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66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伯爵大人喜歡秘密的果實》(伯爵大人系列之三)

 
      明和查理面面相覷,不知道艾迪究竟發現了什麼。 
 
      艾迪粗暴地打開大門,瞇細了眼睛盯著來人。 
 
      「喂!艾迪,誰來了?我們邀請的兩個人嗎?不要不經確認就給人開門啊!」 
 
      「他的樣子……好像怪怪的。」 
 
      聽到明的囑咐,正往水壺裡灌熱水的雄一說道。 
 
      「才不是什麼客人,這傢伙是瑪麗羅斯·古拉菲德。」 
 
      「啊,我是瑪麗羅斯·古拉菲德·蒙瑪斯了哦。」 
 
      來人瑪麗羅斯聽完艾迪的介紹後露出了一個微笑。這位站在門口的女性頭上戴著一頂寬沿帽子,眼睛遮在
黑色的墨鏡後,脖子上繫著圍巾,身上穿著一身套裝,手上套著一副手套,簡直就是一身對抗春天紫外線的萬全
裝備。 
 
 
      她在艾迪誇張的護衛下走進了起居室裡,舉手投足間都體現了公主般的優雅與美麗。 
 
      明無法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我不會正座,可以放鬆點坐著嗎?」 
 
      「啊……可以,請坐,不用拘束的。」 
 
      這個人,就是之前聽說過的那個艾迪前未婚妻嗎?不過她為什麼要在現在出現?想把艾迪帶回英國嗎?這可
就有點困擾了…… 
 
      明回答問題的聲音有些僵硬。 
 
      艾迪注意到後心說道,「這個笨蛋,又在為那些多餘的事擔心吧。」不過外表上只有微微皺了下眉頭而已。 
 
      「失禮了。」 
 
      瑪麗羅斯把帽子和墨鏡摘下來,一頭栗色亮麗的卷髮垂在了肩頭。她用明亮的綠色眼瞳注視著明。 
 
      「你是艾迪的朋友……那也就是……」 
 
      「不是朋友,是前未婚妻,我也是吸血鬼。」 
 
      正在倒的雄一聽她這麼一說,嚇得立刻竄到查理背後躲了起來。查理看到心愛的雄一能依賴自己,高興得
一塌糊塗,鼻子也隨之色色地伸長了。 
 
      「你、你這麼輕易就……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能行嗎?」 
 
      明臉頰抽搐地問了這麼一句,不知該說他單純還是說他無謀好。 
 
      「沒關係,既然你們都和愛德華這麼熟悉,想必已經知道他的原形了。就算有個什麼萬一,那把你們變成
餌統統操縱起來也就搞定了。」 
 
      瑪麗羅斯依舊盯著明,露出她發達的犬齒微笑了一下。 
 
      「什麼餌啊……唔!」 
 
      艾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把就摀住了要發牢騷的明的嘴巴。 
 
      「雖然我們也不太熟悉,不過我們確實知道這個東西是吸血鬼。」 
 
      查理懷恨在心似地看著艾迪說道。 
 
      「不准說人家是『這個東西』,聽到沒有!要是你被咬了怎麼辦?如果真的出什麼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再
跟你說話了!」 
 
      「NO!雄一,這可絕對NOOOOOO啊!」 
 
      查理忍不住大聲慘叫出來,不料明和雄一卻同時叫了聲:「囉嗦!」一人給了他一拳。 
 
      「我怎麼會做得出突然就去咬人這麼沒教養的事情來呢。這幾位是櫻莊的主人比之阪明,卡辛格酒店集團
的公子查爾斯·卡辛格,以及他的左右手宮澤雄一吧?」 
 
      「吸血鬼怎麼會對我們這麼熟悉……」 
 
      根本不能相信日本居然還有不少吸血鬼這個事實的雄一,膽戰心驚地躲在查理身後問道。 
 
      「這個世界上的所有動物們都是吸血鬼的下僕,不管想知道什麼只要問他們就好,各位知道嗎?」 
 
      不知道,我們都是第一次聽說。 
 
      查理和雄一對視了一眼,在心裡暗自嘀咕道。 
 
      「那你來這裡到底是為了要幹嘛?」 
 
      艾迪歪著脖子問道。 
 
      「愛德華,你怎麼會說出如此粗俗的語言呢?」 
 
      問題居然被人家反問回來,艾迪忍不住怒火中燒。 
 
      「少囉嗦!在這個國家這就是標準語!」 
 
      你在說謊! 
 
      明、雄一和查理三個人一起在心中激烈地吐槽道。但是因為他們不想打斷兩人的對話,只好努力地忍耐住。 
 
      「我帶來了阿姨轉交給你的信哦。因為我到日本來有公務,所以順路給你帶來的。」 
 
      她面帶著微笑,從小挎包中取出一封信件,親手交給了艾迪。 
 
      艾迪表情微妙地打開了被蠟封住的信封,從裡面取出了信紙。 
 
      在他看著信的同時,其它幾人自顧自地喝著茶水,無言地吃起三明治來。 
 
      看完信,艾迪低聲歎了口氣,把信紙粗魯地推給了明。明一看到是英語就把腦袋搖得好像波浪鼓,順手又轉給了旁邊的雄一。 
 
      「我說啊,瑪麗羅斯。」 
 
      「要回國的話就要趁早哦。護照的話,我馬上就能給你準備出來了。」 
 
      「我不是說這個。」 
 
      「你可是克萊文伯爵吧?你可是有著給我們這些同族做表率的使命的喲?要是你住在這種又小又破爛,簡直好像倉庫的房間裡的事情傳開去,會被故鄉的同族們笑話死的!」 
 
 
      抱歉,我這裡就是又小又破爛,好像倉庫啦! 
 
