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7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伯爵大人喜歡危險的遊戲》(伯爵大人系列之二)

 
 
      「明明是晴朗的大白天,卻突然下起雨來了。果然不愧是狐狸成親的日子啊。」 
 
      明和可以若無其事地無視女性們視線的艾迪不同,對於那些熱辣辣的視線總是覺得十分在意。不過即使如此,想到被自己當成兄長一樣尊氣的聖涼的婚禮,他還是不由自主咧開嘴角露出了微笑。 
 
 
      「因為我在壁櫃裡睡著了,所以一點都沒有注意到。」 
 
      「早紀子的婚禮禮服真的好美麗……」 
 
      「如果是婚禮禮服的話,我覺得明應該會更適合。」 
 
      啪。 
 
      明一面走一面給了艾迪的腦袋一記手刀。 
 
      「好疼。」 
 
      「少在那裡胡說八道了!」 
 
      「我才沒有胡說八道!」 
 
      「要說夢話等睡著後再說。」 
 
      「我又沒有睡著。」 
 
      雖然艾迪嘟著嘴巴發出了怒吼。卻在下一個瞬間突然站住了。 
 
      「怎麼了?」 
 
      「……廁所。」 
 
      他用難以形容的複雜表情如此嘀咕。 
 
      「等進了那邊的小路,你變成蝙蝠的話,不就可以方便了嗎?」 
 
      明想像著蝙蝠解決生理問題的場面,笑著說了句「那不是挺可愛的嗎?」 
 
      「你這個傢伙太失禮了!不要對我說那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我擁有的是最良好的教養。不管變成什麼樣的樣子,我也絕對不會在廁所以外的地方解決問題!」 
 
      艾迪面頰抽搐著補充了一句,「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寧願乾脆去死。」 
 
      「那你先去和日本的年輕人抱怨好了。我只是參考了那些傢伙的語言。」 
 
      你有來言我有去語。 
 
      明帶著有些火大的表情輕輕敲了敲艾迪的腦袋。 
 
      「廁所的話地鐵站內應該有,你就忍耐到那邊吧。」 
 
      然後他又嘀咕了一句「一定是酒喝得太多了」,就拉著艾迪的袖口跑下了樓梯。 
 
      把艾迪推進廁所後鬆了口氣的明,因為突然感覺到來自背後的視線而轉過頭去。 
 
      「……咦?」 
 
      一個穿著雙排扣大衣的青年,微笑著接近了明。 
 
      明所認識的外國人就只有櫻莊的房客查理而已。但是,這個人和查理相同的只有金髮的部分,外表的其他部分都完全不同。 
 
      以綠色為基調,帶著灰色的不可思議的眼瞳。有挖的舉止中散發出的不可思議的壓迫感。 
 
      奇怪?這個感覺……我是不是有些熟悉? 
 
      明凝視著接近自己的青年。 
 
      「那個戒指非常出色。」 
 
      青年將視線落在明左手食指上後,用流暢的日語如此說道。 
 
      在中央鑲嵌著寶石的玫瑰,好像是拱衛著它—樣地精雕細到出的展翅的飛鳥和蝴蝶。這個精巧的戒指,就是艾迪交給明的愛情信物。 
 
      雖然略微大了一點,但是由高明的工匠所製作的這個戒指,非常適合明的手指。 
 
      「謝謝。」 
 
      因為現在已經是男人戴著戒指也半點不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時代,所以明一向隨身戴著這個戒指從不離身。儘管是一個陌生青年突然發出的讚揚,他還是直率地進行了道謝。 
 
 
      「『因為美麗的花朵而聚集的小鳥和蝴蝶』嗎?……哦,原來如此。」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青年的表情確實變得有些危險。 
 
