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7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伯爵大人喜歡魅惑的甜心》(伯爵大人系列之四)

 
 
 
      這個櫻莊的房東兼管理員比之阪明,如今正沐浴在夏天的陽光下,用掃帚打掃著庭院。 
 
      雖然T恤的背後已經染上了大片的汗漬,但是他也毫不在乎,認認真真地把從野貓脫落的毛到綠色的落葉
之類的垃圾,還有妨礙庭院美觀的小石頭統統掃到一起。 
 
      「櫻莊的先生,有郵件哦。」 
 
      郵遞員停下了摩托車,敲了敲公寓的門。 
 
      「辛苦您了。」 
 
      明臉上鄭重的表情一下換成了笑臉,出門迎接了郵遞員。他那張充滿男人味道的英俊面孔,在一笑起來的
時候就變得幼小了許多,讓看著的人都覺得親切溫暖。 
 
      「沒有沒有。……雖然還沒到正時候。不過今天還真熱呢。」 
 
      郵遞員很麻利地把信件放進櫻莊居民們的郵箱裡,把最後一封親手遞到了明的手上。 
 
      「這個給你。是給管理人的。」 
 
      「哦?是婚禮的請柬,到底是誰啊。」 
 
      明疑惑地歪歪頭,把視線落在信封上的回信地址上。 
 
      「那我先走了哦。」 
 
      「啊,再見……」 
 
      在與郵遞員道了聲別之後,明很開心地瞇起了眼睛。 
 
      「怎麼,是高島那傢伙嘛。他不是還說因為太麻煩所以不想結婚的嗎。」 
 
 
 
      在接到朋友的結婚邀請,發出「我一定出席」的回信的兩個月之後。 
 
      季節已經從夏天轉移到了秋天。 
 
      作為櫻莊象徵的那棵巨大的櫻樹上,也已經很久沒有傳來蟬兒們的嗚叫聲了。 
 
      傍晚的時候,明像平時一樣拿著噴壺,為庭院裡精心種植著的花草樹木澆著水。 
 
      「這麼說起來,我也該自己種點什麼看看了吧?」 
 
      小小的庭院裡,明的祖父種下的秋天的草花綻放出各種顏色淡雅美麗的花朵。 
 
      「我照顧的這些花全都是爺爺種的呢……」 
 
      但是明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完,他搖了搖頭。 
 
      不對,其實還有一種花,是自己親手種下的種子。 
 
      「我把它種在了日照最好的地方來著。可是也不知道是種子在土裡就爛掉了呢,還是說我根本就沒有種血
莓的資格。我本來還想著能種出做艾迪主食的果實就好了呢……」 
 
 
      他走到位於庭院一角的一小塊空地上,慢慢地俯下身去。 
 
      艾迪就是明的戀人,發誓要與他一生相愛的英國貴族,愛德華·克萊文伯爵,不但是普通來說絕對不可能
存在的「吸血鬼」,更是看到都會覺得暈眩的超級美形。 
 
      「也許是櫻莊並不是適合培育血莓的環境吧。」 
 
      櫻莊是明已去世的祖父管理著的地方,實際上已經成為了融入人類世界的妖怪們的住處,如果論起不可思
議來,已經是一塊具有著相當資格的土壤了。 
 
      「這樣真是對不起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了呢。」 
 
      今年春天,明和道惠寺的繼承人遠山聖涼一起,到艾迪的故鄉去旅行了一次。 
 
      明在那裡經歷了可以用風波大作、峰迴路轉來形容的兩個星期。 
 
      等回來的時候,艾迪的母親,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親手送給了明一件禮物,那就是血莓的種子。 
 
      托了這種味道和血液一模一樣的果實的福,吸血鬼們就可以不用再為獲取食物而襲擊人類了。 
 
      但是這種血莓卻只能長在克萊文伯爵家的領地上而已。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也是明知道這一點,還把種
子給了明的。 
 
      「難道奇跡只可能發生在童話故事裡嗎……啊!這是怎麼回事啊!」 
 
      今天早上澆水的時候,那裡的確還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啊?為什麼現在卻長出了一對小小的黑色葉子呢? 
 
      「艾迪……艾迪……要趕快讓他來確認才行!」 
 
      明一把丟開掃帚,衝著自己的房間,一樓最邊上的管理人室的窗戶就衝了過去。 
 
      「艾迪!出大事啦!」 
 
      他魯莽地推開窗戶,向著房間裡大喊大叫道。 
 
      「啊?我現在正看《瞬殺!星際戰隊DX》看得開心哪!」 
 
      艾迪以穿著長袖T恤,牛仔褲的休閒打扮,懶散地側躺在榻榻米上看著電視。 
 
      「現在可不是看那個東西的場合!那邊長出像是血莓的東西來了!」 
 
      「真的啊!」 
 
      艾迪發揮他那了不起的腹肌力量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撲到窗子邊,就抓住了明的襯衫領子。 
 
      「不……那個……我不認識那個東西,所以才來叫你確認一下的……」 
 
      被艾迪的氣勢壓倒!明的話尾一下子虛弱了下去。 
 
      「好。就讓我老人家自己親眼來確認一下吧。……太陽,嗯,已經沉下去了嘛。你等一下。我的家教可是
相當好的,才不能做從窗戶出去這麼丟臉的事呢。」 
 
      「我管你什麼家教好不好,快點到院子裡來!」 
 
      明在很驕傲地誇耀著的艾迪腦袋上輕輕敲了一記,認真地教訓了他。 
 
 
 