      聽到祖父留下來的最重要的櫻莊竟然被人這樣侮辱,明生氣地板起了臉來。 
 
      「啊……我怎麼好像覺得,這封信寫的是『笨蛋兒子,快點給我回來!』之類的內容……」 
 
      看過書信之後,雄一表情複雜地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不是你好像覺得,雄一,信上就是那麼寫的。」 
 
      雄一和查理的對話讓艾迪的臉都跟著抽搐了起來。 
 
      「是啊。阿姨已經為愛德華挑選了很多新娘候補,在家裡等他回去。你看我不是也已經結婚了嗎?所以當然需要新的新娘啦,而且她們全部都是足夠能配得上你的『美麗花朵』哦。」 
 
 
      瑪麗羅斯的話讓明整個僵硬了,查理和雄一也都吃驚得瞪大了眼睛。 
 
      「等等,瑪麗羅斯。我才不要結婚。」 
 
      「咦?」 
 
      「因為,我已經找到了一個非常完美非常特別的甜心啦!」 
 
      艾迪盛氣凌人地宣佈過之後,立刻把僵硬的明緊緊抱進懷中。 
 
      「哎呀,他的體格的確是非常特別……才不是啦!你們都是男人,要怎麼繁衍後代啊!」 
 
      瑪麗羅斯一針見血地反駁艾迪,不過艾迪反倒用更加不可一世的口氣回答道: 
 
      「只要我不死不就行了,如此一來,只要地球不陷入什麼危機,我愛德華·克萊文將永遠率領我們的同族。」 
 
      「這個是自然的。不過,愛德華,他可是人類哦?是食物哦?啊!難道你馬上就要把他變成同族了嗎?那我必須要向你道歉了,比之阪明。對不起,我不該叫你食物的。」 
 
 
      瑪麗羅斯一臉歉意地對明輕輕鞠了一躬。 
 
      「那他們都被劃分到生物學上的『雄性』生物一類就不算問題了嗎?」 
 
      「我也很想對這一點進行吐槽的說……」 
 
      聽到雄一的指責,查理也點頭附和道。 
 
      「我可全都聽見了哦?原魔物獵人……沒錯,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此。因為我在戀愛問題上也是個很激進的人,所以我從思想上來說是不能否認愛德華的做法的,但這個問題可不是一般的小問題對吧?我們大家都希望吸血鬼一族能夠繁榮,可是繁榮就首先必須繁衍後代。就算我們是吸血鬼,也不可能進化到同性之間繁殖出後代來啊……」 
 
 
      「哎呀,你還是不明白啊。是明的話,或許就能生下孩子呢。因為他是我閃亮亮的愛的甜心啊!」 
 
      「我才不會生孩子!而且,我根本就生不出來!」 
 
      再加上一句少說這麼恐怖的話之後,明使出全身氣力給了艾迪一拳。 
 
      被打的艾迪立刻變身成了蝙蝠。 
 
      「不要毆打這麼可憐又愛的小動物!」 
 
      他抓著明的衣服停在他肩頭,一邊揉著腦袋一邊怒吼道。 
 
      「你要真想裝可愛,就給我乖乖蹲在上頭,不准多嘴一句!」 
 
      「怎麼可能!」 
 
      「你這傢伙……我捏死你好了。」 
 
      「能被心愛的你殺死正合我意!」 
 
      被明攥在手裡的蝙蝠睜著一雙充滿淚水的大眼睛,用自己的兩隻小爪子緊緊抓住了明的拇指,堅定不已地宣誓道。 
 
      「哎呀,好熱情。儘管只有幾分鐘而已,不過我瑪麗羅斯·古拉菲德·蒙瑪斯已經把愛德華和比之阪明之間的愛情看得一清二楚了。」 
 
      這到底哪裡是愛啊?不對,也許沒魴一狠心把他捏死這一點也算是愛了吧。 
 
      看著雙手握緊臉頰飛紅的瑪麗羅斯,查、查理和雄一三個又在心底尖銳地吐槽道。 
 
      「愛德華,恭喜你遇到了這麼出色的伴侶。我從心底裡祝福你們。」 
 
      「嗯!雖然我這個甜心有些時候會花心,但他絕對是我最重要的甜心的說!」 
 
      「那你們到底是怎麼相遇的呢?聽完之後就一起來聽我壯大的羅曼史吧!」 
 
      看著瑪麗羅斯好像少女一樣,連眼睛都閃閃發亮起來,蝙蝠彭的一聲變成了人形,深深點了點頭。 
 
 
 
      聽完艾迪和明的羅曼史後,瑪麗羅斯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來。 
 
      那艘駛向日本的船遇難之後,在棺材裡沉睡的瑪麗羅斯順水漂流,來到了澳門。 
 
      她跟艾迪一樣被人賣到了古董商人手中,但是瑪麗羅斯非常幸運地被英國實業家蒙瑪斯家族買回家去,再過了幾年後,等她醒來就變成了:「哎呀真是吃驚,居然又回到祖國來了呢。」的樣子。 
 
