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7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轉載-[特殊傳說]-Retrieve

 

  傳說中,靈魂越深刻、記憶越久遠、能力越強大的妖師,他的晶之華,有著繁複的美麗和最最純淨的白。

  說來也諷刺,誕生在黑暗中的妖師一族,竟也擁有如此潔白美麗的無暇。

  一片碎片,代表的是一角殘缺的靈魂、一段破碎的記憶。

  兩年前,他親眼目睹妖師毀掉自身一切的過程。殘破的、湮滅的。帶著讓人心碎的微笑,他的學弟,離開了所有人的保護,親手擊碎了那朵瑩白的水晶花。

  那晚,無論是守世界還是原世界,所有人都愣住了,像是同時看見一篇故事最令人震撼的結局,同時也明白這是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

  剎那芳華,轉瞬即成絕響。

  ──而引發這一切的人,自此陷入沉眠。

  「提爾,還有多少?」看著床上單薄的人影,黑袍開口。

  「你想聽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隨你。」

  蓬毛輔長想了想,「你收集的效率很驚人沒錯,只是,漾漾小朋友把自己的晶之華弄碎時也是毫不手軟,所以,你才收集了三分之一而已。以兩年的時間來看,這算是不錯的成果了。」

  「還有三分之二……」

  「不過呢,其他人出任務時如果有遇到,也會順手替你搶回來,像是前幾天,雪野家的小朋友就送來一堆,說是這兩年累積的成果,拼一拼也挺大片的。」提爾又補上一句,「所以,你想看一下漾漾的晶之華嗎?」

  復原的工作是輔長負責的。說實話,也不需要動用太大的力氣,因為只要把碎片放在一起,它們就彷彿有生命似的自動黏合,輔長真正的工作只是確保碎片放入時不含任何雜質還有保存而已。

  「……」輕微的搖搖頭,他不想再次看見殘破的水晶花,因為那就像是那個人的靈魂,他想要的是完整、並非殘缺不全。

  「就看一眼就好,很漂亮呢。……我好像還沒和你說吧,你一個人收集了三分之一,其他的人加起來也和你差不多,所以,已經復原大半了。」

  還是搖頭,「提爾,我對自己發過誓,下次再看見晶之華,它一定會是最初的樣子。」最初的,完整無暇而美麗。

  「那好吧,你不想我也沒辦法勉強你。」提爾聳聳肩。「對了,晶之華的復原和漾漾本身息息相關,你應該知道。」

  「嗯。」

  「所以昨天我在替他做例行性檢查時,發現了和平常不太一樣的地方。」提爾手中出現紀錄用的板子,「他開始會作夢。」

  「……」靜靜等待提爾的下文,沒有答話,只有點頭。

  「一開始作夢是沒什麼,反正是生物幾乎都會作夢嘛!不過,可以從晶之華看出他究竟在作怎麼樣子的夢。」提爾嘿嘿笑著。

  「看的到他的夢?」

  「怎麼可能?只是晶之華會隨著他的情緒起伏而轉換不同的狀態。比方說,他開心時,晶之華就會變的比較亮;難過時,晶之華就會變的比較黯淡甚至會轉成淡淡的灰。……說到這個,不知道轉成粉紅光的時候是什麼夢?……春夢嗎?」

  「提爾,別把每個人都想成你。」兩秒撂倒陷入自我幻想的蓬毛土著。


  他覺得自己好像不斷的被強迫閱讀一些他其實不那麼想知道的故事。

  快速的片段如流星般自眼前劃過,偶爾清晰偶爾模糊。更多的是長長的片段、一段沒頭沒尾的劇情或對話。

  有時會突兀的插進他正在看的故事,有時則是有秩序的自己排好隊好方便他觀看。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只是隱約覺得好像有兩個主線在跑。一個是看似反派實際上其實是個好人的角色,另外一個是看似平凡實際上卻一點也不平凡的角色。如果這是一個遊戲,他絕對不會買來玩。