      「希望還有機會在什麼地方見面。」 
 
      他微微一笑,用手指輕拂了一下明的面頰後就融入了人群之中。 
 
      「那傢伙……」 
 
      明徹底忘記了要拒絕青年的手指。 
 
      「原來人類裡面也有有著和艾迪相似的氣質的傢伙啊……」 
 
      該說是讓人難以抗拒的氣質嗎?……話說回來,我還真是和外國人有緣份。 
 
      在他想了一陣跑題的事情後,就看到用手帕擦拭著雙手的艾迪神清氣爽地走了出來。 
 
      「太慢了」,明衝著他抱怨了一句。 
 
      「……剛才,有什麼人在這裡吧?」 
 
      艾迪將鼻子湊近青年的手指所碰過的明出面頰,帶著厭惡的表情皺起了面孔。 
 
      「不要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做這種動作。太丟臉了。」 
 
      「用不著在意什麼人類的視線吧?」 
 
      「我就是人類?不會在意才奇怪吧?你這個怪物。」 
 
      明嘟起嘴巴,推著艾迪向檢票口萬向走去。 
 
      「真是的。我這個老婆還真麻煩。」 
 
      艾迪對於圍繞在明身邊的那個味道並不陌生。 
 
      雖然他覺得應該不會吧,但是如果真的是那傢伙就糟糕了。 
 
      艾迪輕輕咋了一下舌,很快就追在了明的後面。 
 
      101號房間的查爾斯·卡辛格,也就是查理一身西服地向好不容易返兩人迎了過去。 
 
      「我的甜心!你怎麼這麼慢啊,因為在回來的中途就走散了,害我擔心了半天,就怕你出了什麼事情。」 
 
      被他用全身的力氣所抱住的明,「唔」地發出了呻吟聲。 
 
      「混蛋獵人!你在對我的明幹什麼!?」 
 
      艾迪立刻拉開了明,用長長的腿用力踹上了查理的肚子。 
 
      「你也太難看了吧。笨蛋獵人。是男人的話就應該為了心愛的人的幸服而默默地退出不是嗎?」 
 
      查理無視自己的外套上已經留下了艾迪的腳印,一面搖晃一面還嘴道:「你有什麼資格說種話!混蛋魔物!不過是個自己不去工作,靠著明養活的吃軟飯的小子!」 
 
      「吃軟飯……?貴族當然不可能去進行勞動!」 
 
      自從日本住下後已經過了好幾個月。查埋好像學會了很多不太合適的日語。面對著鼻子上面擠出一堆皺紋怒吼出聲的艾迪,他接二連三地大叫「吃軟飯魔物!」然後又補充道,「沒有城堡,領地和財產的男人,就少在那裡擺出貴族的架子了!」 
 
 
      「少囉嗦,查理!」 
 
      啪。 
 
      明用手刀給了查理的腦袋一下,讓他老實了下來。 
 
      「不愧是我的明!」艾迪興高采烈地拍著手說道。 
 
      「你也給我老實一點!」 
 
      雖然明也對艾迪揚起了手,但是卻被他身手敏捷地避開了。 
 
      「好疼的說,甜心……」 
 
      查理雙手捂著腦袋,撒嬌似地凝視著明。 
 
      「我說啊。」 
 
      明單手叉著腰,大聲地歎了口氣。 
 
      「什麼事,朗心?」 
 
      「我說你這個人啊,應該已經明白了吧,我喜歡的人到底是誰。拜託你也正視—下現實吧。」 
 
      「甜心……?」 
 
      「艾迪這個傢伙確實就只有臉孔這一個長處、平時的話嘴巴囉嗦,醬油瓶倒了也不扶一下,明明不是那個季節,卻任性地吵嚷什麼要吃西瓜,變成蝙蝠睡覺的時候,肚子就那麼毫不遮掩地袒露出來,作為動物來說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的睡相。而且還會在被褥上留下口水印子。我是一胤看不出這小子的什麼地方是高貴的伯爵大人。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對艾迪……」 
 
 
      喂,明。你這算是在貶低我呢?還是單純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艾迪因為明的話,微傲皺起眉頭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查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用自己的手摀住了雙耳。 
 
      「……你在幹什麼?」 
 
      「我剛才什麼也沒有聽見。」 
 
      他用超級認真的表情說了這麼一句後,就維持著堵住耳朵的狀態返回了房間。 
 
      「真是讓人頭疼。」 
 
      「喂,明。……我可從來沒有在睡覺的時候流過口水。」 
 
      「我不是說你這個樣子的時候,而是變成蝙蝠的時候。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因為平時都是我幫你擦的。」 
 
      「這是讓我深切地感覺到明的愛的瞬間啊。」 
 
      「隨便你去感覺好了。」 
 
      明帶著哭笑不得的表情如此說了後,揪著用一隻手摀住胸口感動不己的艾迪的脖領子,將他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從浴室出來換好衣服後,時鐘的指針顯示出已經是下午一點。 
 
      一面用浴巾擦拭著頭髮一面返回房間的明,一隻手裡面還握著濕漉漉的蝙蝠。 
 
      「……你這個混蛋。我前些日子和你說了多少次,吸血鬼受不了水的說……」 
 
      「吸血鬼的弱點那麼多,我哪可能全部記得住。」 
 
      「不要虐待心愛的丈夫啦?」 
 
      「這不是虐待,而是服侍吧?好了,我給你用電吹風吹乾。」 
 
      「那我更加不要!」 
 
      蝙蝠在明的手裡面胡亂掙扎著,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然後立刻恢復了人形。 
 
      「我所能容忍的人工的風就只有空凋而已!」 
 
      艾迪濕漉漉的劉海,瞪著明說道! 
 