 
      之後,瑪麗羅斯就和蒙瑪斯家的繼承人深深相戀了,在他們灼熱的愛情面前,承人最終選擇了變成吸血鬼,經過了種種波瀾之後,這對戀人終於得以結合了。 
 
      他們共同經歷了怒濤般的二十世紀,來到了如今的二十一世紀。 
 
      「你知道蒙瑪斯家族嗎?」 
 
      「你說的蒙瑪斯應該是十八世紀中期憑借藥酒生意致富的那個家族吧。蒙瑪斯果子露和蒙瑪斯淡啤酒都是暢銷好幾世紀的商品呢。」 
 
      聽到雄一的解釋,瑪麗羅斯帶著一臉自豪的表情點著頭微笑起來。 
 
      「是那個蒙瑪斯家嗎!我很喜歡蒙瑪斯淡啤酒說,可惜它還沒有出口日本。我就是怎麼也喝不慣日本的啤酒啊……」 
 
      查理也啪地拍了一下巴掌,開始懷念起故鄉來。 
 
      「不好意思,對這些我是完全不知道……」 
 
      「比之阪明,有機會去英國看看如何?那裡也住著很多人類哦。」 
 
      「說的也是啊,還可以順便把我的甜心介紹給媽媽認識,這是個好機會呢。」 
 
      「雖然我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預感,不過我當然也很期待了。讓我們為又一個新的羅曼史乾杯吧。」 
 
      瑪麗羅斯把手裡的茶杯高高舉起,面帶微笑地看著艾迪他們,硬要他們也跟著一起來。 
 
      大家只好用溫熱的茶水乾了杯。 
 
      等一氣喝乾了茶水後,雄一麻利地為大家倒好了第二杯茶。 
 
      「那麼我的事情就完成了,該回去工作了,車子還在外面等著呢。」 
 
      瑪麗羅斯把頭髮全部收進帽子下面,戴上了墨鏡。 
 
      「瑪麗羅斯,我有件事要問你。」 
 
      「啊,什麼事?」 
 
      「今天外面不是大晴天嗎?」 
 
      「是啊,天氣很好呢。」 
 
      「那你怎麼能在大白天到處走?」 
 
      這是個很明顯的問題,因為吸血鬼在日光下會化成灰燼。 
 
      但是瑪麗羅斯卻充滿自信地微笑著回答: 
 
      「你不知道如今的化妝品和衣服都進步了嗎?愛德華。偉大的紫外線技術啊!現代的奇跡!……雖然不能完全解除痛苦,但是可以收到和在陰天外出一樣的效果哦。」 
 
      「我還是不太能理解……」 
 
      「不用介意,你們的相遇很美妙哦,比之阪明。」 
 
      她最後又附加了一句「我就住在卡辛格酒店,有空跟我聯絡」之後,便爽快地離開了房間。 
 
      明把為了遮光而拉起的窗簾稍微打開了一點,透過窗戶目送撐著太陽傘的瑪麗羅斯走上黑色的車子。 
 
      「真的……可以在陽光下面行走哦。」 
 
      明一開始簡直都看呆掉了,可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離開了窗戶。 
 
      「艾迪。」 
 
      他盯著艾迪仔細打量了一陣子,接著臉頰一鬆「噗」一聲笑了出來。 
 
      「你……剛才在想像我穿女裝的樣子吧?」 
 
      「你怎麼知道的?」 
 
      「我們可是達令甜心的關心,不是有句話叫心有靈犀嘛,你想什麼我當然知道。」 
 
      「那你就多為我著想一下,不要再在西瓜早就下市的時候對我撒嬌說要西瓜吃了。」 
 
      明捏住艾迪的鼻子,又說了句:「今晚就吃葡萄柚吧。」 
 
      艾迪皺著眉頭推開了明的手。 
 
      「剛才聽瑪麗羅斯說起故鄉來,害我想吃血莓了呢。」 
 
      「藍莓的話,一小袋就要四百元呢。」 
 
      「不是藍莓,是血莓,那是克萊文家的領地裡生長的一種水果。」 
 
      看艾迪一副自豪的樣子,查理和雄一不由得歪了一下腦袋。 
 
      「你吃過血莓嗎?查理。」 
 
      「沒有,黑莓我倒是在吃水果塔和派的時候嘗到過……」 
 
      「就是啊……會不會很少在市面上出否的高價稀有莓子啊?」 
 
      雄一抱著手臂不解地提出了這個疑問,不過查理馬上就反駁了他: 
 
      「真的是稀有莓了嗎?那我覺得我們都沒吃過這一點就更奇怪了。」 
 
      查理畢竟是出身名門卡辛格集團的大少爺,雄一又是他的得力助手。處於他們這種地位,不管是這世上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只要想吃絕對是吃得到的。 
 
      「你們不會想吃的,因為血莓不合人類的口味。」 
 
      「那麼難吃嗎……?說起來,我聽人說過英國料理很難吃。」 
 
      明認真地回答道,不料卻引來了查理的極力反駁: 
 
      「NO!明!老實說,過去的確曾經有過『英國好吃的東西只有紅茶和烤餅』這種說法。不過現在時代不同了,現代英國萬歲!」 
 
      「我也這麼認為。比之阪先生,有機會去英吳的話請一定要嘗嘗現代的英國食物。」 
 
      「去倫敦吃個遍也好啊。」 
 
      「要喝下午茶的話,請務必要去中部卡辛格酒店,或者連鎖店玫瑰園。不是我自吹,我真的認為那是倫敦最棒的。」 
 
      「雖然現在天氣還有點冷,不過去郊區走走是很舒服的。不管走到哪裡都能看到一望無垠的綠色牧草草地,還有吃著草的羊和牛和豬……」 
 
      「等一下。」 
 
      看他們倆一唱一和的,明神情怪異地打開了他們的話。 
 
      「兩位,這不是以我去英國為前提的談話嗎?……還有,英國連豬也是放牧的嗎?」 
 
      明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藍天綠地的圖畫,草地上還有成群結隊地在啃青草的紛紅色小豬,他低聲嘀咕,「還真有點可愛呢。」 
 
