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7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轉載-寻心1--居心不良

 
 
                                 第一章 
 
  方正英張開嘴巴,大口喘著氣,就好像魚離開了水裡,沒有任何水分滋潤一樣的難受,直開合著嘴巴。 
   
  他想要別過頭,但是在夢裡的他根本身不由己,他當然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誰,也知道他等一會兒會說出什麼樣的話,因為他已經做過這個夢無數次。 
   
  只要他工作累一點的時候,這個曾經在現實裡發生的情景,就會一而再、再而三,不斷的在夢裡出現,讓他想忘也忘不了。 
   
  眼前的男子長得還算俊俏,只是黑框的眼鏡下那雙冷冷的眼眸,有時會讓人不寒而慄。他一身的黑,唯一沒有黑的地方,就是他發上的白絲,他那遺傳性的少年白,不但沒有讓他有絲毫的蒼老感,反而讓他變得更冷厲。 
   
  「我……我……我喜歡你。」 
   
  夢裡的他十分羞澀,說出這句話時鼓起了很大的勇氣,這可能是他這輩子最有勇氣的一刻,而這一次之後,他就喪失了所有的勇氣。 
   
  他永遠也忘不了當時萬里良眸中的厲光一閃,說出讓他這輩子永難忘懷的話。 
   
  「你是有病嗎?你這個男生竟然說喜歡我這個男生,你若是有病的話,趕快去看精神科吧。」 
   
  這樣惡意嘲謔的話,由冷酷的萬里良嘴中說出來,變成不是嘲謔,而是讓他無地自容的難堪。 
   
  因為他不是嘲弄,而是直接認定他有病,這就是他認定的事實,在萬里良的心裡,他方正英是因為有病才會向他告白。 
   
  「啊……」 
   
  冷汗濡濕了後背,方正英慘叫著從床上醒了過來,指尖不斷顫抖,拿起放在床櫃旁邊的開水灌入喉嚨,水很冰,不適合有感冒初期症狀的他,但是他仍是整杯喝光,隨後才又躺回床上睡覺。 
   
  他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會做這個夢。 
   
  他閉上眼睛,再度讓自己睡去;那已經是過去的事,如今卻常在夢裡出現,不過他很感激當時的萬里良沒有對任何人提及有關他告白的事情。 
 
 
  不過他心裡十分清楚,萬里良之所以沒提,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把他放在心上。 
   
  太遠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太遙遠了,雖然他是高材生,畢業後也成為某家知名企業的菁英,但是跟萬里良比起來,就像星星跟太陽的差別。 
   
  萬里良現今是電腦業的巨擘,掌握全世界的電腦資源,他的財富排得上全世界前十名之內,而自己只是知名企業的員工而已。 
   
  方正英努力想讓自己睡去,而且希望自己不要再做那個讓他無地自容的夢,那個夢讓他自卑,也讓他曾有的熱情化為雲煙,更別說那僅有的一點點自尊,全都在那一次的告白後碎成片片,再也撿拾不起來。 
 
  「方主任,方主任……」 
   
  有人連叫了方正英兩聲,他還有點感冒症狀,頭有些暈眩,昨天半夜喝了那杯涼水,讓他的情況變得更差。 
   
  「什麼事?」 
   
  「總經理臨時說要開會,要你進去討論。」 
   
  說話的艾迪是公司裡有名的八卦男,什麼消息都逃不過他的耳目。 
   
  他稍稍將聲音壓低:「好像和你負責的那份合約有關,因為那個客戶非常滿意,所以當有另外一家大公司向他們詢問時,他們說了不少好話,今天那家大公司的總裁要來我們這裡,總經理很興奮,所以叫你進去把細節說清楚,好讓對方的總裁更瞭解我們這一方面的市占率等等的。」 
   
  方正英微微點頭,艾迪是個廣播電台,基本上,他的確知道很多小道消息,但是也因為他的這種個性,任何秘密一旦被他知道,第二天所有人一定都會知道,可以說是最守不住秘密的人。 
   