      「……既然如此,就快點給我穿上睡衣。光著身體會感冒的。」 
 
      「為什麼要穿睡衣,我們接下來應該做夫婦該做的事情……」 
 
      「你也站在我的立場上想一下,我可是每次都要被吸血的說。就算我再怎麼結實,這樣下去也會因為貧血而昏倒的。不僅僅如此,身體也會承受負擔吧?那個十天一次已經足夠了。」 
 
 
      明面帶紅暈地板著面孔推開艾迪,打開了衣櫥的櫃門。然後從衣櫥下面找出內褲和睡衣,朝著艾迪丟了過去。 
 
      「你的『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那麼多,我哪可能全都記得住。」 
 
      「哈!既然如此就用墨水筆寫在手心上好了。」 
 
      「一點都不可愛。」 
 
      「不好意思。即使如此我也是你的『妻子』。」 
 
      明得意洋洋地說道,然後故意展示著從艾迪那裡收到的,由他本人戴到明的左手無名指上的克萊文家的戒指。 
 
      艾迪立刻變成了蝙蝠的模樣,很不甘心地舞動著手腳。因為看起來就好像小小的布娃娃在動,所以真說不出的可愛。 
 
      「……你自己變得這麼可愛幹什麼?」 
 
      「我要做愛。」 
 
      「那不是該用這個形態說的台詞吧?」 
 
      明輕輕抱起袒露著肚皮,在那裡撒潑耍賴的蝙蝠,苦笑著說道。 
 
      「可是我們是夫婦啊。相愛的夫婦,不管何時何地都應該做愛的!」 
 
      「拜託,不要用這麼可愛的形態赤裸裸地闡述性慾。」 
 
      「三天不做的話,身體就會難受……」 
 
      「我覺得絕對是每天都做的話更會難受。」 
 
      特別是我。 
 
      明在心中如此嘀咕後,凝視著用亮晶晶的眼睛仰望著自己的蝙蝠。 
 
      「我又不是人類。」 
 
      「你要我說幾遍,我可是人類。」 
 
      明皺著眉頭,揪住蝙蝠可愛的小耳朵向外拉。 
 
      「……真是的。在地鐵那邊見到的外國人,看起來還比你更像吸血鬼的貴族呢。」 
 
      「在地鐵見到的外國人……?」 
 
      「啊,就是在廁所前面,你不是問我有什麼人在那裡嗎?就是個金髮碧眼,臉孔好像洋娃娃一樣漂亮的男人。那傢伙還稱讚了這個戒指。」 
 
      在顯示出迷惑的蝙蝠面前,明晃了晃左手無名指的戒指。 
 
      「……稱讚了那個?他還有沒有說什麼其他的事情?喂。」 
 
      艾迪突然恢復了人形,用認真的表情如此詢問。就算是赤條條的看起來也很帥氣,果然是美形才能擁有的特權嗎? 
 
      「那個……美麗……」 
 
      「因為美麗的花朵而聚集的小鳥和蝴蝶,是不是這樣?」 
 
      「對。……而且他的感覺和你相相似呢。不過吸血鬼總不會接二連三地跑到日本來吧。」 
 
      如果是正常狀態的話,這種時候艾迪應該說「那當然」才對,可是,艾迪看起來卻陷入了某種思考中。 
 
      「喂,艾迪?你怎麼了?我所見到的外國人,難道真的是你的同伴?」 
 
      「……啊?那種輜是駢都無所謂啦。重要的是……」艾迪重新打起精神,在浮現出一個陶醉般的笑容後,眼睛的顏色從藍色變成了深紅。 
 
      「你……這樣是違規……」 
 
      僅僅是被這個眼睛所凝視,明的身體就變得一片火熱,因為渴望愛撫而隱隱作痛。 
 
      「隨便你怎麼說,我就是對你渴望到無法自制。」 
 
      艾迪的手指好像搔癢一樣地撫摸著明隔著睡衣也能看得出亢奮起來的雄蕊。 
 
      「嗯……」 
 
      明用雙手環繞住了艾迪的脖子,輕輕張開嘴唇索求著接吻。 
 
      艾迪一面回應他,一面錄下了覆蓋著明的身體的布料? 
 
      「你在做愛的時候才會超級直率。」 
 
      俯視著在他開口之前就張開雙腿的明,艾迪輕輕笑了出來。但是,他馬上就被明揍了一下。 
 
      「為什麼要打我?」 
 
      「你在做的時候格外的多嘴。」 
 
      「我只是在表現快樂高興而已。」 
 
      艾迪帶著哭笑不得的表情如此嘀咕後,用指尖逗弄著明已經開始變形的胸口突起。 
 
      敏感的明緊緊是這樣就老實了下來。他的身體蒙上了一層紅暈,好像索求接下來的愛撫一樣地用雙手環繞住了艾迪的脊背。 
 
      「還要更多的嗎?」 
 
      被輕輕嘀咕出的這句話,伴隨著呼吸愛撫著明的耳朵。 
 
      「混蛋……」 
 
      「如果你老老實實讓我疼愛你的話,我也可以更加努力的說……」 
 
      「唔……」 
 
      艾迪的手指還是一如既往地騷擾著明胸口的突起,集中在一邊上的愛撫,讓明以忍耐地左右搖擺著腦袋。 
 
      「艾迪……你也……」 
 
      明用興奮起來的分身摩擦著艾迪的那個進行著哀求。 
 
      艾迪無視明的語言,將臉孔埋在他的脖子上,仔細地舔著那裡。 
 
      明的身體顫抖了一下,自動地伸展開了脖子。 
 
      兩個人成為戀人,按照艾迪的說法就是成為「夫婦」後,已經過了幾個月。他絕對不會把自己的牙刺進明的脖子。 
 
      因為艾迪告訴過明,只是被吸血的話不會成為吸血鬼,所以明因為覺得「既然是為了吃飯那就沒辦法」,所以已經容許他咬自己的脖子,可是艾迪還是頑固地不肯同意這麼做。 
 
 
      「可惡……艾迪……你動一下啦……」 
 
      因為無法忍耐那好像折磨人一樣的愛撫,明用乾澀的聲音如此嘀咕後,一面哭泣一面抓緊了艾迪的身體。 
 
      第二天早晨。 
 
      明因為敲門聲而睜開了眼睛。 
 
      他正枕著艾迪的手臂睡在被褥上。 
 
      他只記得他們在榻塌米上做了這樣那樣的事情,那之後的記憶卻一片模糊。一定是艾迪鋪好了被褥,讓他躺了上去吧? 
 