      「去英國吧,明。你可以去怪物的巢穴探險,雖然相當危險,不過只要你拿著我特製的幸運道具就絕對沒問題了!」 
 
      「要是拿著那種東西,就會變成『怪物先生,歡迎你來找我哦』的狀態,我才不要。」 
 
      「NO!明,NO!」 
 
      「我對去艾迪的故鄉……」 
 
      感受到艾迪銳利的視線之曲,明沒把後半句話繼續說下去。 
 
      「一起去吧!到英國後我會把我的甜心介紹給我的同族們!順便也可以把這當作新婚旅行!我真聰明啊!」 
 
      艾迪用整個身體激動地表現著「榮歸故里」的興奮,用力地握緊了明的雙手。 
 
      「我連英語都不識幾句,怎麼去英國啊!」 
 
      「哎呀,那瑪麗羅斯剛才說過的是『什麼話』?啊?你說說看。」 
 
      到現在才發現顯然太遲鈍了,不過除艾迪以外的幾個人還是不由得一起「啊!」了一聲。 
 
      因為瑪麗羅斯的談話進行得實在太自然了,以至於都沒人注意到「她是在說日語啊」這個事實。 
 
      「果然笨蛋是物以類聚的……」 
 
      艾迪聳聳肩,一副蔑視眾人的樣子哼了一聲。 
 
      「我們要是真的注意到了,估計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不過,要是去觀光的話……如果大白天把艾迪帶出去,那艾迪就要在陽光化為灰燼了……」 
 
      「那你帶聖涼去不就好了。如果是那傢伙的話,就算不懂英語保證也能厚著臉皮在街上瞎轉悠。」 
 
      啪! 
 
      艾迪受到明的當頭一記手刀,忍不住地呻吟起來。 
 
      「平時受到聖涼那麼多關照,不許你這麼說!而且早紀子小姐現在還懷著身孕,這世上哪有放著自己懷孕的妻子不管,自己跑出去旅行的薄情男人啊?喂!」 
 
      「那傢伙又不是人,所以沒關係啊。」 
 
      「聖涼哪裡不是人了!」 
 
      「他不是想把我加入他的收藏品裡嗎!他可是居然要對又可愛又招人憐惜的我老人家下手耶!」 
 
      「少──囉──嗦──!」 
 
      明和艾迪開始了完全偏離論點的爭論。 
 
      「要是他們兩個去英國就是這種感覺的話,那聖涼先生可要辛苦了。」 
 
      「不對哦,雄一,應該說如果不是聖涼那個人的話,就不可能率領明和怪物一起行動了哦。」 
 
      查理和雄一一邊討論著事情究竟會如何發展,一邊繼續享用起了他們的下午茶。 
 
 
 
      當夜,艾迪強行拉著不情不願的明,跟他一起走訪了道惠寺。 
 
      「嗯?讓我跟你們一起去英國嗎?雖然我的確去過很多次,可以給你們做嚮導,不過……」 
 
      「我不是說過不行的嗎!聖涼要留在早紀子小姐身邊的啊!」 
 
      圍著桌子一起吃著晚飯,明忍不住皺起臉來。 
 
      「英國啊,我年輕的時候也去過很多次歐洲呢。」 
 
      聖涼的父親高涼閉上眼睛懷舊起來。 
 
      「新婚旅行的時候去了意大利、法國和英國。」 
 
      「是啊,真開心啊,我們兩個人逅一起做模仿《羅馬假日》裡的場景的遊戲呢……」 
 
      這對老夫老妻一起沈浸在了過去美好的回憶之中。 
 
      那到底是怎樣的「模仿遊戲」啊? 
 
      看著這對夫妻現在的模樣,明實在無從想像當時的情景,只好曖昧地笑笑,低下頭去喝了口味噌湯。 
 
      「到底怎麼著?要去還是不去?快點說清楚。」 
 
      艾迪一邊把聖涼的母親聖子準備的特大草莓塞了滿滿一嘴,很沒禮貌地催促著。」 
 
      「怎麼辦呢。我雖然也非常想去……可是放著早紀子不管……這實在有點……」 
 
      「哎呀,親愛的,這可是艾迪和比之阪先生的請求啊?我沒事的,你放心去吧,記得給我買好多土產回來哦。」 
 
      早紀子爽快地答應了丈夫,接著又把吃空了的碗裡添得好像小山一樣。 
 
      「嗯……你們要去英國,難道說,是要回艾迪的老家嗎?」 
 
      「那當然了吧?」 
 
      「那裡會有很多很多的吸血鬼吧……」 
 
      聖涼似乎在考慮什麼危險的事情似的,端正的臉龐上露出一絲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也就是說,道惠寺的寶物殿裡終於可以收集到吸血鬼了啊。實在值得慶賀。聖涼,至少也要抓五隻回來哦。那我就可以跟同事們炫耀去了。」 
 
      「五隻嗎……雖然很困難,不過我會想辦法的……」 
 
      聖涼話還沒說完,就聽艾迪怒吼了一聲:「別開玩笑了!」 
 
      「就是開玩笑,玩笑啦。」 
 
      「你的台詞聽起來一點不像是玩笑!」 
 
      面對艾迪拉得老長的臉,高涼很惋惜地開口道: 
 