  雖然知曉他的個性,但因為他平時還算熱心公益,公司只要有團體活動,他都是第一個參加,也算是個好人,方正英還算喜歡他。 
   
  「謝謝你,艾迪。」 
   
  「不用客氣,主任,你臉好紅,你發燒了嗎?」 
   
  「應該沒有吧。」 
   
  他收拾了幾份文件站了起來,忽然覺得頭暈目眩,立即伸手扶住桌子。 
   
  艾迪見他狀況有異,關心問道:「怎麼了?主任,你氣色真的看起來不太好,你吃過感冒藥了嗎?」 
   
  「吃過了,我沒什麼,只是腳滑了一下。」 
   
  艾迪沒有再多問,因為方正英已經拿好文件,一副沒什麼事的樣子,除了兩頰微紅之外,看不出他有任何感冒的徵兆。 
   
  方正英來到總經理辦公室,才剛要推開門,又一陣暈眩襲來。他昨晚不該喝那杯冰水的,害他現在喉嚨很不舒服,感冒好像更嚴重了,但是眼前要見的是重要的客戶,他絕不能失常。 
   
  他手一個不穩,抱在手裡的文件掉落在地,他立刻蹲下身撿拾,才撿了幾張文件,一雙擦得雪亮的黑色皮鞋即映入他的眼簾。那個人彎下腰,幫他撿拾落了一地的文件。 
   
  他沙啞著聲音道:「謝謝。」 
   
  「不客氣。」 
   
  這人的聲音非常低沉,卻讓方正英心頭一跳,總覺得這個聲音很像他以前某個認識的人,但是那個人不可能出現在他眼前,他只會出現在商業雜誌上的封面,或是一些財經新聞上面,兩個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有碰面的機會。 
   
  他呼吸幾近停止的將頭往上抬,萬里良幾絲有如挑染的白髮立即跳入他的視線內,再來是他那有如招牌一般的不苟言笑面容。 
   
  另外一陣暈眩襲來,方正英不太舒服的閉上眼睛。 
   
  萬里良伸出長手,環住他的臂膀。 
   
  「你不舒服嗎?」 
   
  方正英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靠萬里良這麼近,他身上沒有一般富豪身上常有的香水味,只有他一貫炙熱的體溫傳來,那體溫顫熱了他的指尖,也讓他整個人不禁惶恐起來,舊時那幕難堪的回憶從腦海深處硬生生的躍出。 
   
  「還好,只是有一點感冒而已。」 
   
  他退後兩步,遠離那股曾令他嚮往的體溫,急忙的把地板上的文件撿起來,萬里良也把手上剛撿起來的文件交到他的手裡。 
 
   
  「很久不見了,方……方正英吧?」 
   
  方正英愣了一下,目光不敢跟他相對,他沒想到像萬里良這樣的大人物,竟然還記得大一時跟他同班的自己。 
   
  「嗯,萬先生,好久不見了,不過我倒是常常在雜誌跟財經新聞上見到你。」 
   
  他努力裝出久別重逢的老同學樣子,也努力裝出一般正常男人會說的社交說辭,但是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卻是奪門而出,若不是他已經出社會多年,對於社交有些經驗,說不定他早就隨便找個藉口狂奔而去。 
   
  「怪不得我一直覺得方正英這個名字很熟,原來你是我的同學,向我介紹的廠商聽說以挑剔出了名,卻對你讚不絕口,一再跟我保證這個案子交給你絕對沒有問題。」 
   
  「我只是盡我所能,是對方也十分配合,所以案子才能進行得這麼順利。」 
   
  他的語氣有些急躁,努力的慢下聲音,卻止不住聲音裡的顫意,縱然這是應酬話,可是他作夢也想像不到萬里良竟會如此和顏悅色的跟他說話。 
   
  跟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時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他那時說話的冷漠態度,跟叫他去看精神科的話語,常常讓他從惡夢中驚醒過來。 
   