      兩個人一起在庭院的一角前蹲了下來,直勾勾地觀察著小小的黑色葉片。 
 
      「怎麼樣?這個……是血莓嗎?還是雜草呢?看起來有點像是紫蘇的芽,可是我不記得在院子裡種過紫蘇
啊……」 
 
      明望著艾迪端正的側臉問著。 
 
      艾迪小心著不傷害到嫩芽,很慎重地碰著它確認著。 
 
      「不會錯的。這就是血莓的芽了。」 
 
      「這、這樣嗎……過了半年,終於還是發芽了啊。」 
 
      「甜心!」 
 
      艾迪突然間緊緊地抱住了明。 
 
      「我這是第一次見到血莓在克萊文伯爵家領地以外的地方發芽!真不愧是我特別的甜心啊!你做得太棒
了!奇跡發生了!這樣我就可以每天都吃到真正的飯了!」 
 
      「……啊,啊啊。」 
 
      平時的話,絕對叫著「難受死了!放開我!」大發牢騷的明,這次卻帶著微妙的表情乖乖地任艾迪緊抱
在懷裡。 
 
      「明……?」 
 
      「我太吃驚了,腦袋都轉不過來了。」 
 
      「就是因為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所以才會發芽的吧?」 
 
      艾迪在明的臉頰上啾地親了一下。 
 
      「這……果然是個奇跡嗎?」 
 
      「沒錯,這就是愛的奇跡!為了紀念這個奇跡,讓我們現在馬上就來H吧!」 
 
      「笨蛋。」 
 
      明冷靜地吐槽艾迪,在他的腦袋上輕輕打了一下。 
 
      「現在是開玩笑的時候嗎?你不記得血莓發芽意味著什麼了嗎……!」 
 
 
 
      『……如果發生了血莓的奇跡的話,我想;那就是你們找到答案的時候了吧。』 
 
      吉奈維亞·克麗斯的話在明的腦海中復甦了。 
 
      她對為選擇繼續做人類,還是要成為吸血鬼而煩惱的明說了這些話。 
 
      「即使不在克萊文家的領地上,還會發生這麼了不起的事情嗎?!」 
 
      那個時候自己還是半信半疑的,但是明如今卻親眼目睹了這個事實。 
 
      「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說下去了。」 
 
      艾迪那雙藍色的眼睛溫柔地看著明,輕輕地摸了摸帶著複雜表情的他的頭。 
 
 
 
      血莓幾乎是在一瞬之間就成長起來,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深綠色的繁茂葉片中間已經開出了無數的深紅色
小花。花開的第二天清早就結出了形狀好像藍莓,有著紅黑色光澤的飽滿果實。 
 
 
      「這實在是太了不起了。真是個奇跡啊。弁天菊丸,你快看啊。真的太棒了呢。」 
 
      寺廟的繼承人,手段了得的退魔師聖涼,帶著他工作上的搭檔;血統純正的柴犬弁天菊丸去散步的時候,
就被穿著睡衣臉色大變的明給拽了過去。 
 
      弁天菊丸只嗅了一下血莓的味道,就立刻藏到了聖涼的身後。 
 
      「這該怎麼說好呢……簡直可以說是不可思議了吧……」 
 
      明摸了摸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呼呼大睡的蝙蝠的小腦袋,把頭向左右搖了搖。 
 
      「這樣一來的話,艾迪就可以恢復原本的用餐習慣了呢。」 
 
      「是啊……」 
 
      「明,你給吉奈維亞·克麗斯伯爵夫人打過電話商量過了嗎?」 
 
      「啊……可是……那個……」 
 
      「我覺得這樣會比較好啊。……啊呀。明,請你趕快回房間去。」 
 
      施施然地微笑著聽著明說話的聖涼,忽然做出了認真的表情如此說道。 
 
      明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說,詫異地探出了身體。 
 
      「因為太陽已經從雲縫中間露出頭來了。這樣下去的話,停在你肩膀上的艾迪就要變成雪白的飛灰了哦……」 
 
      「唉?嗚哇!真的!慘了!」 
 
      「不過如果艾迪真的變成了灰的話,請務必把那個灰分給我一些喲。」 
 
      「不行!」 
 
      明一把抓起艾迪,豕突狼奔地衝回了櫻莊。 
 
      「……這下好啦。以後明會怎麼辦呢?」 
 
      聽到了聖涼的問題,弁天菊丸抬頭仰望著他,撒嬌似地低低叫了一聲。 
 
      「你……你再多抓——下,我就要死掉了……」 
 
      被用力狠抓在手心裡的蝙蝠虛弱地抽動著手腳,要求著解放。 
 
      「啊!抱歉!」 
 
      明慌忙把蝙蝠放在沒有疊的被褥上,在前面正座下來。 
 
      「太過分了!要是你把我給捏死了,你就要做小寡婦了啊!」 
 
      喂,我可是男人好不好。 
 
      平時的話,明一定會這樣吐槽的,可是如今他卻沒有這樣的心情,只是大大地歎了一口氣。 
 
      血莓的奇跡:「趕快做出決定」,讓明就覺得後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一樣。 
 
      明帶著難以言喻的罪惡感,皺起了眉頭。 
 
      蝙蝠恢復了人形,跟明對坐著彼此對看。 
 
      「你也不用煩惱到這個地步的吧?我的甜心,你還有我在啊?」 
 
      明明是讓人害羞到死的台詞,可是在這個讓人目眩的美形說來,卻偏偏是那麼的合適。艾迪抬起一隻手
來,包覆住明的臉頰,溫柔地撫摸著。 
 
      他的手涼涼的,感覺好舒服。 
 
      「……自從跟你相遇以來,已經過了一年了呢。」 
 
      明在艾迪的手指撫慰下,漠然地歎了口氣: 
 