      「這樣的話,真不該把去年冬天抓到的吸血鬼連人帶棺材一起遣返回英國啊。我們養在家裡該多好呢。」 
 
      「可是那個吸血鬼養不慣,也沒辦法的。」 
 
      「就是說啊,孩子他爸。艾迪變成蝙蝠的話比那個可愛幾百倍呢,而且色澤也很棒。」 
 
      妻子的話讓高涼屈服了,他不再開口。 
 
      「……嗯,那你什麼時候去?」 
 
      聖涼吃完生魚片,歪著腦袋問艾迪。 
 
      「當然是越快越好。」 
 
      艾迪一臉得意地回答道,就在這時聖子突然「啊」了一聲。 
 
      「你們怎麼把艾迪帶出去啊?從這裡到成田機場要花兩個小時呢。」 
 
      他們都把這件事給忘了。 
 
      大家一起轉過頭去,神情複雜地看著還在繼續享受著美味草莓的艾迪。 
 
      「把他裝進箱子裡……?」 
 
      「明,行李檢查的時候會被攔下的。」 
 
      「那就說他是個玩偶……」 
 
      「不過連骨頭會照出來的吧?」 
 
      明腦海裡顯現出一幅蝙蝠的X光片來,他低聲咕噥道,「或許會有點可愛呢。」 
 
      「那就給他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和手套,臉上再戴一個面具,這樣就可以完全遮住陽光了吧?」 
 
      聖子興致勃勃地提出了這麼個意見,不過如果艾迪真的這麼打扮,估計在搭飛機之前就要上警車了吧?也只能馬上否決掉了。 
 
      「那還是得化妝來防紫外線嗎……」 
 
      「咦?化妝?那我可不要跟他走在一起。」 
 
      聖涼說著便皺起眉頭,艾迪也馬上吼回去:「我也絕對絕對不要啊!」 
 
      那之後過了一個星期。 
 
      結悲我還是連一句「OK,我去!」這樣的話都沒有表示出來,就已經來到這裡了啊…… 
 
      明把兌換來的兩張五十磅紙幣握在手裡,無奈地歎了口氣。 
 
      身上是皮夾克和牛仔褲,肩上斜挎著一個單肩背包,身邊還放著一個行子箱。行頭倒是完全的外出旅行的架勢,但明的心情卻一點也不興奮。 
 
      「咦?明你沒換十磅的紙幣嗎?借我一下,我拿去兌換好了。」 
 
      身穿短式上衣和馬褲的聖涼從明手裡拿過紙幣,再次走向了銀行的窗口。 
 
      「啊……要是艾迪被安全檢查扣下了該怎麼辦啊?」 
 
      明肩膀上的單肩背包裡除了護照、錢包、飛機機票和隨身物品外,還有一隻「活生生的蝙蝠」在。 
 
      「我可以變回人的樣子,沒關係的。」 
 
      蝙蝠從稍微拉開了一點的拉鎖縫隙探出腦袋來,自信滿滿地回答明的問題。 
 
      「不要露出頭來啦!」 
 
      明用食指把蝙蝠的頭壓下去,讓他回到包包裡。 
 
      這時聖涼正巧也回來了。 
 
      「給你,我換了十磅的紙幣。距離登機還有一段時間,要做什麼呢?找個地方喝茶好嗎?」 
 
      「比起那個,我現在想做的就是趕緊通過出境審查。」 
 
      「那你去洗手間讓艾迪恢復人形吧。我在這裡等你們。」 
 
      明把紙幣塞進錢包裡,一臉不踏實地點點頭。 
 
 
 