  「嗯,我們一起進去吧。」 
   
  萬里良替他開門,他連忙低聲道謝。 
   
  他一進辦公室,總經理一見萬里良,臉上立刻堆滿笑容。 
   
  眾人隨即針對案子進行討論。 
   
  談公事的這段期間,萬里良針對方案丟出了幾個尖銳的問題,總經理不住打量著方正英,因為這麼專業的問題,只有方正英才能回答。 
   
  方正英順暢應答,萬里良表示滿意,討論告一段落後隨即離開。 
   
  契約雖還未簽訂,但是萬里良離開前明確地要方正英盡快將一切準備妥當,擇日到他們公司簽約,表示這份合約已經拿到,方正英還得到總經理的口頭嘉獎。 
   
  但是方才與萬里良討論時的壓力,似乎讓總經理十分緊張,額上冷汗涔涔,畢竟萬里良不僅是難討好的商業鉅子,他本身所散發的冷冽氣息,實在讓人難以面對。 
   
  「做得好,正英,我剛才真怕你回答不出來。」 
   
  「這方面是我的專業領域,所以還好。」方正英得體的回答。 
   
  總經理誇讚的點頭。 
   
  「總之你做得很好,不過萬里良是你的同學,你怎麼從來沒提過,怪不得他對你說話的口氣比較溫和。」 
   
  方正英目光閃爍,那一段與萬里良同窗的日子,是他最不想對別人提起的秘密,儘管很多人總喜歡誇耀自己與哪個名人有多熟,但方正英卻不喜歡這種行為。 
   
  「只有上過一年的通識課程,我們常常一組,升上二年級後,萬里良就出國留學深造,所以也沒那麼熟。」 
   
  他盡量說得輕描淡寫,事實上,萬里良那時對每個同學都是冷冷淡淡的,他們除了同一組之外,根本沒有任何交集,只因為當初都是萬里良直接找他同組,所以他才有了奇怪的期待,甚至還做了錯誤的告白。 
   
  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在他身心疲累的時候常常會冒出來,攻擊著他脆弱的心,讓他永遠也忘不了當時的難堪。 
   
  總經理拍拍他的肩膀,「總之,一切準備就序後,就由你去簽約吧。」說著,他打量著方正英。「你的臉好紅,是室內通風不好嗎?」 
   
  「我感冒,可能有點發燒吧。」 
   
  方正英撫著自己的臉頰,若是讓人發現像他這種二十九歲的男人,看著另外一個男人竟會臉紅的話,那真的是太丟臉了。 
   
  但是不可諱言的,在電視上看到萬里良的感覺,跟實際上面對面有很大的差距,萬里良比在求學時更加的出色,而他身上某種難以接近的冷酷與本身的才華,耀眼得讓他不敢直視。 
   
  這一次的會議,讓方正英更清楚的明白,他跟萬里良的差距有多麼遙遠,看來他們之間不是星星跟太陽間的差別,而是塵埃跟太陽間的差距才是。 
   
  所幸他大學時的告白沒有成功,畢竟萬里良不是他能接觸的人物,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經過休息後,方正英的感冒好了很多。 
   
  這一天,他將寫好的計劃書送到萬里良的公司,由他的秘書收下。 
   
  秘書的態度很冷淡,看他的眼神也多了幾分的審視,讓他如坐針氈,不知自己是因何讓她如此另眼相看。 
   
  「方主任,這件案子負責的最高層級就是你了嗎?」 
   
  「是,這是我的專業,都是直接由我與客戶洽談的。」 
   
  「嗯。」她的聲音稱不上熱切,反倒有些冷淡:「我想你有些搞錯了,這是我們萬總裁親自接手的案子,起碼也要你們總經理親自過來談吧。」 
   
  言下之意就是--他是什麼東西?屈屈一個主任,也敢來跟他們總裁談案子! 
   
  方正英不禁露出一抹苦笑,對方拿架子壓他,他實在也莫可奈何。 
   
  「是你們萬總裁要我今天過來簽約的,若是有失禮的地方,我立刻請我們總經理過來商談。」 
   
  他站起身要離開,卻在門口遇見萬里良正要進辦公室。 
   
  萬里良怔愣了一下,「合約還沒簽,你怎麼就要走了?」 
   
  「陳秘書認為應該由我們總經理過來談,萬總裁打擾了,我馬上聯絡總經理,他很快就會趕過來跟你簽約。」 
   
  萬里良本來就面無表情,聽了他這一段話後,瞳眸裡的光芒變得更加冷厲,看起來似乎有些動氣了。 
   
  他低聲問:「你有帶合約過來嗎?」 
   
  「帶了。」 
   
  他此行原本就是為了要跟萬里良簽約的。 
   
  「交給陳秘書,不必叫你們總經理來,這份合約就是我指名要你來的。」 
   
  萬里良說得十分堅定,回過頭,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不知道對秘書說了些什麼。 
   
  一會兒後,當陳秘書出來跟方正英拿資料時,只見她眼眶微濕,看來是被萬里良給慘罵了一頓。 
   
  方正英不好說什麼,但是陳秘書似乎認為是他的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只能無奈的將資料交給她。 
   