      「是啊。這一年還真是波瀾壯闊。不過我們兩個人的愛情越來越深,聖涼還成了雙胞胎的爸爸呢。」 
 
      「雖然很短,卻又好像很長的樣子……」 
 
      「喂!」 
 
      明那句好像這輩子就要終結一樣寂寞的台詞,讓艾迪慌忙地大聲叫了起來。 
 
      「我才不許你跟我離婚哦!我們明明都已經在辛庫萊亞城堡的拷問室裡兩人一起發下過熱烈的愛之誓言了
的!」 
 
      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那裡是「原本的」拷問室,現在是地下庭院了好不好! 
 
      明在心裡無情地狠狠吐槽了一句,看向眉頭皺得好像小山一樣的艾迪。 
 
      雖然嘴裡說得很魯莽,但是艾迪的表情看起來也很擔心的樣子。 
 
      「我說啊,明。如果我沒有了你,就是個只有教養和模樣好的沒用吸血鬼了哦……?」 
 
      艾迪一把抱住了明,骨碌一下把他按倒在被子上。 
 
      「你想想看啊。我一個人寂寞地咬著西瓜的樣子,你不覺得很可憐嗎?是吧?很可憐的吧?就因為實在
太可憐了,所以你也絕對不想離開我的,對不對?」 
 
      不管做什麼都只能一個人,時不時只能自問自答些根本得不到答案的問題,這樣的自己該是多可憐啊。
不能跟人吵架,也不能向人撒嬌,可是因為有著無盡的壽命,也不能不像這個樣子一直活下去。 
 
 
      想像著這個樣子的艾迪,明覺得那實在是太可憐了,不由得鼻子都酸了起來。 
 
      「我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嗯?你到底在幹什麼?!」 
 
      明把艾迪那只正在鬼鬼祟祟地解開自己睡衣扣子的手打了回去,瞪著他看。 
 
      「啊?」 
 
      「我只是在想啊,如果我要給吉奈維亞·克麗斯伯母打電話的話,一開始是說英語好呢,還是說日語
好呢?」 
 
      「你剛才不是說什麼『很短又好長』來著嗎!」 
 
      「那只不過是我單純的感想而已啊。」 
 
      「那就別說得那麼讓人誤會好不好!」 
 
      艾迪啪的一聲變回蝙蝠,把頭貼在了明的臉頰上。他柔柔軟軟的毛皮蹭起來真的很舒服,明不由得閉上
了眼睛。 
 
      啊啊,就是這個感觸。在體會到了之後,我絕對不會放手的。 
 
      「沒辦法,我去給母親大人打電話好了。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從英國旅行回來也有半年了。在打了「我們已經平安回國」的報信電話之後,就沒有再與那邊聯繫過了。 
 
      「仔細想想也是,像我老人家這麼討人喜歡,又這麼可愛,摸起來又這麼舒服,你根本就不可能離開我
的嘛!」 
 
      「只限你這個樣子的時候而已。」 
 
      「那,這種時候呢?」 
 
      蝙蝠變回了人形,一隻手抓住明的下顎,扳向了自己。 
 
      「一會人形一會蝙蝠的,你還真夠忙的呢。」 
 
      「這樣也是天下第一吧?你想想看,像我這麼美形,又這麼健壯,又為了你什麼都會去做的人,你也絕
對不可能離得開的對不對?」 
 
      「你這是自戀啊。」 
 
      明直視著艾迪藍色的眼睛,有點害羞地笑了起來。 
 
      「甜心,你真是可愛~」 
 
      「那當然,因為是你的甜心嘛?」 
 
      「你也在自賣自誇呢。」 
 
      「我們還真是破鍋自有破鍋蓋啊。……好了,得給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打電話去了呢。」 
 
      明緩緩地站起身來,為了給自己鼓勁,伸了個懶腰。 
 
      「再這樣呆一會兒不好嗎?」 
 
      艾迪那張俊美的面孔一下子就被好色的笑容打破了,他伸手攬住了明的腰……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可是
因為他用力過猛,一下子把明的睡褲連著內褲一起拉到了膝蓋下面。 
 
 
      「啊……」 
 
      艾迪看著明緊繃的臀部苦笑了起來,馬上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重新抱住了明。 
 
      「艾迪!」 
 
      「就讓我用這黃金的手指來讓你忠實於自己的慾望吧。」 
 
      「喂!放開我啦!……啊!」 
 
      突然間臀部就遭到輕咬的明,軟綿綿地癱坐了下去。 
 
      「有感覺了嗎?真是可愛的淫亂寶貝啊。看著這裡。」 
 
      艾迪的眼睛變成了吸血鬼誘惑對手時的深紅色,從後面緊緊地抱住了明。 
 
      「你別……一大早的……就用這種犯規的手段……好不好!」 
 
      「我只是碰你一下你就這麼有感覺了,都是這麼敏感的你不好呢。」 
 
      艾迪的手指隔著明的睡衣,像是要尋找胸口的突起一樣來回撫摸著。 
 
      「嗯……笨蛋……」 
 
      如果將來變成吸血鬼了,也還能像這樣產生感覺嗎?還能老實地對艾迪舒服的愛撫老實地作出反應嗎?
還能夠做出這種自己快樂,也給人快樂的事情嗎? 
 