      走進洗手間的單間後,明一手伸進單肩背包裡揪出蝙蝠,把他放在合上蓋子的馬桶上面。 
 
      「居然把如此可愛的我老人家放在馬桶蓋子上,真是個失禮的甜心啊!」 
 
      蝙蝠馬上恢復了人形,他坐在馬桶蓋上抱著手臂抬眼盯著明。 
 
      夾克搭配西褲,腳下穿著一雙靴子,這身再普通不過的春裝穿在艾迪身上,看起來就顯得相當高價了。 
 
      「喂,襯衣下襬從夾克裡露出來了哦。」 
 
      明把衣襟重新塞回夾克裡之後,輕柔地撫摸著艾迪的腦袋。 
 
      「走吧,聖涼還在等我們。」 
 
      「親一下吧?親嘛。」 
 
      「這地方是用來方便的,不是用來接吻的。」 
 
      「讓我來消除你的緊張感吧。」 
 
      「就是因為你的存在我才會這麼緊張的,你給我注意點。」 
 
      「那就來一個歉意的親吻吧。」 
 
      艾迪站起來,在明的臉頰輕輕吻了一下。 
 
      這就好像他在蝙蝠狀態時的親吻一樣,明擺出一個苦笑來。 
 
      「是不是輕鬆一點了?」 
 
      「或許吧。」 
 
      明迅速在艾迪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後,抬腳就要往外走。 
 
      「……真是的,做我的甜心還這麼不坦率。」 
 
      艾迪用手指摩娑著嘴唇,壞笑著抓住了明的手臂。 
 
      「艾迪……!」 
 
      「這麼大聲被人聽到就糟糕了哦。」 
 
      「聖涼還在等著我們啊!」 
 
      「到達目的地找到賓館休息之前我們什麼都不能做,我不喜歡。我不想一直忍耐那麼久。」 
 
      艾迪用已經變成深紅色的眼瞳注視著明,讓他在自己膝頭上坐下來。 
 
      所有的吸血鬼都可以讓自己的眼睛變成深紅色,那可以促使對方發情。 
 
      「不准……犯規啦……!」 
 
      明臉頰紅紅地伸出雙手包住艾迪的臉頰。 
 
      「你應該知道,到了那邊會有多少人打攪我們吧?」 
 
      「就是說會有很多人打擾我們嗎?」 
 
      「嗯……如果他還沒變成灰燼的話,就會有一個很囉嗦煩人的老頭子呢。」 
 
      明主動把自己的嘴唇貼在了艾迪正在低聲嘟嚷的唇上。 
 
      「哎呀,你這個淫亂的傢伙,都已經進入狀態了不是麼?」 
 
      「還不……都是因為你……突然……改變眼睛的顏色……!」 
 
      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在接吻的空隙間低聲交談著。 
 
      「衣服不會弄髒吧?」 
 
      艾迪低聲詢問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外面有人的氣息。 
 
      儘管明的身體一下子變僵硬了,但是艾迪絲毫不介意,他動手解開明腰間的皮帶和褲子的扣子,拉下了褲子的拉鏈。 
 
      走進洗手間的好像是要去旅行的乘客,他們一邊方便一邊隨便地談起旅行的事情來。 
 
      站起來。 
 
      艾迪沒有出聲,只是用口形示意明行動,明自己也覺得意外地老實聽從了他的吩咐。 
 
      門外依舊能聽到過來方便的乘客們在談論攝像機的電池,以及數碼相機的存儲卡之類的問題。 
 
      艾迪把明的短褲和褲子一併拽到大腿下,翻轉過他的身體背對著自己。艾迪一邊動手愛撫明已經半興奮的分身,一邊用舌頭輕柔地舔舐那個即將接受自己的地方。 
 
      儘管身體已經非常敏感,但是如果放在平常明至少還能多忍耐一會兒。 
 
      可是現狀是他們待在公共洗手間的一個單間裡,而且門外還有其它乘客的存在,這種狀況居然讓明感覺到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 
 
      很快就察覺到這一點的艾迪更加執扭地給予他的下體更多的愛撫。對艾迪來說,就算這種行為暴露出去,對付的也只不過是不相識的陌生人而已,而且又不會再見面,所以他當然很樂意看到明為了不讓人發現在拚命忍住不發聲的樣子啦。 
 
 
      明露出一副馬上就要哭出來的表情,他用雙手摀住嘴巴防止自己發出聲音,身體則隨著艾迪手指和舌頭的動作微微顫抖著。 
 
      艾迪讓他在分身上坐下來。 
 
      「……啊!」 
 
      明咬住自己的手指,好不容易才拚命忍住了快要洩出的呻吟,接著他就開始捶打艾迪支撐在自己腰部的手背。 
 
      「外面會聽到哦。」 
 
      艾迪才嘀咕了這麼一句,明就乖巧地不再鬧事了。 
 
      哇!真的好可愛啊!他為了不發出聲音拚命忍耐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不過他這麼淫亂也讓我忍得好辛苦!都心知肚明的還這麼委屈我,你坦率地表現淫亂一點不是更棒嗎! 
 
 
      艾迪忍不住在心裡欣喜若狂地揮舞著拳頭,不過表面上他卻在明的脖子上親了一口,還囑咐說: 
 
      「絕對不能叫出來啊。」 
 
      明笨拙地點點頭,艾迪看到後馬上把明的一條腿從褲子裡解放出來。 
 
      這樣他就不能隨心所欲的行動了。 
 
      艾迪抱著明的大腿,讓他的上半身依偎在自己胸膛。 
 
      儘管外面已經聽不到說話聲,不過明現在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注意那些事。 
 
      心情愉悅地嘿嘿笑了兩聲後,艾迪立刻展開了行動。 
 
      雖然明非常努力想要壓抑住聲音,可是身體連接部分不斷傳來的激烈刺激已經把他逼到了極限。 
 
      「光靠後面就想去了嗎?」 
 
      「不……要……都叫出……聲來了……!」 
 
      「讓我聽聽你羞恥的聲音吧。」 
 
      艾迪慢慢站起來,把明壓在牆壁上。 
 
      兩手不得不支撐在牆壁上的明,因為嘴巴沒有了遮擋物而洩出低沉的喘息來。 
 
      「艾迪……不行了……我……!」 
 
      「是不是在這種地方跟平常完全不同啊?很有快感吧?」 
 
      「嗯……!」 
 
      「你這色色的聲音,說不定會被外面的人聽到呢。」 
 
      艾迪有意說出的話讓明的身體更加羞恥,同時也愈加興奮了。 
 
      「再多叫一點啊,多叫給我聽聽。」 
 
      「會……會被別人……聽到……快點啊……!」 
 
      明一邊搖頭一邊配合艾迪活動腰身。 
 
      「真是個可愛的甜心啊。」 
 
      好想馬上咬上他的脖子。 
 
      艾迪因為自己的想法猛然回過神來,他咋了下舌,繼續激烈地運動起來。 
 
      總算平安無事地通過了出境審查後,三個人來到登機口旁邊一家曬不到太陽的咖啡廳裡休息。 
 
      「你們現在應該是度蜜月吧?雖然我心裡也清楚,基本上某些事情我也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聖涼一邊歎氣一邊看了看明和? 
 