  半晌,萬里良簽好了合約之後,方正英收好契約書正要離開的時候,萬里良卻忽然開口道:「快中午了,一起吃午餐吧。」 
 
                                     第二章
 
    因為對方是大客戶,方正英很難拒絕萬里良的邀請,原本他以為他們去的應該只是普通的商業午餐餐廳,沒想到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萬里良的司機將車開到了一所隱秘的俱樂部餐廳,裡面裝潢之豪華,讓方正英一時之間不敢踏入。 
  「進來吧,這是會員制的,我比較喜歡這裡安靜的氣氛。」 
 
  餐廳裡有一些人,其中有幾個方正英曾在商業雜誌的封面上看過,他作夢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竟能這麼近距離的與他們碰面。看來這個會員制的俱樂部,可能要年繳上百萬以上,才有可能成為這裡的的會員。 
 
  一坐下來,萬里良立即為方正英介紹菜色,隨即便點了幾道菜,這些菜的口味相當不錯,讓方正英多吃了好幾口。 
 
  「你有女朋友嗎?正英。」 
 
  方正英一征,完全沒想到萬里良竟會開口問他這麼私秘的問題,他縱然努力想裝出成熟男子的樣子,心還是忍不住漏跳了好幾拍,他問這個是什麼意思?這是不太熟悉的兩人之間該問的問題嗎? 
 
  隨即,他想到大學時自己曾對萬里良告白過,也許萬里良心有顧忌,才會問他這種問題;或許他怕自己糾纏他,所以才會直截了當的這麼問,他的心跳漸漸平穩下來,隨即慢慢抬起臉來。 
 
  「有,可能明年就要結婚了。」他沒想到自己還真是說謊不打草稿。 
 
  「嗯,恭喜。」 
 
  萬里良沒露出什麼表情,但是他從衣袋裡,拿出一個小型有如PDA的小電腦,開始輸入一些資料。 
  一想起陳秘書眼眶泛紅的模樣,方正英忍不住說:「那個...那個陳秘書講的也沒錯,是我沒自知之明,自己過來跟你簽約,照理說,像你這樣身份的人,該是我們總經理過來跟你簽才是。」
 
  萬里良望了他一眼,那一眼並沒有表達太多意思,但是他在他的小型電腦裡輸入更多的資料。 
 
  「你喜歡旅遊嗎?正英?」 
 
  「還算喜歡,只是很難得有機會,工作太忙了,很難請長假。」因為他問的突然,讓方正英一時之間有些錯愕。 
 
  「有什麼嗜好嗎?」 
 
  「看書、聽音樂,有時出去踏青。」 
 
  「對你現在的職位滿意嗎?」 
 
  方正英看著他手裡不停動著,很明顯的,他把他的回答全輸入電腦裡,他有些疑惑問道:「你在幫我這個人建立資料嗎?」 
 
  萬里良沒有回答,最後他的電腦計算完畢後,他才道:「我只是在尋找機率問題,這跟你沒關係,你不必介意。」 
 
  這一頓飯吃得十分枯燥無聊,萬里良每問完一個問題,就會把方正英的回答鍵入他隨身的小電腦裡,方正英不太懂他在做什麼,但是萬里良也不在意他越來越小的聲音。 
 
  「你現在一個人在外面住嗎?」 
 
  「 嗯,我一個人租屋居住,我下面還有好幾個弟妹正在唸書,家裡比較需要錢。」 
 
  萬里良淡淡道:「我記得你似乎是養子是嗎?」 
 
  方正英吃了一驚,他從來不曾對任何人提及他的身世,他不知道萬里良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他的愕然讓萬里良更冷淡的道:「我派徵信社查過你的身世,你沒有女朋友,更不用說你明年要結婚了,你在這一方面撒謊,還真的滿奇怪的。」 
 
  自己的謊言被拆穿,讓方正英頓時面紅耳赤,他站了起來,有些惱羞成怒。「你幹嘛調查我?很好玩嗎?我是說謊,那有如何,那是因為‥‥‥因為我不想讓你誤會我對你還‥‥‥還‥‥」 
 
  他沒再說下去,因為他突然站起來嘶吼的舉動,讓幾處坐得遠一些的人抬起頭來看向他。 
 
  他大學的時候的確是暗戀萬里良,萬里良所散發出的特殊氣質跟簡單俐落的行事風格,讓他十分傾心,他從來沒談過戀愛,也知道愛戀一個男人有多怪異,但是他卻止不住內心思慕的衝動情感,所以他當初才會做出一生中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跟萬里良告白。 
 