      「……這傢伙在奇怪的地方倒是很細心呢。」 
 
      明為了不吵醒艾迪,躡手躡腳地從被褥中爬了出來,然後將散落在周圍的內褲和睡衣收拾了起來。 
 
      他換好衣服通過門鏡向外看去後,就發現202的河山和一個陌生的青年正站在房門前面。 
 
      「河山先生,有什麼事情嗎?這位是什麼人?」 
 
      明穿著睡衣緩緩地打開了房門。 
 
      「我在去街對面的便利店的時候,他向我問路說,『請問櫻莊在哪裡?』所以我就把他帶過來了?應該是要新搬進櫻莊的人吧?不錯嘛,這麼快就找到了人住,安倍走後空下來的房子。」 
 
 
      河山先生笑瞇瞇地交替打量著明和青年。 
 
      「我只是向你詢問櫻莊的地點,可一句也沒有說過要人住。」 
 
      「但你拿著行李吧……」 
 
      整整齊齊地穿著西服的青年,確實手上拿著旅行包。 
 
      「河山先生,我也還沒有為了找新房客和房屋中介打過招呼……」 
 
      聽到明的話,河山的表情從笑容變成了困惑。 
 
      雖然應該是日本人,不過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明和河山面面相覷了一陣後,齊刷刷地把目光轉向了青年。 
 
      青年咳嗽了一聲,輕輕地低下頭。 
 
      「非常抱歉這麼早就前來打擾。請問櫻莊是有一位叫查爾斯·卡辛格的房客吧?」 
 
      「你是查理的朋友?」 
 
      「對。我叫宮澤雄一。」 
 
      青年從外套胸口取出名片後,將名片遞給了明。 
 
      卡辛格酒店集團·日本管理中心接待主任。 
 
      看到了雄一那個長長的官銜後,明嘀咕了一句「原來是公司的人「如果你找查理的話,他就住在那邊的101號房間……」 
 
      「這樣嗎。……對了,他有沒有給各位添什麼麻煩?」 
 
      這個時候,102的大野和103的橋本,身穿西服手拿公文包。從自己了出來。 
 
      「昨天的婚禮和酒宴真的很有趣啊。」 
 
      「如果不是第二天還有工作,應該可以玩得更盡興的說。」 
 
      兩人雖然工作的地點不同,但是上班時間好像倒是一樣的。」早上好!」他們精神十足地搖著手沖明他們打招呼。 
 
      明和河山帶著曖昧的笑容,向他們說了句「早安」。 
 
      「奇怪?有新房客了嗎?比之阪。」 
 
      「大野,不是的。這個人是查埋的朋友……」 
 
      查理的朋友。 
 
      僅僅這一句活,就讓大野和橋本抽搐著面頰慌忙閉上了嘴巴。 
 
      迅速地察覺到大野等人變化的雄一,滿頭冷汗地靠近了他們。 
 
      「那個笨蛋給你們添了麻煩嗎?他都做了什麼事情?一面誦唱咒文一面在走廊上奔走嗎?還是說在建築物的外牆上貼滿了讓人發毛的符紙?要麼就是強行把莫名其妙的瓶子送給別人……」 
 
 
      雄一的話讓現場變得一片寂靜。 
 
      那傢伙至今為止都在做那麼讓人發毛的事情嗎? 
 
      以明為首的所有在場的櫻莊居民都在心中如此猛烈地吐槽。然後明作為代表向對方表示「我們還沒有遭遇過這樣的事情」。 
 
      「是嗎?……那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雄一鬆了口氣撫摸著自己的胸口。但是體驗了「不幸中的萬幸」的明等人的心情卻只能用複雜來形容。 
 
      「……那個,這樣的話上班要遲到,所以我先走一步了。」 
 
      「我也先走了。」 
 
      好像是信奉明哲保身一樣,大野和橋本小跑著離開了櫻莊。 
 
      「那麼我也先去那個白癡……不,是查理的房間了。抱歉大清早就打打擾你們。」 
 
      雄一向明等人低頭道歉。 
 
      「哪裡哪裡,你不用放在心上。」 
 
      明也下意識地低頭致意。 
 
      「明明是查埋的朋友,沒想到卻這麼普通。」 
 
      聽到河山的嘀咕,明無聲地點點頭。但是,雖然說是「普通的人」,但畢竟是查理的朋友。他還是很在意對方會做什麼。兩個人輸給了好奇心,仔細地觀察著去查理的房間那邊敲門的雄一,查理好像睡糊塗了的樣子。很粗心地沒有確認來訪者就打開了房門。 
 
 
      然後,在確認到雄一的身影的瞬間,他就爆發出了巨大的悲鳴。 
 
      「你這個白癡笨蛋?我要讓你知道我至今為止有多麼辛苦才行!」 
 
      雄一在大聲地怒吼之後,馬上關上了房門。 
 
      樓下來從查理的房間中傳來了英語的怒吼聲。 
 
      「……奇怪?他們在說什麼?河山先生。」 
 
      「語速那麼快的話我也聽不懂了……不過,那個宮澤和比之阪先生有同樣的味道呢。」 
 
      聽到河山的嘀咕,明奇怪地聞了聞自己的身體。 
 
      「我不是那個意思。」 
 
      「大早上的這是在吵什麼呢?貓又。」 
 
      河山的苦笑,和換好長袖襯衫以及牛仔褲的艾迪睏倦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 
 
      「不要用妖怪名叫櫻莊居民。」 
 
      其實櫻莊的居民,包括和聖涼結婚的早紀子在內全都是妖怪。櫻莊是他們的保護設施兼住所。這也是櫻莊絕對不能讓他人知道的秘密。 
 
      明向從背後緊緊抱住自己的艾迪抱怨了一下後,向他向問道:「你聽得出他們在說什麼嗎?」 
 
      「『不要讓家人擔心』啦,『好好回公司工作』啦,『不要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啦……那個笨蛋獵人被罵得好慘。所謂的毫不留情就是形容這種樣子吧?厲害厲害。」 
 