      還是說,變成了吸血鬼之後,只要彼此依靠在一起就足夠了呢。 
 
      明克制著馬上就好像要燃燒起來了一樣的身體,腦子裡想著這些事情,眼睛因為快感和一種莫名的難過
而潤濕了起來。 
 
      「既然你露出這麼可愛的表情來,那我一大早開始就要拚命努力了呢。」。 
 
      艾迪不只是揉著突起,也揉起肌肉質的整個胸口來。 
 
      原本堅硬的肌肉被他揉面一樣地揉著,明咬緊了嘴唇,把頭向左右搖動著。 
 
      「很舒服吧?已經興奮到這個程度了呢。」 
 
      「笨蛋……」 
 
      「你要再老實一點才行呢。」 
 
      「你才是……既然是貴族,說話哪能這麼不文雅……」 
 
      明再也無法對抗不斷奔湧而上的快感,忍不住用右手撫摸起自己來。 
 
      「如果你有意見的話,就去跟日本的年輕人提吧。我是跟他們學的。或者說,你更喜歡那樣?我用命令
口吻來命令你做這做那?」 
 
      艾迪越過明的肩頭,看著他自己處理的樣子,很感興趣似地笑了起來。 
 
      「才……不是……」 
 
      「我的甜心要求真多,好麻煩呢。」 
 
      艾迪鄭而重之地舔舐著明的脖頸,比剛才更激烈地揉捏著他的胸口。 
 
      「啊……嗯……嗯嗯……」 
 
      「等收穫了血莓的果實的時候就更棒了。到那時,你就會發出讓櫻莊裡的人都會嚇一大跳的聲音了呢。」 
 
      艾迪的耳語讓明的整個身體都蒙上了一層紅色。 
 
      吸血鬼的主食,對人類來說就是劇烈的催淫劑。 
 
      明回憶起將血莓的果汁塗在敏感部分,就會產生被電流貫穿一樣的快感,讓人忘我的事情來,不由得興
奮了起來。 
 
      「哦,看來你的身體記得很清楚嘛。」 
 
      「不、不行……那個不行的……!」 
 
      明用快哭出來似的表情怒吼起來。 
 
      艾迪開心地打量著明羞恥的樣子,小聲說了句「我不會用的啦」。 
 
      「因為我想兩個人一起舒舒服服的嘛。」 
 
      「現在還是早上……」 
 
      「就因為是早上,所以很多很多的地方都超級有精神的呢。」 
 
      艾迪自顧自地說著,讓明的身體趴俯過去,只把他的腰高高抬起。 
 
      「真的好像桃子一樣。我很喜歡水果,而甜心的屁屁好像水蜜桃呢。」 
 
      「不、不許咬啦!」 
 
      「這裡又不是脖子,咬咬也沒關係吧?」 
 
      艾迪還是很老實地問了一句:「我可以咬這裡嗎?」 
 
      「……啊?」 
 
      剛才還是幹勁滿滿的明,忽然皺起了眉頭來,聲調也降了一個八度。 
 
      「我可不可以在這裡吃點飯呢?」 
 
      他的手指尋找著咬下去的地方的動作,讓明以迅雷一樣的勢頭猛然翻了過來。 
 
      「不、不、不是有手指的嗎!左手的食指!這裡還不夠你吃的!你不是也老咬這裡,都留下印子了嗎!」 
 
      「可是既然甜心可愛的小屁屁就在我眼前,身為達令當然會想要咬下去了!你該理解我的心情吧!」 
 
      「趕快給我打消這種心情!」 
 
      「……我覺得絕對會很舒服的。」 
 
      「你以為我會允許你做出這麼變態的行為嗎!?居然想從我屁股上吸血!虧你一個貴族說得出這種話來!」 
 
      「變態……還說我,你平時不是比這厲害多了嘛。」 
 
      「呀啊啊!不許說,不許說!」 
 
      「真是的……好了好了。你是我最重要的甜心,所以你說什麼我就聽什麼。總之現在就先……」 
 
      艾迪奸笑一聲,把睡褲連著內褲一起從明腿上拉了下來。 
 
      「喂……」。 
 
      「因為我惹甜心你生氣了,所以我發自心底地表示道歉。」 
 
      「喂,我還要去打電話……啊……嗚……」 
 
      明仰起了背,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閉上了眼睛。 
 