  劇情真是爛透了。

  閃光劃過,無奈的睜開眼,好吧、又是那個反派好人的故事。上次看到哪了?啊、是了,是那個傢伙隨隨便便的說了幾句話,就有個男人義無反顧死心蹋地的跟著他上山下海……

  『抱歉,讓你必須忍受長生的寂寞。』

  『不用說抱歉,一切都是我自願。我說過,只要是為了你,即使是與全世界為敵我也不在乎。』

  『……你這又是何苦?』他幽幽嘆了口氣,『妖師的一生,只會愛上一個人。愛上了,就是傾其所有、燃燒殆盡眉頭也不會皺一下。那個人,並不是你。』

  『至少,我還能待在你的身邊保護你、陪著你。即使所有人都不諒解你,我也會支持著你走到最後一刻。』

  『安地爾……對不起。』

  啊咧、現在是在播哪一齣?沒頭沒尾的一個只知道抱歉對不起、另外一個則是沒關係一切都是我自願的只差沒一句我愛你……慢著、我愛你?

  ……這兩個應該都是男的吧?

  算了,不重要。

  不過,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種只能看片段的感覺真是討厭,沒有前情提要也無法做結局預測。就好像是電視轉台轉呀轉剛好轉到一台播了一段時間的連續劇,主角群也來不及弄清楚、之前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一無所知的看著,越看越心煩。

  如果是看電視還可以很直接的轉台,可恨的是,自己看了這麼久,還是找不到轉台的方法。

  真討厭。

  懶洋洋的倚著窗櫺,遠方傳來的血腥讓他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一下,旋即恢復以往的淡然。

  房門被敲了兩下後被打開,『原來你醒了。』

  『比申。』沒有回身看向來人。『找我有事?』

  『你的好友已經逼近,你怎麼說?』

  『正如我先前所說,我會用他的鮮血洗開我族的大地。……耶呂希望我迎戰?』挑眉,終於轉過身面對來人。

  比申嬌笑,帶著嫵媚的艷麗與嗜血。『他在大廳。你可以先和門外的小朋友聊聊天,我先走了。』

  目送女子離去,而後原先立於門外的男人走了進來。

  『安地爾,你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你要迎戰?』不若以往的輕挑,安地爾一臉嚴肅,『認真的嗎?』

  『我從來不開玩笑。』走向茶几,替兩人都倒了杯茶,『放輕鬆,沒那麼嚴重,喝點茶吧。』

  你從來不開玩笑,但是你的行為總讓人覺得你少根筋。就是這樣,我才沒辦法對你放心。喝了口散著淡香的茶,安地爾開口:『我和你一起去。』

  『不。』淺啜一口,『你得留下。你要活著,看到一切終結。』

  『你──』安地爾察覺到對方話中的不對勁,卻來不及有任何阻止的動作便昏了過去。

  輕輕鬆鬆的接住對方,妖師臉上帶著笑,『嗯,看來我的製藥技術還是一樣的好。不過……沒想到用在精靈身上的藥用在鬼族身上一樣有效耶……』妖師突然想起自己當初離開冰牙族領地時也是用相同的方法放倒自己的好友。

  把對方放到自己的床上,妖師將手貼在安地爾的額頭上。

  『以妖師之名,你將遺忘一切與我有關之事。不再記得自己為何離開公會、不再憶起自己為何成為鬼族,時間對你已無任何意義,你將瀟灑看待一切記憶模糊。待你醒來,妖師對你而言,只是成為歷史的一個名詞。』

  微微的光亮出現於妖師手中,他依舊帶著淺笑。『這是妖師的詛咒,也是我所能給予你的、最大祝福。』

  而後轉身。大廳裡,是他所效忠的鬼王,或許該說,是他合作的對象。他從不屈於任何人之下,即便是鬼王,也無法命令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

  『耶呂,聽比申說你需要我的協助?』

  坐在王位的的男人笑了,『妖師,你來的正好。聯軍逐漸逼近,你曾經的好友正是領導者,想試試看嗎?』

  真是惡趣味。『你希望他們怎樣的死法?我考慮看看。』沒有片刻猶豫,語氣平淡的像是在詢問對方晚餐的菜色。

  『你開心就好。本王要的是結果,過程隨你。』

  『哦?』妖師揚著詭麗的笑,『我明白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他們來了正好讓我消磨時間。我是否該謝謝你,耶呂?』