  而這件事在之後的幾年,更成了他的夢魘。 
 
  「坐下來吧,你想讓自己更丟臉嗎?」萬里良冷冷的比著位子。 
 
  方正英難堪的坐下來,雙手抱住臉,細聲道:「我之所以說謊是因為不想讓你誤會,畢竟事情已經過去幾年了,我現在只希望我們在公事上合作愉快。」 
 
  「放心,我不會誤會的,我向來分得很清楚,常常有人說我根本就沒有感情,跟我發明的電腦機器差不多。」 
 
  萬里良不以為意,他說話的口氣很平淡,就像在討論千篇一律的事情,無聊到根本無法讓他的心產生波動。 
 
  萬里良關上電腦,將它放進口袋裡。 
 
  「對我,你最好是凡事誠實以告,我承認我找徵信社去調查你,的確是侵犯了你的隱私,但是你不必介意,我調查到的都是一些好的。其實我不只對你做調查,我對我身邊任何一個和我有接觸的人都會事先做調查,然後將資料輸入我的電腦裡,以利我判別所有的人事,這只是我個人的習慣,若是冒犯了你,我願意道歉。」 
 
  他調查都調查了,他還能說什麼,更何況他原本可以不說出來的,可是萬里良卻說出了一切,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萬里良的誠實。 
 
  只是他這種把身邊的人全都詳盡調查的行為,實在讓人不寒而慄,也顯現出他就像電腦一樣,絲毫沒有人味。 
 
  不過方正英還是有自己的堅持,「我不太喜歡這樣,我一直把養父母當成是我真正的父母,也把我弟妹當成是真正的弟妹,不希望任何人提及我養子的身份。」 
 
  「嗯,我保證不向第二個人透露。」萬里良倒是爽快的允諾。 
 
  方正英默默的吃著飯,萬里良還是不斷探詢他的私事。 
 
  「你怎麼不交女朋友?以你三高的標準看起來,應該很容易吸引女孩子的注意。」 
 
  方正英將飯吞進喉嚨裡,因為實在有點氣萬里良窮追不捨的問話,因此口氣有點沖的回問:「那比我更三高的萬先生你呢?怎麼也不見你交女朋友?」 
 
  萬里良的嘴角終於揚起,「我以為你沒有脾氣到不會生氣呢?」他低聲回答他的問題:「你怎麼知道我沒交女朋友,就算我有女朋友,我也不會笨到向全世界宣告的。你以為那些狗仔隊是幹嘛的?他們就是靠挖名人的消息為業的,我才不想讓我或我女朋友的名字登在雜誌上供人討論。」 
 
  方正英那口飯硬生生的梗在喉嚨裡,沒錯,以萬里良現今的行情看起來,他身邊應該不缺女人。
 
  瞬間,口中的飯粒彷彿變成了石頭梗在喉嚨,明明歷經他向萬里良告白的時間已經好幾年了,也對自己說過萬里良不是他能夠高攀的人,但是為什麼聽聞萬里良坦承自己可能有女朋友的時候,他心裡仍然感到刺痛,那份痛輕輕的撕扯著昔日難以結疤的傷口,讓他心亂如麻。 
 
  合作的計劃開始,萬里良沒砍過一毛價錢,使這件案子獲利極高,倍受公司高層注目,但是他雖沒砍一毛錢,要求卻非常多,讓方正英剛開始做時,整個團隊只能以雞飛狗跳來形容。 
 
  案子進行一段時間後,兩方終於捉到了合作的默契,彼此間的問題少了很多,而萬里良不止有很多要求,還要方正英每個禮拜都到他那裡報告進度。  
 
  以萬里良的地位,這件案子的金額雖多,但是不可能多過他其它的合併、投資案件,方正英實在不明白為何萬里良堅持每個禮拜他必須要向他報告。 
 
  若只是報告也就罷了,有時他去的那一天萬里良在開會,他就必須等到他所有的會開完,等他會開完,夜色也已經暗下來,萬里良就會要求他必須跟他去吃飯,一邊報告進度。 
 
  報告不是難事,而是他們之間的吃飯變成了一種奇怪的模式,他們吃的不是商業晚餐那種簡單的晚餐。 
  他們去的地方,大部分是浪漫到不行的餐廳,兩個大男人在那裡談公事,讓他都會忍不住臉紅。 
 
  因為四處都是雙雙對對,還有的人公開向同桌的女伴求婚,萬里良卻一副根本就沒感覺的樣子,讓他就算想開口請他換地方也說不出來,因為萬里良就像個沒人性的機器人一樣,一點也感覺不到周圍的浪漫風情。 
 