      在艾迪溫柔的愛撫下,明在一瞬之間就興奮了起來。 
 
      「哈……啊,啊……艾迪……」 
 
      明用雙手遮住了臉,為了方便他的愛撫,自己張開了腿。 
 
      艾迪覺得他這種要求愛撫的作法可愛極了,努力地選取了明最弱的地方發出攻擊。 
 
      「嗯……嗯嗯……」 
 
      可以聽得到,門的那邊傳來102房間的大野和103房間的橋本在交換著:「今天晚上一塊去喝一頓如何?」
之類的對話。 
 
      「他們都去上班了。」 
 
      艾迪放開明的要害,邊撫摸著明的敏感地帶說道。 
 
      「可是這跟我們沒有關係,對吧?」 
 
      「艾迪……別讓我著急……」 
 
      明雙手遮著臉孔,搖動著腰。 
 
      「那就讓我看到你的臉。我想看你興奮時的臉。」 
 
      他的手指只是撫摸著,卻絕對不會進入到其中去。明焦躁著,口中洩露出斷斷續續的呻吟,把遮住了臉的
雙手放了下去。 
 
      仰望著被快感潤濕的雙跟,艾迪咕嘟地嚥了一口口水。 
 
      這樣的面孔不管看多少次都不會看膩。性感得讓人忍受不了。 
 
      艾迪親了親明的眼角,緩緩地探入了一根手指。 
 
      「呀……啊……不要這麼突然……」 
 
      嘴裡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受到甜美的刺激的明的身體已經在期待著進一步的行為。 
 
      對明的身體無所不知的艾迪很明白他在渴望著什麼,卻故意地放開了手指。 
 
      「不要……不要……艾迪……!」 
 
      就在為了得到更多的快感,乞求他停止這種壞心眼的舉動,明把右腿架上了艾迪的左肩的時候。 
 
      「GOOD MORNING!明!我有點事情找你,能不能把門打開一下啊?」 
 
      住在101號房間的查爾斯·卡辛格,也就是查理很禮貌地敲了敲門。 
 
      「不行!一點也不行!」 
 
      戀人之間的甜蜜行為遭到無情打斷的艾迪向著門怒吼起來。 
 
      「你可別聽妖怪的話!明!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請你開門!」 
 
      在查理敲打著門的聲音變得劇烈的同時,201號房間的宮澤雄一的聲音也從走廊上傳了過來。 
 
      「今天的商業會餐我也要出席的!可是卻變成了這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有家教的人會幹出這種事情來嗎!」 
 
      雄一是查理的部下,在世界知名、本部設在英國的卡辛格酒店集團的日本分公司裡工作。附帶一提,大少爺查理就是日本分公司的代表人士。可是這樣兩個一般來說都會住到氣派的大酒店或者公寓裡的人,卻住進了怎麼看都不適合他們的櫻莊。 
 
 
      「那些傢伙……他們到底想打擾我們恩愛甜蜜的日子到什麼時候!」 
 
      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的艾迪氣得握緊了拳頭,衝著玄關就走了過去。 
 
      「查理那傢伙又對宮澤先生做蠢事了吧。」 
 
      跟他一樣蔫了下來的明抓起散亂在被子上的睡褲和內褲,歎了口氣穿上了身。 
 
      「臭小子!我就忍著你那難喝的血咬了你好了!看我不一口氣把你吸成人干!」 
 
      衝著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正體的兩個人,艾迪推開門就是一聲怒吼。身穿西服的查理雖然聽見了,也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還穿著鞋子就跑進了房間裡來。 
 