  『不用客氣。』

  悠悠哉哉的旋身,妖師沒有開口要求任何的幫助或後援,走出大廳,朝著聯軍行進的方向走去,迎向敵人,也迎向自己的命運。


  「輔長,我們來看漾漾了!」喵喵打開門,帶頭走了進來。「漾漾最近好嗎?」

  「老樣子。不過,因為冰炎和你們的努力,晶之華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蓬毛土著亮著閃亮亮的白牙,心情不錯的宣布,「花的樣子已經大致上恢復了,只是還差一些細節部份,想看看嗎?」

  「漾漾的晶之華?」

  「嗯,反正也到了觀察的時間。」提爾看了看時間,打了個響指,一朵被結界罩著的水晶花自空氣中出現,閃著鮮紅的光。

  眾人一看皺起眉。半晌,由千冬歲開了口。

  「輔長,晶之華不是白色的嗎?」怎麼會發出這種如鮮血般的紅光?

  「晶之華會忠實的反應出小朋友的心境,也許他夢見了什麼、和血有關的事。」提爾搔搔頭,這種情況他也是第一次看見。

  「和血有關?」千冬歲鏡片下的眸一閃,隨即陷入沉思。

  喵喵低頭看著沉眠不醒的好友,「輔長,漾漾會醒嗎?」

  「他醒來的先決條件是晶之華完完整整的復元,再來就是看他自己了。」畢竟,妖師的晶之華,他以往只在書上看見過簡單的敘述,從來沒有真正遇過。這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一朵、應該也是最後一朵晶之華吧!

  全鳳凰族,估計是沒人能像他一樣對晶之華如此了解吧!畢竟,沒有任何一個妖師會乖乖獻出自己的晶之華來供人研究、而要取出晶之華的方法,也只有妖師才知道。

  「咦、你們怎麼都在這?莫非是知道本大爺要來所以特地先趕來迎接我?」大剌剌的踏進保健室,頂著一頭五彩雞毛的台客少年手插在口袋裡,大搖大擺的接近眾人。

  「不良少年,你想太多了。」眼鏡一推,千冬歲冷聲反駁。

  西瑞嘿嘿笑了,「本大爺今天心情好,不想和四眼書呆吵架。喂、這是我收集來的漾~的碎片,交給你啦!」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玻璃瓶,滿滿的細小碎片。

  「你從哪收集來這麼多?」千冬歲訝異的問著。

  「這可是我們羅耶伊亞家的秘密。」西瑞囂張的仰天笑了兩聲,「憑你四眼書呆也想贏過我?再回去練練吧、別說大爺我欺負你。」

  「不良少年,想打架嗎?」

  「等你很久了!」

  「你以為我不敢嗎?小心等等淚眼汪汪的去亞里斯要某人抱抱!」

  「誰會去找那個愛笑神經病!四眼書呆、我看應該是你哭著去找搭檔安慰吧!」

  「我忍你很久了!」忍無可忍的喚出幻武兵器。

  「這句話我也送給你!」雞爪出現。

  無法忍受兩人越來越低層次的爭吵,喵喵打斷了兩人之間的驚滔駭浪,「不准在這裡打架!要打出去外面打!」

  「哼!四眼書呆、敢不敢出去挑一場?」

  「我怕你這不良少年不成?」

  「這兩個人,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我去看歲。」萊恩默默出現又靜靜消失,其他人也見怪不怪。

  提爾打開玻璃瓶,將碎片放進結界。接著是看過很多次的景象,碎片緩緩浮起,而後一一回歸至原先待的地方。

  仔細的檢視著,提爾滿意的點點頭,「這樣一來,也差不多了。」大致上都恢復完全,只差其中一個缺角。

  「學長跑去找碎片了嗎?」

  「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這最後一部分。」

  「一定可以的,因為他是學長呀!」


  『我要你永永遠遠都記得我做了什麼……親愛的三王子,即使進入輪迴,這些記憶也會刻在你的靈魂上。而漫漫的時光中,也只有你會記得我……』

  沾血的手緩緩撫過對方散著柔柔銀光的長髮,滿足的綻開笑容。他知道自己將會完美的解決一切才永遠闔眼。他是妖師,誕生於黑暗中的種族從不畏懼死亡,只因黑暗是他們永恆的歸處,只有闇,能給他們安息與寧靜。