  這一次他們去的地方,有人在現場拉小提琴,氣氛十分浪漫高雅,來這裡用餐的都是一些紳士淑女,絕沒有像他們兩個一樣,兩個男人談著無聊的公事。 
 
  「這次的進度稍稍落後,不過是因為修改這個程式的關係‥‥」他口沫橫飛的說著,而且還要讓自己的注意力專注在紙張上,而不是陶醉在那些優雅的樂音裡。 
 
  「你好像很喜歡這首曲子。」 
 
  萬里良連一眼也沒瞄紙張,他叫來了侍者,寫了一張小紙片塞在侍者的手裡,沒多久,小提琴樂師來到方正英的身邊,重新演奏了剛才方正英聽得很陶醉的樂曲,害得方正英臉紅如火。 
 
  兩個大男人在這種氣氛優雅的地方用餐已經夠奇怪了,其中一個男的還叫人特地拉小提琴給他聽,這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像什麼?他們鐵定像極了同性情人。 
 
  「夠了,萬先生,夠了,我們能不能不要‥‥不要在這種地方討論公事。」他小聲的抗議,樂師依然在他耳邊演奏著,縱然樂音是如此的動人,但是他實在受不了萬里良的大神經。 
 
  「為什麼?我用電腦算出來,電腦計算裡,依你的個性,你應該會喜歡這種地方。」萬里良大惑不解。 
  他的確很醉心於這種地方,但是問題是兩個大男人在這裡吃飯,只會引起別人的誤會,更會讓他胡思亂想,每個禮拜對萬里良的報告,是他一整個禮拜最感興奮的事情,就是因為如此,他知道自己情況越來越嚴重。 
 
  他怕自己會越陷越深,比在大學告白時陷得還要深,一但合作時間結束,萬里良可以不當一回事,那自己又該如何自處? 
 
  一想到這裡,就讓他滿心驚恐起來,他不想再那麼難過,也不想再那麼痛苦了,大學時那件事,讓他至今仍跳不出那個夢魘。 
 
  「我沒說我不喜歡,只是‥‥只是這是情人來的地方,我們來這裡談公事實在格格不入。」他盡量說得溫婉。 
 
  「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 
 
  方正英見他終於理解,大力的點頭,要對萬里良解釋這種事實在很累,即怕得罪他,又怕他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萬先生,我們吃普通的商業晚餐就好,這裡又貴又高級,是給情人聊天用的,我們來這裡不太適當。」 
 
  萬里良將手蓋在他要報告的紙張上,他抽起那些紙張。「你不用報告了,就盡情享受這個夜晚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方正英皺起眉頭,他完全不能理解萬里良在說什麼。
 
  萬里良也不解釋:「就照你自己的想法想吧,想不通那也沒有辦法。」 
 
  他還想再詢問,但是萬里良不讓他詢問下去,他再點了一首曲子,這是一首耳熟能詳的古典音樂,很多人都能哼上一段,方正英沉迷在樂曲之中。 
 
  他微微的合眼,記得他很小的時候,他的親生母親好像也彈奏過這首樂曲,那些朦朧的兒時記憶,讓他有點感傷。 
 
  他輕輕的張開雙眼,萬里良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讓他很不好意思的紅了臉,他剛才失態了嗎?要不然為什麼萬里良會瞪著他看? 
 
  「你剛才的表情很好看,你想到什麼好的回憶嗎?」 
 
  他不想對任何人提及他的身世,於是編了個謊:「我跟我初戀女友聽到的就是這首曲子,那是一段美麗的回憶。」 
 
  萬里良唇角微僵,他將餐巾丟在桌上,臉上神情是一貫的冷酷。「今天討論到這裡,下禮拜再來吧。」 
 
  方正英根本就不曉得自己是哪裡得罪了萬里良,只見萬里良很快結了帳,他惶惑不安的跟著離去,今天手裡的報告書,他知道萬里良一個字都沒看。 
 
  大概是他上次的抗議有效,這次萬里良終於換了一個比較正常的地方吃晚飯,外觀是個普通的日式料理店,有媽媽桑跟穿著日式衣服的侍者穿梭其間,他們走過了一個小小的庭院,終於到達萬里良訂的包廂。 
 