      「明!如果你不想讓櫻莊成為殺人現場的話,就趕快來救救我吧!」 
 
      「喂!不要有點什麼事就立刻依賴比之阪先生!難道你自己的屁股都不能自己擦嗎!我可不能承認這樣的男人是自己的達令!」 
 
      雄一也不輸給查理,西裝革履的就頂著一張恐怖的臉踩了進來。 
 
      艾迪遭到了徹底的無視,他抽搐著臉頰?憤怒地追在了他們的身後。 
 
      「可是那只是一點點愛的行為嘛!」 
 
      查理在明的背後叫著,很誇張地聳了聳肩膀。 
 
      「在這種地方留下吻痕,哪裡算是一點點啊!」 
 
      雄一叉開雙腿,氣勢洶洶地指著自己左耳朵下的淤血痕跡怒吼回去。 
 
      「哦……這不是很經典的吻痕嗎?」 
 
      雄一瞪向插嘴進來的艾迪,用低低的聲音說了句:「這是感歎的時候嗎!」 
 
      「既然是戀人,那偶爾像這樣留下點記號不是很普通的嘛。」 
 
      明把藏在自己背後的查理拉出來交給雄一,很無奈地說。 
 
      「我們才不是戀人!比之阪先生!」 
 
      「NO、NO!雄一!我們無論身心都是一體的!就是死了也是一個塊!」 
 
      「那是直到死亡也是一體才對吧!不會說日語就不要說!」 
 
      「就是這樣啊!我的甜心!」 
 
      「我才不是同性戀!」 
 
      「可是我們是戀人吧?我們不只是親了,連其它的事情都做過了不是嗎!所以下一次一定要……」 
 
      「都給我閉嘴!」 
 
      明抓起枕頭,向著查理和雄一的頭就拍了下去。 
 
      「櫻莊禁止穿鞋子進房間!」 
 
      兩個人慌忙一起脫了鞋子,很抱歉地在明面前垂下了頭。 
 
      「你們兩個都比我年紀大對不對!那就稍微成熟一點好不好!」 
 
      「……真的很對不起。要不是查理那個笨蛋做這種奇怪的事情,原本這個早上會挺神清氣爽的。」 
 
      雄一身邊的查理聽他這麼說,露出了滿臉不滿的表情。可是被明一瞪,他也只有把頭垂得更低的份。 
 
      「我管你們怎麼樣,快點給我滾出這個房間去!我老人家還要跟明繼續被你們打斷的早晨恩愛呢!」 
 
      「你也給我閉嘴。」 
 
      明瞄準艾迪的臉,用力把枕頭扔了過去。 
 
      「雖然早了點……還是去上班好了。」 
 
      查理用手指梳著亂蓬蓬的頭髮,偷偷地瞥了一眼雄一。 
 
      雄一低聲地歎了口氣,輕輕點了點頭。 
 
      「我現在去開車過來,稍微等一會兒好了。……比之阪先生,又給您添了麻煩,實在很對不起。」 
 
      雄一向著明深深地低下頭去,走出了房間。 
 
      「明,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查理?」 
 
      「三天前,我就覺得庭院裡的樹木有異樣的妖氣……不,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奇怪氣息。那邊有出什麼事情嗎?」 
 
      雖然查理外表上是在打理著家族產業,但他實際上是個魔物獵人。看來他也感覺到了血莓的氣息。 
 
      艾迪代替浮游著視線,萬分尷尬的明回答道: 
 
      「那是因為吸血鬼的主食從土裡長出來了。你可不許擅自把它拔掉哦?肉腳獵人。」 
 
      「原來如此,是妖怪的飼料啊……」 
 
      「不許你說那是飼料。」 
 
      「既然是妖怪吃的東西,那說飼料都是抬舉了。」 
 
      看著彼此狠狠地互瞪著的查理和艾迪,明盛大地歎息了出來。 
 
      「查理,你到外面去等著宮澤先生的車好了。艾迪你也是,別跟人類吵架了。」 
 
      被明這麼一說,艾迪在一瞬間就變身成了蝙蝠。 
 
      「看我這麼可愛的樣子,怎麼會找人類吵架呢!」 
 
      蝙蝠在明的周圍扇動著小小的翅膀,啪嗒啪嗒地飛著,被明迅速地一把抓住。 
 
      「既然說自己可愛,那就像個可愛動物的樣子,給我老實一點呆著。」 
 
      「甜心好暴力喲~」 
 
      蝙蝠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滿地看著明。 
 
      「……那我去工作了。抱歉吵到了你。」 
 
      「給宮澤先生的脖子上貼塊創可貼吧?那個樣子畢竟太顯眼了點。」 
 
      「我知道了。」 
 
      查理苦笑著走出了房間。 
 
      房間裡終於又恢復了平靜。 
 
      「那,我們來繼續剛才的事吧?H!H!」 
 
      「你別用那個可愛的樣子一疊連聲地叫這種話好不好。我得給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打電話去了。」 
 
      明用手指尖捏了捏蝙蝠小小的鼻子,把它放在了被子上。 
 
      然後他打開櫃子最上面的抽屜,把寫著吉奈維亞·克麗斯聯絡電話的便條紙拿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什麼有時差,自己不會說英語的事情都沒有關係了。 
 
      總之就是要給她打個電話去才行。 
 
      「嗯,這是國際電話吧?那英國的國家號碼是……哦。」 
 
      明按照紙片上寫的,按下了電話號碼。 
 
      也不知道等候音響了幾次。 
 
      明握著話筒的手掌心都冒出了一片汗水。 
 
      「讓我來說不就好了嘛。」 
 
      「艾迪你別說話!……啊,通了!」 
 
      『Hello?』 
 
      來啦,英語————! 
 
      明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之後,做了個深呼吸,讓心臟平靜下來。 
 
      「TH^……This is Hinosaka speaking……啊……嗯……」 
 
      『啊呀啊呀啊呀!這不是阿明嗎!你還好嗎?愛德華還是老做傻事給你添一堆的麻煩吧?他還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宗主呢!』 
 
      「啊啊是日語!早上好!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 
 
      吸血鬼可以自由自在地使用好幾個國家的語言。吉奈維亞·克麗斯知道明並不太會說英語,於是立刻說起了日語。 
 
      明聽到她那令人懷念的聲音,感動得不由自主地泛起了淚花。 
 
      『怎麼了?又發生什麼麻煩了嗎?』 
 
      「那個……血莓……」 
 
      在電話那邊,吉奈維亞·克麗斯陷入了沉默。 
 
      「血莓它發了芽,而且一下子就開了花,今天早上已經結出果實來了。」 
 
      『血莓第一次在克萊文家的領地外生長出來……』 
 
      「是的。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吉奈維亞·克麗斯在話筒裡輕輕地笑了起來,用溫柔的聲音低語似地說道: 
 
      『就像你想的那樣喲。阿明。』 
 
      「可是我……」 
 
      明的說話聲一下子小了下去。 
 
      自己想要聽到的,並不是這樣漠然的言語,而是更加清楚乾脆的說明。明在握住話筒的手上灌注了力道。 
 
      『阿明。……我呢,並不能命令你成為吸血鬼,也不能說讓你保持人類的形態。所以,你必須要靠自己的意志來考慮才行哦?』 
 
      「這個我知道的。」 
 
      『……你還是不知道呢。因為你會為血莓發芽的事情焦躁。請你想起來吧,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為到底是做吸血鬼,還是做人類而煩惱的呢?』 
 