  『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手中長槍直挺挺的插在對方心口,他不懂為何到了最後,兩人竟是以此種方式再度交談,正如他不懂對方為何背叛。

  『對我來說,只要對某個人有幫助,那麼、我就是死,也不會說一個不字……』笑容益發燦爛,『三王子,你知道嗎?要毀滅妖師很簡單,只要讓他懂得愛人就行了……』

  『你……』

  趁著對方呆愣,妖師拔出胸前長槍,鮮血大量濺出。輕蹙起眉,嘴角依舊揚著笑,『原來,我的血也是溫熱的、也是鮮紅的……呵呵。』

  『以妖師之名,獻上吾的生命。大戰即將畫上句點,光明即將獲得勝利,鬼王被封印於永恆,鬼族被放逐於幽冥。以意為靈,以血為誓,以命為祭。……妖師之血將染滿大地,自此爾後,黑暗不再擁有覆蓋光明之力。』

  『你、你剛才做了什麼!』三王子聽完,臉色大變的看著對方。

  『你已經知道了,不是嗎?』妖師呵呵笑著,『我突然發現,我瞞了你好多事呢!呵呵……想知道嗎?如果你願意抱著我直到最後、我就告訴你……很划算吧!』身子一晃、軟綿綿的倒下。

  慣性的接住對方,順著重力坐倒在地,『你欠我太多太多了,這樣一點也不划算。』看著懷中的妖師,三王子突然覺得,經歷這麼多事情,對方依舊還是自己當初遇見的那個純真善良、與世無爭的妖師。

  變的從來就不是妖師,是其他所有的人。

  『哎、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反正,以後也沒機會了。』癱軟在三王子懷裡,身上早已不知究竟是誰的血。

  『你是禍害,會遺害千年。不過,就當作我日行一善吧。』

  『呵呵,你對我真好。你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好的人……所以,能愛上你,真的是太好了……這是、我瞞你的第一件事……』

  握住妖師的手,『我早就知道了,畢竟像我這麼好的精靈真的不多了。』掩飾著心中湧上的濃烈不捨,三王子勉強的笑著。

  『妖師一生,只會愛上一個人,一旦愛上、就真的萬劫不復了……現在、我有些明白那種感覺了……第二件事情,你放在桌上的點心,是我吃掉的。』

  『果然是你!』他就在想誰那麼大膽敢偷吃自己的點心。

  『反正,都消化完了,你也拿我沒辦法。不過,真的很好吃……最後,我好像一直沒有告訴你我的真名?』

  『你不是說你不能輕易透露你的真名?……更何況,我早習慣你的沒神經,什麼白癡舉動你沒少做過?忘記自己名字這種蠢事我完全相信你做的出來。』

  『不能隨意,可是可以很慎重的透露呀……我當然還記得。只是、』妖師抓住一綹銀髮與自己的黑髮緊緊糾纏,『這個秘密,我還是不想告訴你。』

  頓了頓,『……我想要你來找我。反正我剛剛有詛咒過你、你永遠不會忘記我,那麼,來找我吧……來找下一個輪迴的我,等你找到,我就告訴你。』

  『你又騙我,』三王子緊緊擁住對方,『你根本就忘的一乾二淨了吧!看你可憐,我就把我的名字送給你吧!用我的名字,陪你一起輪迴……』

  『謝謝。』緩緩閉上眼睛,『三王子,我覺得好累,先走一步了……一定、要來找我喔……』

  『會,一定會。』輕輕在妖師耳邊低喃,『我們之間的帳還沒算清呢!』

  緩緩漾起笑,噙著最後一抹幸福的笑容,妖師自此安息。

  啊、反派好人死掉了……所以這是結局?

  畫面一片黑暗。我覺得很奇怪,通常結局之後不是應該要有後日談來交代後續發展嗎?難不成,這是那個人的記憶?這樣隨便偷看人家的記憶好嗎?