      「還不如中途用手機給你們打電話呢,那我也不至於在那裡乾等了二十多分鐘,早就提前找個茶館喝茶了。」 
 
      「真不好意思,下次就按你說的來吧。」 
 
      艾迪擺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回答道。 
 
      下次,什麼下次啊! 
 
      明通紅著一張臉嘴巴一張一合地動了幾下,很不好意思地看了聖涼一眼。 
 
      聖涼對明露出一個苦笑後,馬上轉移了話題。 
 
      「宮澤帶我們準備了不錯的機票呢。」 
 
      「咦……?啊,是啊。而且還是作為禮物送給我的,他還說『平時查理總是給你添麻煩,給你買機票是理所當然的』。我正買煩惱著該買什麼土產給他呢。」 
 
      「這是我老人家第一次搭飛機,很期待哦。」 
 
      「櫻莊的其它人呢?你們跟他們解釋清楚了嗎?」 
 
      聖涼喝了一口咖啡後問道。 
 
      「我拜託河山先生看家了。」 
 
      「那個貓又很喜歡照顧人的,沒關係。」 
 
      說著艾迪也喝了口紅茶,茶一入口他就皺起了臉。 
 
      「好難喝!」 
 
      「就算覺得難喝也不要說出來,笨蛋。」 
 
      明舉起拳頭來想教育艾迪一通,可是因為周圍人的視線他不得不乖乖回到了座位上。 
 
      旁邊路過的旅客們都因為艾迪完美的外貌而臉上飛紅,甚至還偷偷給艾迪拍照。 
 
      「艾迪不管到哪裡都很引人注意啊。」 
 
      聖涼似乎也注意到那些人了,笑嘻嘻地說道。 
 
      「還好啦,畢竟是我老人家嘛。」 
 
      「你可別太得意忘形變成蝙蝠哦?不然就走不了了。」 
 
      明雙手抓著護照和機票,一臉鬱悶地咕噥著。 
 
      「讓甜心困擾的達令,根本沒有生存下去的價值!」 
 
      「那你到現在應該死了幾百次了吧?」 
 
      「嘴巴好毒啊,真是不可愛。」 
 
      「是是是,不要再玩情侶吵架了。看來登機準備已經結束了,我們去排隊吧。」 
 
      聖涼慢慢站起來,分別在兩個人腦袋上輕輕敲了一下後便往登機口那裡去了。 
 
 
 
      頭等艙的後面是酒吧吧檯。豪華的座席以紅色和灰色為基調,為了保證乘客的的私人空間,座位佈置得很是寬鬆。 
 
      這裡坐的一般是商人,一看就很有錢但是職業不明的女性,以及只有時間又多金的老夫婦們,大家似乎都很習慣坐頭等艙的樣子。 
 
      在窗邊的座位坐下後,明感覺自己就像身穿著牛仔褲誤入高級飯店似的不自在,他把身體縮成了小小的一團。 
 
      旁邊的艾迪倒不愧是伯爵大人,一點也不介意地擺出了堂堂正正的樣子。 
 
      聖涼也悠閒地在他們身後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不用擔心,有我在呢。」 
 
      「是、是啊。」 
 
      這要是在地面上,明一定又會不屑一顧地對艾迪說:「不用你說廢話啦!」不過當他看到乘務員幾乎都是外國人後,也只能乖乖地點頭了。 
 
      「你要是平時也能這樣,那多可愛啊。」 
 
      艾迪一邊嘀咕,一邊憐惜地輕撫著明的臉頰。 
 
 
 
      基本滿座的飛機推遲了十五分鐘之後終於起飛了。 
 
      初次搭乘飛機的艾迪在起飛的瞬間的確驚喜萬分,不過他很快就裹著毛毯乖乖躺下了。 
 
      明最初還不解地歪著腦袋,不過他馬上就找到了理由。 
 
      現在飛機正飛行在雲層上方。 
 
      耀眼的陽光從小小的窗戶裡投射了進來。 
 
      明慌忙把窗子的遮板放下,對艾迪耳語道: 
 
      「有沒有哪裡燙傷了啊?」 
 
      「雖然沒燙傷,不過覺得很刺痛。」 
 
      「等陽光再強一些大家都會把遮光板放下來了,稍微忍耐一下哦。」 
 
      「好吧。」 
 
      明把自己的毛毯也給艾迪蓋上,為了讓他安心,輕輕拍著他的肩膀。 
 
      「雖然有點疼,但是明對我的愛我感受得很真切哦。」 
 
      「要說夢話就睡著了再說。」 
 
      明紅著臉說完趕緊打開信息雜誌看了起來。 
 
      「咦……有這麼多電影啊。」 
 
      雖然電影有日語配音版和英語版兩種,不過配音版本太少了。明把事先準備好的耳機戴在頭上,一邊看著屏幕,一邊操作機器。 
 
      啪。 
 
      「嗯?」 
 
      手腕被抓住的明急忙拿下耳機,就在他看到旁邊的那一瞬間,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艾迪正從毛毯裡只露出兩隻眼睛偷偷看著明,眼神裡充滿了無助。 
 
      「沒關係的,要是你變成灰了,我也會很困擾的。」 
 
      「冷酷的甜心啊。」 
 
      「我重要的達令是不會在這種地方變成灰燼的,不是嗎?」 
 
      「我現在就想要馬上吻你,熱情的深吻。」 
 
      明在艾迪腦袋上輕輕敲了一下後,拿起耳機戴在頭上,重新把精神放回了電影上。 
 
      ……雖然看起來像在集中精力看電影,但是他在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直到聖涼拍了拍明的肩膀,他才慌忙睜開眼睛。 
 
