人一怔,似乎深受傷害,卻沒有說什麼。

   高逸玉才不管這個醜男人是不是受到傷害,他對男人是沒有感情的,
   他道:「我叫高逸玉,這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藍亦煙點了點頭。「主人說你長得很俊美,所以沒有人可以冒充你,
   他說我不太可能會找錯人。」

   一聽到別人讚美他好看,高逸玉立刻笑了起來。「我是天下第一美男
   子,當然長得好看,你主人還算有眼光。」

   藍亦煙鼓起勇氣,吶吶的道:「我也覺得你長得很好看,非常的好看
   ,我還沒見過像你長得這麼好看的人。」

   「你看到我心裡會怦怦跳,是不是?」

   高逸玉只是隨口說說,但是藍亦煙忽然僵直著身體,他不太會說謊,
   只好不回話。

   高逸玉隱約猜到他的想法,不禁在心中嗤笑。憑藍亦煙的長相,也敢
   暗戀他,他想到就噁心得想吐,瞬間心生不悅,不想跟藍亦煙說話了
   。他躺直了身體,「我好睏,想睡覺了。」

   藍亦煙用繩子把他綁起來,同時凝視高逸玉的臉。

   高逸玉雖然看不到他被面具遮住的臉,卻可以感覺藍亦煙的不自在。

   此時,藍亦煙以低沉而顫抖的嗓音問著高逸玉:「高逸玉,我今天可
   以……睡在你旁邊嗎?」

   高逸玉不知道這個白癡哪根筋不對了,竟然會問這種奇怪的問題,他
   張著嘴,一時回答不出來。結果藍亦煙以為他是同意了,他躺了下來
   ,背靠著高逸玉,身軀微微發抖,顯得非常的不自在。

   雖然他有些害羞,但似乎很高興。「高逸玉,你是這世上對我最好的
   人,我真希望我能做些什麼事回報你。」

   聞言,高逸玉不禁嗤之以鼻,卻假意溫婉的道:「醜鬼,你想太多了
   ,趕快睡覺吧。」

   想不到藍亦煙卻嘆息道:「你要是我的主人就好了,那麼我就可以幫
   你做事了。」

   然高逸玉卻在心底臭罵,你要是我的僕役,我早把你丟出去餵狗了。

   ※ ※ ※

   隔日早上,太陽很大,高逸玉醒過來的時候,藍亦煙早就醒了,他將
   李子擺在高逸玉面前,臉上汗水涔涔。

   「你想吃李子,所以我去摘回來了。」

   高逸玉沒想到他真的摘得到,他還以為他會摔死,然後自己就自由了
   。

   藍亦煙從袋裡掏出他的餅來,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