  又一陣白光閃過。

  這次是那個假平凡人的故事。

  他看著圍繞在自己四周的人,深吸一口氣,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般。『米納斯,帶我到上面去,是時候了結一切了。』

  『褚!你給我乖乖待在結界裡!』夜裡,對方銀白的髮顯得閃閃動人。

  搖頭,『學長,來不及了。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很聽你的話,雖然偶爾會任性、不過你總是會順著我。……所以,就讓我再任性一次吧!』水藍霧氣冉冉升起,讓那個人浮上天空。

  『漾漾!快下來!』

  那個人雙手平舉於胸前,掌心向上,像是要捧住什麼東西。一團炫目的光出現,出現於其中的,是朵瑩白的水晶花。極致的美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突然感覺到心痛,專注的看著水晶花。想起來了,那是我。而先前看見的那個反派好人,也是我。我是妖師、也是褚冥漾。

  『那是什麼?』千冬歲皺起眉,詢問著前方的學長。

  『不知道。』很難得會有學長不知道的事。

  喵喵看了許久,轉身看著蓬毛土著,對方同樣眉頭深鎖。『輔長,那是晶之華嗎?』

  『很可能是,但我想不通,他喚出自己的晶之華要做什麼。』

  『提爾,你知道那是什麼?』耳尖的學長聽見兩人的對話,劈頭就問。

  『這是醫療班很久以前的紀錄。你也知道妖師是個很神秘的種族,對於他們,我們也沒有詳細資料。那可能是妖師一族獨有的晶之華,對於妖師而言,極為重要的存在。情報班的資料,大概也只到這裡。』

  千冬歲點頭,『我有印象,只是年代太久一時想不起來。』

  將他們的對話全數聽入,我看著手裡的晶之華,『晶之華,是我的靈魂、記憶、情感以及所有的一切。……妖師從不在意世界興衰與否,無論是被光明統治亦或是黑暗主宰,都不在妖師關心的範圍內。』記憶慢慢回溯,我想起上一個我。

  『妖師活著,向來只為自己所愛之人。』我看向學長,他的表情是我從未見過的緊張。

  『褚!你別亂來!』叫出幻武兵器,學長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我沒有回頭,『米納斯,擋住他。』我知道米納斯會忠實的執行我的命令。

  我看往鬼族,比申旁邊的安地爾依舊帶著隨意的表情,我知道上一輩子的我,做的很好。

  『這樣很好,很好。』將晶之華向上一拋,我舉起掌心雷,瞄準。『我不願重蹈覆轍。我不會進入輪迴,因為我從不曾離去;我不會為任何人所用,因為我的一切早已為了摯愛而一無所有。』

  能再見到你,我很開心。因為,你真的來找我了……

  我親愛的三王子,我的學長。

  我知道學長聽得見。啊、對了,你冰箱裡的最後一罐蜜豆奶是我喝掉的。

  扣下板機。

  『褚!』

  破碎的晶之華,點點晶光灑落如流星雨。

  好累……我輕輕往後仰倒,即使我明白自己正在半空中。『米納斯,辛苦妳了,每次都這樣麻煩妳。』

  【不客氣,只要是你的願望,我都會替你完成。】柔柔的水環抱著我,很涼,很舒服,我瞇起眼,意識逐漸模糊。

  接著我感覺到自己被納入一個熟悉的懷裡,我想那是學長,雖然我已經沒有睜開眼睛去確認我的猜測是否正確的力氣,但我相信那就是學長。

  『褚!』最後一聲傳進耳朵的呼喚,感覺好難過。

  畫面又黑了,我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看了這麼多片段回顧,我想我應該要休息,那、睡一下好了。

  「找齊了嗎?」看著晶之華,喵喵問著。

  提爾仔細審視片刻,「不,還缺最後一小塊。」根據某人近距離觀測後描繪下來的圖,確實只缺那一角。

  「我再去找。」冷冷撇下話,冰炎站起身。一旁的夏碎立刻將他按回原位。

  「身體沒痊癒前,你哪裡都別想去。」看著對方眼中的堅持,夏碎又開口勸導,「大家都希望褚的晶之華能快點復原,但也沒人希望見你倒下。」

  沒有再開口,冰炎默不作聲。接著皺起眉,「給我滾出來!」

  「哎呀呀,真是熱鬧呢!介意我也來參加這場聚會嗎?」大剌剌的現身,一臉玩世不恭的笑。

  一見來人,眾家幻武紛紛出籠。

  「安地爾,你來做什麼?這裡不歡迎你。」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來看可愛的漾漾呀。」視線轉向病床上的少年,目光轉為深沉。