  各個包廂裡面有不少日本籍的客人,但是萬里良訂的包廂在很裡面,因此十分安靜,就連廊外也沒有閒雜的侍者走動。 
 
  萬里良訂了什麼餐方正英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一進包廂,菜就開始上了,每一道菜都又精緻又好看,吃在嘴裡讓人食指大動,方正英吃得津津有味,想必這裡的消費一定十分昂貴,也許得花上他半個月薪水也不一定。 
 
  「好吃嗎?」 
 
  「很好吃。」大概是因為太好吃了,方正英眉開眼笑的比著其中一道,話竟多了起來。「尤其是這一道,炸得外酥內軟又多汁,一含進嘴巴裡,汁液就流出來,好香甜,很好吃。」 
 
  萬里良將筷子放進方正英指的那道菜,他夾起酥炸成圓型的圓球,放進自己的嘴裡,他對美食沒有什麼研究,但是這裡的美味還是讓他點頭。「好吃。」 
 
  「這一道也很好吃,萬先生。」 
 
  他們點的是不一樣的餐點,有些菜方正英有的,他並沒有,所以方正英將他認為好吃的菜夾進他的小碟子裡,萬里良夾起來吃,這一次的蔬菜醬汁做得相當爽口,搭配著吃,的確很美味。 
 
  「你滿喜歡吃東西的嘛。」萬里良有趣的問道。 
 
  方正英臉色有點紅,「我很喜歡美食,還能下廚煮幾道菜,弟妹們都說比外面的好吃,也有炒菜請朋友吃過,大家的反應也都相當好。」 
 
  「哦,你會下廚?」 
 
  瞧萬里良那驚訝的模樣,方正英不以為意的笑道:「有很多大廚師都是男性,所以男生會下廚也不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大概是萬先生平時沒自己做過飯,所以覺得特別吧。」 
 
  「應該是吧,不過你別再叫我萬先生了,聽起來很礙耳,就叫我裡良吧。」 
 
  「嗯,裡良。」 
 
  方正英喚得不太大聲,而且還把食物塞進嘴裡。他貪吃的樣子大概是挺好笑的,所以萬里良也笑了起來,讓他不高興的氣道:你吃怎麼少,太暴殄天物了,這裡的每一道菜恐怕都要煮很久,你不吃,我吃了。」 
 
  萬里良難得的露出笑顏,他多吃了幾口,方正英吃了自己的份,還吃了萬里良一半的份,到後來他的肚子脹的很難受,幸好這裡是包廂,而且是榻榻米式的,他坐不起來,只好躺在榻榻米上摸著肚子。
 
  「好飽,可是好好吃,不過我已經吃不下了。」 
 
  他一副怨恨沒吃完的表情,讓萬里良忍不住笑了出來,方正英也知道自己貪吃,但是反正他大學時代就在萬里良面前丟盡了臉,早已沒有了形象,現在展現真我,反倒不覺得拘束,也不必假裝。 
 
  「好好吃,真的好好吃。」他實在是意猶未盡,若不是肚子已經沒有空間,他真的還想再吃。 
  「原來美食對你比較有吸引力啊。」 
 
  萬里良再度拿起他隨身的小電腦,開始鍵入資料,方正英已經習慣他怪異的行為,所以也見怪不怪,兩個人就在和悅的氣氛下,吃完了這一頓飯。
 
                                      第三章
 
 
  再下一周的會面,禺裡良挑的地點是方正英耳聞過的一間中式餐廳,只不過店家的價錢昂貴,但是保證是真材實料,而且沒有分店,只能到這一間用餐。 
 
  一上來的冷盤,就讓方正英吃得津津有味,還未喝到湯品,方正英已經吃得很飽,裡面有一道醬爆蝦做得十分好吃,方正英吃得嘖嘖有味,萬里良卻全然沒動。 
 
  「你不喜歡吃嗎?」 
 
  「我不喜歡剝蝦,雙手濕濕黏黏的,不舒服。」 
 
  「不會的,這很好吃,吃起來吮指回味。」 
 
  方正英擦過了手,飛快的為他剝了幾隻蝦,放在他的盤子裡。「吃吃看吧,很好吃,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醬爆蝦了。」 
 
  萬里良動筷吃了一固,味道的確很開骨。「嗯,的確是好吃」 
 
  「再多吃一點。」 
 
  方正英就像碰到知音一樣,又為他剝了好幾隻蝦,大概是真的很好吃,萬里良盤中的蝦都吃光了,方正英還來不及剝給他吃。 
 
  等手中那只蝦剝好,要放進萬里良的盤子裡時,萬里良突然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方正英怔愣了一下,他將他的手臂移轉到自己的身前來,性感的雙唇咬住了方正英手指裡的蝦子,方正英慌得想要移開視線,無奈卻被他性感的雙唇所吸引,一時竟移不開眼光。 
 