      艾迪維持著抱住明的狀態,露出發達的犬齒壞心眼地笑道。 
 
      「查理會不會被帶回老家啊……」 
 
      几上,有些不解地如此詢問。 
 
      「……卡辛格集團決定進軍亞洲?而查理將成為這邊的負責人。然後,從以前起就一直在為他收拾殘局的我,也就理所當然地成為了輔佐人選……也是我自己不好,因為我的父母在卡辛格的子公司工作,公司本來的業績也很出色,所以在父母的推薦下,我沒有任何懷疑就進入了卡辛公司。據說那時候經營者方面最高興的是終於給那口『破鍋』找到了『蓋子』。」 
 
 
      通常日本人進入外國的大型企業後,很難得有快速晉陞的機會。所以原本說起來這應該算是好事一樁。 
 
      但是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他很可憐。 
 
      「……我現在的工作就是讓查理放棄那些亂七八糟的興趣,重新到公司裡面。在完成那個目標之前,無論發生什麼我也不會離開櫻莊。」 
 
      「那個,從我的角度出發,只要你能付房租的話,要呆到什麼時候都無所渭啦。」 
 
      當明微笑著如此回答後,好像很了不起—樣地盤腿坐在那裡的艾迪卻畫蛇添足地從旁邊插嘴:「你也記得要讓那傢伙放棄對我寶貝的明動手動腳哦。那個死獵人只要找到機會就會對明不規不矩。」 
 
 
      「你說什麼!」 
 
      雄一的聲音,和明用拳頭毆打艾迪腦袋的聲音重疊到了一起。 
 
      「笨蛋!不要在這種地挑明這種事情啊!」 
 
      「……可是,既然這個人是那個死獵人的保護人,那麼當然要和他說清楚才對。」 
 
      「不是那種問題!」 
 
      明滿面通紅地抓住艾迪的衣襟前後搖晃。 
 
      「我明明那麼再三再四地叮囑他不能對別人的東西出手……!實在抱歉,那個,你是……」 
 
      雄一在艾迪的面前豎起三根手指,微微有些吞吐了起來。 
 
      「我是愛德華·克萊文。原本說起來你必須稱呼我克萊文伯爵才行,但是因為你和明有同樣的味道。所以我特別容許你叫我艾迪。」 
 
      「非常抱歉,艾迪先生。居然讓你重要的人受到了危害。」 
 
      我們可是同性情侶哦!這種地方你就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面對艾迪道歉的雄一,明在心中狠狠地吐槽。 
 
      「既然如此,在把他帶回公司之前,一定要想辦法讓查理洗心革面才行。因為公司內的醜聞是絕對要避免的。就算說是上流階級,也有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事情。」 
 
      「哦,那麼請你為了我和明的幸福加油吧,如果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忙。」 
 
      滿心地巴望著查理從櫻莊消失的艾迪,露出尖尖的犬齒微微一笑。 
 
      「你傢伙……擺出這麼自以為是的態度的話,小心回頭倒霉。」 
 
      雖然明如此警告艾迪,但是他卻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話說回來,在我不在國內的這段期間,日本居然變得對同性戀這麼寬容了嗎?男性和男性也能結婚,實在太厲害了。這是佛教國家的特技嗎?」 
 
      「就算日本人再怎麼聰明,也沒有那種特技啦,我想這和宗教沒有關係……我們是……那個……」 
 
      為什麼我必須要漲紅著臉孔進行這種說明啊? 
 
      明在心中氣得跺了一陣腳後,抽搐著面頰嘀咕了一句「我們是另有原因啦。」 
 
      雄一在說出口之後好像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敗,耷拉著腦袋說遭「對、對不起。」 
 
      「你不用放在心上,反正遲早會知道的。」 
 
      「普通的人不會在意反而比較奇怪吧?」 
 
      明用手指掐住笑得一臉張狂的艾迪的面頰擰了一把。 
 
      「啊,那個,這個……就算你們是同性戀,只要不是好像查理那樣過著胡鬧的生活的話……我想應該也可以吧……」 
 
      和查理比起來的話,這世上沒有什麼人該算是不正常了吧。 
 
      明在心中如此吐槽後,浮現出曖昧的笑容輕輕點頭。 
 
      「那個……艾迪先生是哪個國家的貴族呢?」 
 
      雄一好像是覺得有必要改變話題,所以向抱著倨傲態度大吃葡萄柚的艾迪如此詢問。 
 
      「英國。」 
 
      通常說起來的話,身為上流階級的貴族不會和庶民交往。或者應該說,如果不是特意製造機會的話,根本就不會見面,因為酒店業大都是和特權階級打交道,所以雄一知道這世界上存在著無法彌補的階級上的溝壑,所以他格外對於艾迪和明的關係覺得不可思議。 
 
 
      艾迪當然看穿了他的心思。 
 
      他展現出發達的犬齒,向雄一壞壞一笑。 
 
      「這個世界上,偶爾也會存在和身份無關的戀愛的。你要記住哦,小鬼?」 
 
      因為艾迪的外表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年輕,所以被他叫成小伙子。讓雄一忍不住有點生氣。 
 