  「他不需要你的探望,你以為他變成這樣是誰害的?」

  安地爾冷哼,語氣陰狠。「是你,尊貴的冰炎殿下。為了你,他可以毫不猶豫的毀滅世界也毀滅自己。只要是對你有幫助的,他什麼都辦得到。……哪怕是你要他永世不得超生,他也會笑著答應你!」

  冰炎愣住,滿室寂靜。

  良久,才吐出一句,「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只是突然想起了些陳年舊事,來瞧瞧我的故人。」一個隨隨便便不顧他人意願強行封印住自己記憶的故人。走向病床,意外的沒有受到任何阻撓。定定的注視著對方,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我好像總是晚來一步。」伸手輕輕撫過對方的臉,目光轉柔。「不過,至少還能與你相遇。這樣的長生,很值得。你說這樣很好,但是我認為一點也不好。和你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一點也不想忘掉,你怎麼能自私的決定只要你自己記得就好?」

  「幸好我想起來了,所以這一次我還是決定原諒你。」安地爾自口袋取出一點晶亮,拋給提爾,「這是最後一片碎片,放進去吧!」

  誰也沒想到,最後一片碎片,竟是由鬼族帶回。

  完整的晶之華,璀璨而美麗。

  剎那間,光芒滿室。而後光線逐漸集中到少年身上,眾人屏息以待。只有安地爾,微微傾身,在少年耳邊低喃。

  「我說過,為你,我可以與世界為敵,就算所有人都不諒解你,我也永遠支持你。……若是你想隱姓埋名,我便死守你的歸處不讓任何人打擾你;若是你想得到永恆的安息,我便陪著你一同長眠於幽冥;若是你想摧毀一切,我便是你最忠誠的前鋒、為你擊潰所有立於前方的阻礙。」

  「但就這一次,我堅持你一定要醒來。……答應我,好嗎?」

  偌大的保健中心頓時只剩淺的幾乎聽不見的呼吸聲。

  突然,一個久違的嗓音傳進眾人耳裡。

  「……安地爾,你少講一項。你說,若是三王子愛上我以外的人,你便會替我剷除所有的情敵,再扮成我去色誘三王子要他對我一輩子負責。」

  我緩緩睜開眼睛,安地爾當時信誓旦旦的模樣讓我回想起來就覺得想笑,他是多麼的認真哪!

  「靠!」學長立刻啐了聲,感覺很不屑,但是原本應該要隨之而來的劇痛沒有出現。

  我看著安地爾,不再感到害怕。這是個用生命守護『我』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都絕對會挺身站在『我』身前擋去一切傷害的人,有什麼好害怕的呢?他是最不可能傷害『我』的人、是個寧願讓自己傷痕累累也要『我』幸福的人。

  安地爾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我對你的承諾,保存期限是永遠。……不過,我希望永遠用不到。那麼,你過的好就好,我先走了。」

  「嗯。」我揮揮手,然後把注意力放回另外一邊。這是我的現在,身為褚冥漾的現在,妖師已經是過去式了。「呃……早安?」我看著大家,有點尷尬的笑了笑。

  喵喵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漾漾,歡迎你回來!」

  事實上,我一直沒有離開不是嗎?