      明倒吸了一口氣。 
 
      他握著話筒的掌心裡已經全都是汗水了。 
 
      『讓我告訴你一件好事吧。這件事連愛德華也不知道的哦。……或者該說,就連我們這些吸血鬼,也並不是都知道這些的呢……』 
 
      在這之後,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用了一段時間,把「關於血莓的事」告訴了明。 
 
      過了三十分鐘後,明靜靜地放下了話筒。 
 
      他手心裡的汗水仍然一點都沒有消散,臉上則帶著奇妙的表情。 
 
      「你們說得還真長呢。母親大人都說了些什麼?」 
 
      蝙蝠一邊在被子上咕嚕咕嚕地滾來滾去,一邊問著。 
 
      那好像黑色毛球一樣滾動的樣子,實在是可愛到了讓人想把他一把抓起來捏一捏的程度。但是明卻無視了他的可愛,只是深深地歎了口氣,小聲說了句「保密」而已。 
 
      「你要瞞著達令嗎?」 
 
      「因為吉奈維亞·克麗斯夫人說這是只能對我說的話。」 
 
      「難道我都不能聽嗎?」 
 
      「沒錯。」 
 
      吉奈維亞·克麗斯到底對明說了什麼話啊?蝙蝠微微地歪過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仰望著明。 
 
      真是可愛到無法忍受啊,這就是艾迪的另一副模樣。 
 
      只看著明,只愛著明的吸血鬼。 
 
      而明也以自己都覺得驚訝的程度愛著艾迪。雖然會吼他,揍他,用辛辣的話嘲諷他,但是愛著他的心情卻是一點都沒有改變的。如果沒有了艾迪,讓明再回到以前那樣的一人獨居的生活的話,他一定會悲傷寂寞得要死掉的。他根本沒有辦法去想像艾迪不在自己身邊的日子。 
 
 
      艾迪說會等著明,一直等到他自己決定是要做人類,還是要做吸血鬼的日子。就算明決心做人類,他也一樣不變地愛著明。 
 
      艾迪會像他所宣誓的那樣,就算明年紀老了,壽命要終結了,仍然陪伴在他身邊,對他說著愛的言語。 
 
      這些明都是明白的,正因為明白,所以才會痛苦。 
 
      自己是個人類,不管多麼小心地注意著健康,在一起的時間也不過百年而已。可是他也無法下定決心,去做吸血鬼這種對自己來說完全是未知的生物。 
 
      自己是賴上了艾迪這句「我等你,不管到什麼時候」,才一直拖拉到了現在。 
 
      每天都逃避在幸福之中,把重要的問題往後拖了又拖。 
 
      對不起,艾迪。 
 
      明把手指伸到蝙蝠的下顎下面,像是在逗貓一樣溫柔地撫摸著他。 
 
      「你肚子餓了吧?我馬上去給你摘血莓來,你等我一下。」 
 
      「我也要去。」 
 
      蝙蝠用兩隻爪子緊緊地抓住了明的手指,說著「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曬到太陽你會變成灰的,所以你就乖乖留在屋裡啦。」 
 
      明指了指從窗簾的縫隙裡漏進來的陽光。 
 
      「……我在房間裡等你。」 
 
      「一定哦。我摘幾顆來好呢?以你這個身體來說,兩三顆怎麼樣?」 
 
      「三顆!三顆就可以讓我吃得發撐啦!」 
 
      「遵命。』 
 
      明又用手指摸了摸蝙蝠的頭,穿著睡衣就走出了房門。 
 
 
 
      吸血鬼雖然一曬到太陽就會變成飛灰,可是作為他們的主食的血莓卻不受什麼影響的樣子。血莓沐浴在秋日的溫暖陽光下,彷彿很愜意似地伸展著自己的枝葉。 
 
      吃過了早飯,明讓肚子鼓得圓圓的蝙蝠坐在被子上,自己走出房間,開始除起庭院裡的雜草來。 
 
      「哦,你養出很有意思的植物來了嘛,比之阪先生。還是說,這都是因為我們住在櫻莊裡的緣故啊?」。 
 
      202號房的河山伸著懶腰,出現在了庭院裡。 
 
      「你出來曬太陽啊?河山先生?」 
 
      帶著若有所思的表情除著草的明,抬起頭向著暢銷作家笑了笑。 
 
      「嗯。沒錯,不好好曬曬太陽對身體不好呢。……這個植物叫什麼名字啊?」 
 
      「血莓。是我到艾迪的故鄉去的時候,他的母親送給我的種子。據說是吸血鬼的主食。」 
 
      「哦……不過比之阪先生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高興的樣子啊。」 
 
      「艾迪的主食能長出來我真的很高興。可是除了這個以外,我還有件別的事情不能不去想啊。」 
 
      到底是做人類呢,還是做吸血鬼呢。 
 
      明拚命地試圖擠出笑容來,可是最後露出來的卻是很可怕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比之阪先生是在為什麼煩惱,才會露出那麼苦惱的表情來,不過我們這些櫻莊的房客都想看
到比之阪先生充滿精神的樣子哦。」 
 