      「喂!明明靠我養卻還擺出那麼張狂的態度幹什麼!」 
 
      但是沒等他做出反應,明已經揪著艾迪的耳朵做出了反擊。 
 
      「原來艾迪先生是只有稱號的貴族啊。因為房產和領地的繼承以及維持非常辛苦,有不少貴族都會選擇將那些全部賣掉,然後在公寓生活呢。」 
 
      「貴族在公寓生活……?」 
 
      明想像著在木造公寓的小小房間內,面對炕桌品味下午茶的貴族大人,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 
 
      「雖然說是公寓,但也沒有日本那麼小哦。」 
 
      看到明皺起眉頭,艾迪又嘀咕了一句「日本人的東西都那麼微縮。」 
 
      「因為我們只是個小島,當然是微縮一點比較好。艾迪你快點吃葡萄柚吧。」 
 
      「那至少給我加點蜂蜜或是砂糖啊、這樣太酸了吧?」 
 
      「會變成肥豬的。」 
 
      「是誰抱著我蹭來蹭去,說胖乎乎的好可愛來著?」 
 
      那是在你是蝙蝠的時候吧? 
 
      ……可是如果這麼說了的話,就等於向雄一揭穿了艾迪的身份。所以這一點無論如何不能不迴避。明強忍住想要怒吼的衝動強詞奪埋地說道:「既然是男人就要好好體驗『素材原本的味道』!」。 
 
 
      「雖然是同性戀,但是你們並沒有哪一位有女性的感覺呢。」 
 
      「宮澤先生,請你不要說那麼可怕的話。」 
 
      「哦,我的甜心非常有男子氣概哦!」 
 
      聽到雄一的話,明和艾迪齊齊發出了聲音。 
 
      「哎呀,我只是覺得難得而已。托你們的福,我也不用留下噁心的回憶。」 
 
      刺痛。 
 
      噁心那個單詞,越過艾迪插入了明的胸口。 
 
      「你們也知道查理那個樣子吧?所以我從以前起就常常因為幫他收拾殘局而碰到倒霉的事情。『既然如此就由你來和我交往吧!』像這樣被漂亮的大哥哥脅迫的經驗也不是一次兩次……」 
 
 
      雄一「哈哈」地笑著,往嘴裡送了一塊蛋糕。 
 
      「那個死獵人,連自己收拾殘局都做不到嗎?」 
 
      「不是的。查理對於戀人非常忠實。通常都是我在卡辛格家的拜託下,去進行讓他們分手的交涉。因此他也曾經不止一次地詛咒我。」 
 
      不過雄一又補充道。「不過他所詛咒的不幸一次也沒有發生過就是了。」 
 
      如果是沒有鞏固的基礎知識的查理的話,這倒也不奇怪。 
 
      艾迪和明深有感觸地點頭。 
 
      「……現在應該到房產公司的工作時間了吧?」 
 
      雄一仰望著掛鐘。 
 
      「啊,你說得對。那我們走吧。艾迪負責看家。」 
 
      「當然。……還有,把道惠寺的那條死狗—起帶上!」 
 
      聖涼的愛犬,也是他退魔的搭檔,血統純正的柴犬弁天菊丸,在艾迪的口中也不過是「死狗」一條。 
 
      「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麼?」 
 
      「免得你被奇怪的害蟲盯上。」 
 
      看到艾迪一臉認真的樣子,明不經意地答應下來,披上了外套。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你一定要好好帶上那條死狗哦!明白嗎?」 
 
      「我知道啦。……宮澤先生,我們走吧。」 
 
      明和雄一匆匆地走向了玄關。 
 
      「如果是陰天的話,就算拼著有點難受我也要一起去。可現在是晴天,就只能交給那條死狗了。」 
 
      艾迪帶著明至今為止從來沒見過的認真表情,青色的眼睛中微微帶著一絲陰影地如此說道。 
 
      最喜歡散步的弁天菊丸,搖晃著捲曲的尾巴,很高興地走在明身邊。雖然還及不上遠山家的程度,但是因為在弁天菊丸心目中明也是有趣的嬉戲對象,所以對他的話還是比較聽的。 
 
 
      走到位於商店街的房產公司大約花了二十分鐘。 
 
      雖然往返要花上四十分鐘,但是兩個人大概果然是比較合得來吧,他們邊走邊聊,一點都不覺得無聊。 
 
      「那麼我先回一趟公司做好租借合同。而且也需要擔保人的印章……」 
 
      「哦。入住的話什麼時候都可以。」 
 
      「嗯,我從明天起入住。我一定要讓查理洗心革面,從事不會卡辛格家丟臉的工作。」 
 
      面對一面走一面握緊拳頭的雄一,明嘀咕了一句「讓那傢伙洗新革面啊……」 
 
      「他以前小小的,又老實又可愛哦。一看不到我的影子就叫著『阿雄阿雄』地哭出來。就好像追在母鳥後面的雛鳥一樣。真的是可愛到讓人含在嘴裡都怕化了的程度呢。我一定要讓那個時期再度出現。」 
 
 
      看著面頰微微染上一絲紅暈出雄一,明只能苦笑。 
 
      這個人該不會是愛上了查理,只是自己沒有認識到而已吧? 
 