  「褚,這段日子,睡的很開心嘛。」學長冷笑。表情像是在叫我皮繃緊一點,他老大不爽很久了。

  我偷偷問著旁邊的千冬歲,「我睡多久了?」

  「兩年。」千冬歲比著二,「身體覺得怎樣?」

  「還不錯。」注意到難得有些微存在感的萊恩,「你們過的怎樣?」

  「還不錯,最近飯團的口味又多了好幾種,等輔長說可以我們就一起去吃吧。啊、漾漾要謝謝學長喔,學長一個人就找了快一半的碎片。」

  學長……我轉向另外一邊,可憐兮兮的看著他。……我真的不是故意喝掉最後一瓶蜜豆奶的。

  學長像是想說什麼,但又沒有開口,只是表情複雜的看著我。我被紅紅眼盯的寒毛一根根跳起來,呃……這種不太能見光的事情還是私下討論比較好。

  老大,你別告訴我你連好久以前的那盤桌上的點心也要討!那都不知道被消化到哪裡去了!不對,那根本不是我現在這個身體吃的哪來的東西可以消化!

  不會吧、真的要討?老大做人不可以這麼小心眼哪!我忍不住在心裡哀嚎。

  「提爾,可以帶走他了嗎?」學長沒有回答我,只是詢問輔長。

  「等等讓我檢查一下就可以了。幸好漾漾你醒來了,不然九瀾老是偷偷跑進來想把你拿去做研究順便做成標本,我都沒把握能不能每次都注意到呢!」輔長笑的豪邁,像隻咧嘴笑的蓬毛獅子。

  我說這位大哥,這種事情是可以用這麼隨便的態度說的嗎?

  簡單的作了個檢查後,輔長點點頭,塞了杯精靈飲料給我,「喝完這杯就可以走囉!」

  看著學長,我突然有種想要無限續杯的衝動。

  「褚,我只給你三分鐘。」殺人兔開口。

  我還能怎麼辦?只能含著淚拼命喝希望不要超過時間、讓學長不耐煩。……嗚嗚嗚,阿嬤,乖孫等一下就要去找妳了……

  「有時間腦殘就給我動作快一點!」

  被拎回學長房間,學長把我扔到沙發裡和兔子作伴,然後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

  然後我們開始互看。

  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我先舉了白旗,「學長,別一直這樣盯著我,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是妖師,還是褚?」

  這還要懷疑嗎?學長絕對是被抓去改造了!瞥見熟悉的殺氣後,我將腦袋瞬間淨空,乖乖回答,「我是褚冥漾。」不過也是妖師。

  呃、老大,別這樣看我,就算我一直以為我是人類但是還是改不了我體內流著妖師之血的事實呀!不過,我現在確實是褚冥漾沒錯,但是是擁有上輩子記憶的褚冥漾。

  「喔。」學長點點頭,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接著把兔子丟開坐到我旁邊看著我。

  學長你為什麼又要這樣盯著我?你該不會要開始算帳了吧?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喝掉最後一瓶蜜豆奶的!不過妖師的確是故意吃掉你的點心的,因為他想看你生氣的樣子……嚇!我居然就這樣招了!

  「原本我以為,你是妖師,會把我和冰牙族三王子重疊在一起。」學長看著我,沒有理會我剛才的腦殘想法。「但你是褚。」

  我一直都是呀……

  「你只是恢復了上一世的記憶,並沒有被取代。」

  學長的表情好陌生。

  「可是學長,我不只恢復了記憶,連能力也覺醒了。」我實話實說,因為我覺得如果不先告訴學長,等他未來自己發現的時候就是我的死期了。

  「那不重要。褚,我是誰?」

  皺起眉,學長真的不太對勁,等等還是偷偷請輔長來看好了,「你是學長。」然後學長笑了,笑的好可怕,嗚、學長一定是被抓去改造了啦!

  「褚,停止你的腦殘。」寶石般紅艷的眸子盯著我,「很好。既然上輩子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該是聊聊我們的現在以及未來的時候了。」

  什麼過去現在未來?我被學長搞的有點混亂。

  「兩年前,你說你的一切早為了摯愛而一無所有。你的摯愛,是誰?」學長定定的看著我,表情認真的讓我開始臉紅心跳。

  那時的我,一半是妖師、一半是褚冥漾。在妖師眼裡,他看見的學長是他心愛的三王子;而在我眼裡,我看見的學長就只是學長。無法否認的,看的人雖然不同,但心情是一樣的。

  我突然有點明白學長說的意思了。

  我現在是褚冥漾,一個完整的、恢復了前世記憶的褚冥漾。而學長是學長,是靈魂中深深刻著前世記憶的學長,但他現在,就只是冰炎。他不是三王子,而我也不是當初的妖師。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