      「咦……?聖涼……?」 
 
      「我正想叫餐了,你要不要一起吃啊?……艾迪呢?去洗手間了?」 
 
      「艾迪一直坐在我身邊啊……」 
 
      話說到這裡,明的臉就僵住了。 
 
      聖涼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艾迪的座位上哪裡還有人影,就只剩下了兩個人的毛毯。 
 
      不僅如此,毛毯的中央稍稍地鼓了起來,還在規則地一起一落。 
 
      「這個鼓起來的包,該不會是……」 
 
      「還有什麼該不會,絕對是艾迪了……」 
 
      明一邊低聲念著:「你還真給我來這一套啊,這個笨蛋達令!」一邊用指尖輕輕戳了一下那個鼓包。 
 
      「鼓包」蠕動了幾下之後,從毛毯底下探出睡意朦朧的小臉看著他們兩個。 
 
      小小的兩隻爪子揉著眼睛,再加上「哈呼」地打哈欠的動作,簡直可愛而飛機都要一頭紮向地面的程度。再看看他睡得到處亂翹的黑色皮毛,實在是可愛到讓人的心臟狂跳啊。 
 
 
      但是,明和聖涼現在根本就沒有能欣賞蝙蝠的可愛睡姿的閒功夫。 
 
      「快、快、快給我變回人形!艾迪!現在馬上!」 
 
      「好疼!」 
 
      艾迪,不對,確切的說應該是蝙蝠發出了一聲大大的慘叫。 
 
      聽到這個聲音,金髮碧眼的空中小姐馬上趕到他們身邊,問他們發生什麼事了。 
 
      明急忙用毛毯遮住蝙蝠,聖涼用英語把空中小姐糊弄了過去。 
 
      啊啊,聖涼能跟我們一起來真是太好了。要是只有我的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明看著跟空中小姐談話的聖涼,安心地歎了口氣。 
 
      「明,我要點餐了,你想吃日本料理還是西餐?也有推薦的套餐的哦。」 
 
      「啊,那我吃日本料理吧。另外……還要葡萄酒和水果,拜託了。」 
 
      明點葡萄酒和水果是為了艾迪。 
 
      「瞭解。」 
 
      聖涼又用英語跟空中小姐做了傳達。 
 
      在空中小姐去準備餐飲離開了他們之後,明和蝙蝠趕緊仔細確認了周圍乘客的樣子,發覺沒有人注意他們時,兩個人立刻催促艾迪恢復了人形。 
 
      「真是的,人家睡得好好的,幹嘛非得叫我起來啊!」 
 
      「你已經不是人了!」 
 
      就連例行的吵嘴也因為在機艙內而壓低了聲音。 
 
      「艾迪睡覺的時候就會變成蝙蝠嗎?」 
 
      「嗯?因為那樣比較放鬆,所以偶爾會吧……」 
 
      艾迪用雙手搔搔頭髮,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在機艙內最好提高警惕,不然搞不好會引起恐慌的。」 
 
      聖涼說完後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艾迪說了句「不好意思」後又縮回了毛毯裡,不過明卻把他的毛毯給掀開了。 
 
      「幹嘛啊!」 
 
      「大家基本都把遮光板關上了,不用蒙著頭也沒關係啦。」 
 
      「是麼?嗯,我肚子餓了。」 
 
      艾迪不慌不忙拉起明的左手,把他佈滿了咬痕蹤的食指含進了口中。 
 
      「喂……」 
 
      「我在洗手間的時候沒咬你吧?所以現在就來。」 
 
      「在賓館之前你就給我忍著點……!」 
 
      明慌忙把手指縮回來,板起臉低聲命令道。 
 
      「小氣……」 
 
      時機剛剛好,正說著空中小姐就端著葡萄酒和水果過來了。 
 
      「那是你的。」 
 
      明幫忙把艾迪的桌子給放下來。 
 
      桌子上放著各種各樣的水果和玻璃杯,外加開了瓶的一整瓶葡萄酒。 
 
      「頭等艙就連酒也是整瓶的啊……」 
 
      「好像是呢……」 
 
      艾迪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水果,眼睛都跟著閃爍起光舞來,不過他畢竟出身高貴,也沒有忘記禮儀。 
 
      聽到他的發音後,空中小姐微笑著問了他什麼。 
 
      對於談話內容明完全聽不明白,不過看來這個問題的確引起了艾迪的興趣。 
 
      艾迪把葡萄酒倒進玻璃杯裡後,好像很引以為豪地嘩啦嘩啦說了起來。 
 
      等一下,這傢伙好像是在做自我介紹的樣子。Count是伯爵吧?而Castle是城堡……啊,後面的說太快了聽不懂。我的確該學習一下英語了…… 
 
      感覺被排除在外的明忍不住小小地歎息了一聲。 
 
      在臉頰緋紅的空中小姐離開之後,艾迪依舊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喝著葡萄酒,他用叉子插起了一塊顏色鮮艷的芒果。 
 
      「吃嗎?」 
 
      「我先問你,你剛才跟那位小姐說了什麼了?」 
 
      「她問我是不是英國人,然後我就介紹了一下自己啊。她又說『能住在城堡裡真是太棒了』我就回答還好。就這樣而已。」 
 
      「是嗎……」 
 
      明這才放了心,艾迪馬上色色地說:「吃醋了哦,好可愛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