      「就是啊!比之阪!」 
 
      不知道什麼時候,203房間的伊勢崎和204房間的曾我部也都站到了河山的兩邊。 
 
      「我的表情有那麼糟糕嗎?害你們都擔心到這個程度了?」 
 
      明慢慢地站起身,把手上的泥巴在背帶褲上擦了擦。 
 
      「嗯。自從你從英國回來,就時不時會這個樣子。難道是跟艾迪發生什麼矛盾了?」 
 
      對伊勢崎的問題,明聳了聳肩笑著說:「我們挺好的啦。」 
 
      「如果有什麼事的話,請跟我們談談吧。河山先生見識很廣,很可靠的,而且還有道惠寺的聖涼先生在。
我們也,那個……雖然我們有點靠不住,可是總可以聽你說話,陪你解解悶吧。」 
 
 
      曾我部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謝謝你們。可是這件事必須要我自己一個人好好考慮做個決定才行的。」 
 
      明用平穩的口氣,認真的表情這麼說著。 
 
      「是嗎。那請你加油吧,比之阪。那我們去打工了。」 
 
      伊勢崎和曾我部拍了拍明的肩膀,兩個人一起要好地走出了櫻莊的大門 
 
      「……雖然你和艾迪處得很好,但是這煩惱也是與艾迪有關的吧。」 
 
      明無言地默認了河山的低語,垂下頭去,又開始拔起雜草來。 
 
      附近的野貓跑了過來,用身體蹭著明的腿,向他撒著嬌。可是明卻沒有像平時一樣撫摸它的身體,只是悶
悶地繼續除草而已。 
 
      「到這邊來吧。」 
 
      河山抱起貓來,與明道了別,向著道惠寺的境內走去。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這麼煩惱呢……」 
 
      他很擔心地對手中的野貓這麼說著。 
 
 
 
      「你老是丟下我老人家不管嘛!」 
 
      自從血莓結了果實以來,明就很少呆在房間裡,總是會到外面去。 
 
      打理庭院,修理弄壞了的門,掃除通往道惠寺境內的小路;清除雜草。 
 
      艾迪很不喜歡他這麼做,把嘴巴撅得老高地抗議。 
 
      「抱歉,可是我有很多事情非得去做不可啊!」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做!我要永遠都跟你在一起!」 
 
      「絕對不許你來!」 
 
      一邊想著事情,一邊工作著,如果有別人在身邊,會害自己精神分散的。就算是達令艾迪也不行。不對,
應該說正因為是艾迪,所以才更會妨礙思考。 
 
      所以明馬上就拒絕了他。 
 
      因為明的表情實在是太認真了,連艾迪都吃驚得瞪圓了眼睛。 
 
      「你不會又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一個人去消沉了吧?」 
 
      「才不是。」 
 
      明轉過身,到廚房去清洗被草和泥巴弄贓了的手。 
 
      「才沒錯呢。」 
 
      艾迪站起身,緊緊地抱住了明的身體。 
 
      他那幾乎沒有體溫的涼涼身體,在得到了明的體溫後也溫暖了起來。 
 
      「你是覺得既然血莓長出來了,那麼就必須得早點下決定才行了吧?你這個笨蛋。我不是都說過了嗎,要
等你多少年都沒問題的。」 
 
      「不是這個。」 
 
      明把臉孔埋在艾迪的肩頭上,用小小的聲音囁嚅著。 
 
      「你不要著急啊。一著急,腦子裡就會變得亂糟糟的。用這樣的腦袋就是做了決定,也不會有什麼好決定
的。只會讓你自己後悔而已。」 
 
      艾迪的聲音直傳進了明的心中。這個溫柔的達令。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會知道,吸血鬼都是這麼溫柔的生物
呢。 
 
      「那個,艾迪……」 
 
      「嗯?」。 
 
      「——……對不起。」 
 
      「要說的話,就說你愛我嘛。」 
 
      艾迪輕輕地拍了拍明的脊背。 
 
      「笨蛋。……我不都用態度表現出來了嗎?」 
 
      「我可是外國人,不管是什麼主義還是主張,都要清清楚楚地說個明白才會懂嘛。」 
 
      「你這個外國產的吸血鬼。」 
 
      「別這麼吹毛求疵啊,一點都不可愛。」 
 
      「你變成蝙蝠的時候倒是滿可愛的說。」 
 
      明在艾迪的脖頸上輕輕地親了一下,隨即就放開了他。 
 
      「……那我去做事了哦。」 
 
      「我也跟你一起……」 
 
      艾迪說著,彭的一聲變成了蝙蝠。他覺得變成有著柔柔軟軟的毛皮的可愛樣子,明就一定會帶著他一起
去了。 
 
      「不行。」 
 
      「難道你不愛我了嘛!」 
 
      蝙蝠在明的手掌裡咕嚕咕嚕地打著滾,用全身訴說著自己的不滿。 
 
      「笨蛋!我當然愛你了!就是開玩笑也不許說這種話!!」 
 
      平時的話,只會開個玩笑揶榆揄幾句的,可是現在明卻用自己都嚇了一跳的聲音大叫了起來。 
 
      「喂……」 
 
      蝙蝠恢復了人形,帶著懷疑的表情看向了明。 
 
      「啊……對、對不起……」 
 
      明掩飾似地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