  我們不必透過對方去緬懷誰,也不需要透過彼此來尋找某個已經消逝的人的影子。妖師和三王子的故事早就結束,即使擁有記憶,也不代表是同一人。我就是我,學長就是學長。

  沒有第二個身份,我們就只是我們自己。

  而我喜歡的,不是妖師記憶裡的冰牙族三王子,而是眼前這個老愛巴我踹我卻又無時無刻保護我、常常用我是黑袍來敷衍我的學長。

  「我的摯愛……」我看著學長,不知道為什麼說不出口。偏過頭,耳根發熱。

  是你。

  我的摯愛是學長。因為說不出口,只好在心裡講。

  「褚,我不要你用想的,講出來。」強硬的扳正我的臉,學長表情依舊認真的很帥。

  老大我知道你很帥但是你可不可以別靠我靠這麼近我快要昏倒了啦──

  「褚,我愛你。」把我摟進懷裡,學長的嗓音低沉的很有磁性。

  「學長……」靠著學長,我緊抿著唇,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講不出來,大概是還有心理障礙吧。

  「我愛你。」學長又重複了一次。

  「我……」

  「我愛你。」學長很有耐心,聲音一次比一次還醉人。

  「等等、等我一下……」讓我做好心理準備啦!

  學長抬起我的臉,俊帥的臉龐貼近,近的我幾乎可以感覺到他的每一瞬呼息。「褚,我愛你。……你呢?」

  「我、我也是……」閉上眼睛,我感覺到嘴唇被另外兩片涼涼的唇瓣給貼住、輕含。然後……學長的舌頭就這樣伸進來了,很肆無忌憚的舔過我嘴裡的每一個角落。

  我說老大你不覺得你的動作有點太超過了嗎?

  學長緊緊擁住我,好像要把我揉進他的身體裡一樣,「完全不覺得。」

  好吧我錯了我不應該奢求火星人有和我這個正常人一樣的思考模式的!我看著笑的邪惡的學長,突然覺得自己踏上了一條不歸路。嗚嗚……媽媽,我後悔了……是說大哥你是幾天沒睡了這樣欺負人?

  「你真的想知道?」學長挑眉。

  抱歉請當作我剛才什麼都沒想謝謝。

  「決定了,反正你的房間也已經清空了,那就來和我住吧!」學長很自我中心的下了決定。

  等等等等等等──什麼叫做我的房間已經清空了?根本是藐視我的人權嘛!

  「人權?你有那種東西嗎?反正我也不可能放你回去睡,佔著房間不用也很浪費,我就請賽塔清出來了。喏、你的東西都在那裡,等等自己去整理整理。」

  「這這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剛剛明明沒有看見的呀!

  「你被我抱著的時候。」

  果然,這個世界並不會因為我睡了兩年而有任何改變。就算記憶恢復,我也還是個正常人;就算能力覺醒,學長也依舊是火星人。

  『啪!』

  ……敢問大人你剛才抱我抱的這麼緊就是為了現在巴我嗎?

  「哼!」學長很隨便的揉了揉我被巴的後腦杓當作回答。「有時間腦殘,還不如去把東西整理整理!」

  被學長命令慣了的我只能眼角帶著淚光、默默的開始整理我的東西。可是……哪有人這樣的?前一秒含情脈脈下一秒就巴頭冷哼奴役人……這個世界一定是生病了!

  「褚!」學長的聲音飽含殺氣。

  奇怪,我原本以為就算學長沒出手至少也會踹個一腳、再不然也會砸個東西來呀……好奇的回頭看著學長,他老大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了一份報紙,整張臉都藏在報紙後面。

  我的腦袋裡突然閃過一個很不可思議的想法。

  就在我搖搖頭叨唸著不可能的瞬間,原先被學長丟的很遠的那隻很貴的讓我覺得和學長很像的那隻大兔子,呈現一個漂亮的拋物線,然後……降落在我頭上。

  不會吧!真的猜中了?

  ……可是我說學長,一般人的害羞,沒人像你這樣暴力的吧……?

  「囉唆!」

  -Retrieve,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