      不知道是不是成為了同性戀後就會自動擁有同性戀雷達。明自然而然就浮現出了以前絕對不會冒出來的念頭。 
 
      「車站就是這裡吧?」 
 
      在商店街盡頭的階梯前,雄一停下了腳步。 
 
      「啊啊。如果是離JR最近的車站就是這裡,不過地下鐵比較近,這邊幾乎沒有什麼人用。」 
 
      「我知道了。那麼比之阪先生。今後也請多多關照。」 
 
      宮澤行了一禮後,走上了前往檢票口的階梯。 
 
      明目送著宮澤離去,向規規矩矩地坐在那裡的弁天菊丸嘀咕了一句。 
 
      「那麼,弁天菊丸,我們也回去吧。」 
 
      為了還想要散步的棄天菊丸著想,明特意繞道走到了商店街的後面。 
 
      「原本還想說曬一下被子,不過看這個樣子是不可能……」 
 
      明凝視著瞬間覆蓋了天空的雲層,輕聲歎了口氣。 
 
      別說是曬被子,這樣下去的話隨時都會下雨的樣子。 
 
      就在他如此想著,拉著弁天菊丸的手略微放鬆了一些的瞬間,它突然勢頭驚人地叫了起來。 
 
      「喂!弁天菊丸!」 
 
      維持著凝視著一點的狀態,弁天菊丸用好像立刻就要撲過去一樣的勢頭叫個不停。 
 
      「我最討厭的艾迪可是在櫻莊裡面啊。喂……啊?」 
 
      明一面拉著弁天菊丸,一面將視線轉向它吼叫的方向。 
 
      對面是停車場,有什麼人好像身體不舒服一樣地蹲在那裡。 
 
      「你好聰明呢。」 
 
      明撫摸了一下叫個不停的弁天菊丸的腦袋,向停車場跑了過去。 
 
      「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叫一下救護車?」 
 
      「那個……是我自己不小心……」 
 
      有些痛苦地如此嘀咕著抬起面孔的,就是明昨天傍晚曾經遇到過的金髮外國人。 
 
      「又……見面了……」 
 
      「是啊……!不過現在不是悠閒地說這些的時候!你的臉色好難看。 
 
      我去叫救護車來!」 
 
      每次明碰到那個青年的身體,弁天菊丸就會露出牙齒吼叫不已,光是這樣它似乎還覺得不夠,最後還咬著明的褲子,強行把他往回拽。 
 
      「喂!弁天菊丸!我才剛誇過你聰明就這樣!」 
 
      弁天菊丸討厭外國人,所以艾迪以前也被它很用力地吼過。但是這個態度還是太不尋常,明忍不住皺起眉頭感到不解。 
 
      「……哎呀,這條狗很聰明呢。」 
 
      青年微微扭曲嘴唇露出—個微笑後,緩緩地擦拭了浮現在額頭的汗水。然後,他輕輕把視線轉移到了明左手戴著的戒指上面。 
 
      「你不用叫救護車。……只要休息上一會兒應該就會好。」 
 
      「真的……」 
 
      「嗯,沒事。……你很善良啊。」 
 
      他搖晃著站起來,進行了一個深呼吸。 
 
      「因為祖父對我說過,看到有困難的人的話,就要招呼上一聲。」 
 
      「這樣啊……」 
 
      昨天晚上這個人穿的是雙排扣大衣,現在卻是西服。那個就算在外行人看釆也很高級的材料,讓明心想「他是不是哪家的大少爺啊」。 
 
      「謝謝你,我是喬瑟夫。……喬瑟夫·吉魯蒂亞。最近才剛剛搬到附近,為了熟悉道路而來這邊散步,結果卻因為老毛病而突然……」 
 
      「哦,老毛病嗎?」 
 
      沒有那個可能吧! 
 
      如果艾迪在場的話,一定會激烈地如此吐槽。 
 
      但是明卻把他的話當了真,很老實地點點頭? 
 
      弁天菊丸也不知道看什麼不順眼,衝著喬瑟夫汪汪地叫個不停。 
 
      「我還是在這裡再休息一下吧。」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謝謝,不過我已經沒事了。……回頭見。」 
 
      看他微笑著如此表示,明也只能放棄。他強行拉著沖喬瑟夫齜著牙齒的弁天菊丸,走向了道惠寺那邊。 
 
      喬瑟夫瞥了一眼明和弁天菊丸的背影,輕輕歎了口氣。 
 
      「……真的是聰明到讓人可恨的狗啊。害我什麼也沒法做。」 
 
      明把弁天菊丸送回道惠寺後,就馬上返回了櫻莊。 
 
      他想要在下雨之前,完成庭院和花壇的打掃,以及野貓糞便的掃除。 
 
      「艾迪,我樓下來要進行工作,如果有電話就叫我一聲。」 
 
      明一面打開房門一面大聲說道,結果卻被艾迪突然拉進了房間裡面。 
 
      「笨蛋!我還沒有脫鞋子!」 
 
      「你是不是碰到過什麼人?」 
 
      艾迪對著明的抗議充耳不聞,帶著危險的表情靠近了他。 
 
      「因為我抱過碰過弁天菊丸,所以也許是沾到了狗的味道吧……那有什麼問題嗎?」 
 
      「我不是說那條死狗!」 
 
      「你為什麼要那麼生氣啊?」 
 
      明一面脫下鞋子,一面帶著詫異的表悄進行詢問。 
 
      「不要主動去碰我以外的人!」 
 
      「你又不是人類吧?」 
 
      「不是那個問題!」 
 
      艾迪別過腦袋歎了口氣。 
 
      「……也許是因為我碰到了身體不舒服的外國人,碰了他的肩膀吧。 
 
      就是昨天晚上在地鐵遇到的那個外國人。是不是很湊巧?那個人一頭金髮,長相也也很高雅,看起來就好像是哪家的大少爺?」 
 
      原本別過臉孔的艾迪,瞪圓了眼睛轉向明。 
 
      「怎、怎麼了?你為什麼這麼吃驚?」 
 
      「那個外國人……在什麼地方?」 
 
      「就是商店街後面的停車場上。因為棄天菊丸衝他大叫我才注意到。 
 
      喬瑟夫……他是說自己叫喬瑟夫·吉魯蒂亞吧?對方明明說了名字,我卻忘記和他說自己的名字了。」 
 
      「你不說才對!可惡!」 
 
      艾迪大聲怒吼著,用盡全身的力量抱住了明。 
 
      「你沒有被他做什麼吧?喂!耶條死狗派上用場了嗎?」 
 
      「你先進行一下我也能明白的說明好不好?」 
 
      明用拳頭敲打著艾迪的脊背。 
 
      「……吸血鬼。」 
 
      「啊?」 
 
      「喬瑟夫是吸血鬼。」 
 
      「你要我說幾次才明白?要說夢話等睡著後再說!」 
 
      明強行拉開艾迪,皺著眉頭用一隻手拍打著他的面頰。 
 
      「我才沒有睡著!」 
 
      「吸血鬼怎麼可能大白天就在外面晃來晃去?啊?」 
 
      「停車場那邊不會直接被陽光照到吧?而且……」 
 
      艾迪瞥了一眼窗外,繼續說道「現在又是陰天」。 
 
      「只要不出太陽的話,吸血鬼也可以在白天在外面行走,雖然行動會變得遲緩,而且身體會不太舒服。喬瑟夫多半是懸掛在停車場的柱子上,不知道因為什麼而掉了下來。一定是這樣沒錯。」 
 
 
      怎麼可能有那種蠢事!? 
 
      明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陣艾迪後,輕輕搖搖腦袋,走向了洗手台。 
 
      「喂,明!」 
 
      他沒有回答艾迪的呼叫而洗完手後,從冰箱中拿出了一個草莓。 
 
      「草莓!」 
 
      儘管是在對話的中途,艾迪還是高興地提高了聲音。 
 
      「因為覺得老是讓你吃葡萄柚和橘子比較可憐,所以我從道惠寺那裡分來一些草莓。他們那裡的信徒中好像有開水果店的。」 
 
      雖然艾迪的主食是血液,但是吸收利用率很好的他只要十天攝取一次就可以了。不過相對的,他無比熱愛作為副食的西瓜。 
 
      但是這個世界很無情。如果是夏天的話,西瓜的價格當然不值一提,可是隨著旺季的過去,它的價格也會不斷上漲。因為不想由於西瓜而影響家計,所以明把艾迪的副食從西瓜換成了葡萄柚。 
 
 
      因為明不想再聽到更加愚蠢的台詞,所以他把草莓塞進了艾迪的嘴巴。 
 
      「好吃嗎?」 
 
      艾迪一面蠕動著嘴巴,一面用力地上下點頭。 
 
      「很好。……那我先去完成作為管理人的工……」 
 
      明沒能說完。 
 
      因為艾迪緊緊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肯放開。 
 
      「幹什麼?」 
 
      「你沒有把我的話當真。」 
 
      「日本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吸血鬼。」 
 
      「可是實際上就是有,所以沒辦法啊。」 
 
      「假如,萬一,就算是真的除你以外還有其他吸血鬼,那又和我有什麼關係?有關係的也該是你吧?」 
 
      「你完全不明白自己有多麼危險。」 
 
      艾迪帶著生氣的表情如此說了後,一下子恢復成了蝙蝠的形態。然後抓住明的手臂,開始訴說危機。 
 
      「你超級好吃,而且又長著合我口味的漂亮臉孔!有抱緊的價值!在做愛的時候又淫亂到可愛的程度!」 
 
      「喂,你給我撤回最後那句話!」 
 
      明掐著蝙蝠的脖子將它拎到自己眼前,皺起了眉頭。 
 
      「淫亂就是淫亂!今後我會讓你變得更加合我口味的!」 
 
      蝙蝠抖動著小而可愛的腳,堅持表示自己的主張不可動搖。 
 
      「你想我捏死你嗎?」 
 
      「你要殺死心愛的丈夫嗎?你這個魔鬼老婆,如果我死了的話,你年紀輕輕就變成寡婦咯!」 
 
      「既然如此,就不要說那種會讓我變成寡婦的台詞!」 
 
      「……那傢伙明明真的是吸血鬼,你為什麼不肯相信我的話,你這個笨蛋!」 
 
      蝙蝠在亮晶晶的眼睛中浮現出淚水後,沮喪地耷拉下了腦袋。 
 
      好可愛。垂頭喪氣的蝙蝠真的是超級可愛,那份過度的可愛,讓明不由得失去了生氣的意思。 
 
      「那個叫作喬瑟夫的男人,和你是什麼樣的關係?還有一點,他和我有什麼關係?」 
 
      明正坐下來,將蝙蝠輕輕放在自己的一隻手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