  萬里良豊厚的雙唇帶著健康的顏色,他的嘴唇輕刷過他的指縫,讓他全身一陣酥麻,那陣酥麻從手豐經由手腕到達手臂,甚至麻軟到後背、後腦,他驚嚇的抽回手,萬里良卻像不關他的事似的吃蝦就像剛才那一切都是不經意的。 
 
  但是他那深沉的眸光卻注視著他,那眸中的顏色就像最黑、最純粹的黑曜石,黑得發亮,黑得像無機質的石頭,冰冷,無謂,卻又散發著光芒,令人移轉不開目光,只能沉入極致的黑暗中無法自拔。 
  「這一周的進度‥‥‥」 
 
  方正英趕緊把話題移轉到公事上,但是他只是口頭上說著公事,其實腦袋已經一片混亂,根本就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 
 
  萬里良為自己盛了一碗湯,他慢條斯理的喝著,喝完後,他再度從口袋裡拿出他的小型電腦,輸入不同的資料,對於方正英的話,他根本聽而不聞。 
 
  一切都不重要,就算跟方正英的公司合作失敗,對他而言也不算什麼,那些虧損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對他來說,重要的只有電腦早先算出來的機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方正英會再度愛上他。 
 
  他會用方正英的愛來證明,這世上沒有他電腦算不出來的東西,而且算出機率的準確性是百分之百,絕對不可能有誤差。 
 
  這一夜,方正英失眠得厲害,在床上輾轉反側,晚上那一幕在腦海不斷重演,一般男子會拉著另外一個男子的手做出這種舉動嗎? 
 
  還有自從合作案後,萬里良總會請他吃飯,照理說是廠商該請客戶吃飯,而且他們用餐的地方,大多是氣氛浪漫且昂貴不已的餐廳,萬里良從來不曾讓他出過錢,一般人根本不會這麼做。 
 
  不,不,他怎麼能往這麼奇怪的方向想,萬里良不可能對他有什麼特別的興趣,他對萬里良早也已死心,若不是因為這一件合作案,也許他們兩人永遠也不會有機會見面。 
 
  但是晚餐那一幕讓他沉寂已久的心扉狂跳卻是不爭的事實,為什麼萬里良會這樣對他,是不經意的?還是他根本認為這舉動很平常? 
 
  萬里良原本就是個令人難以捉摸的人,再說他的感情也極少外露,方正英根本不知他的心態為何?
 
  方正英已經心慌意亂,他根本無法揣測萬里良的想法,萬里良的確有許多地方異於常人,但是他真的有不解人事到不明白人與人之間的分際嗎?  
 
  一想起那厚實的嘴唇輕擦過手指的感覺,便讓方正英全身戰慄,再也無法平靜。
 
  他伸出曾被萬里良輕觸的手指,按在自已的唇瓣中,無法自拔的想像著,若是萬里良碰的不是他的手指,而是他的唇呢?那種感覺會是有多麼的美好? 
 
  一察覺到自己的胡思亂想,他連忙將手指收進被單裡,羞紅著臉將自己的臉龐理進枕畔裡,他不能亂想,如果他亂想,可能就犯了跟大學時一樣的過錯,誤會了萬里良的心意,反到做出讓自己尷尬的事情。  
 
  但是他的心口狂熱的跳動,身體微微的發燙,望著自己住宿的空湯屋內,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發覺自己希望有人陪伴。 
 
  這一次方正英並不是跟萬里良單獨相處,忙碌的萬里良在一周後報告的那一天,根本就無法與他獨處,他晚上還安排另外一場聚會必須前往,方正英得知萬里良的行程後,只好提議第二日再過來報告。
 
  萬里良阻止他,「不用了,我明天也沒有空,不如你跟我一起來吧,反正這不是什麼商業上的秘密,只是一般的應酬。」 
 
  他說得就像晚上這一場飯局十分索然無味、令他厭憎,據方正英所知,雜誌上也曾報導過萬里良不喜歡應酬,為人寡言沉默,能讓他推不開應酬的,想必是他推拒不了的人,他大學時與他有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多少明白他的個性。 
 
  方正英雖想反對,但是萬里良畢竟是他的大客戶,讓他難以推拒,再說萬里良也說他明天沒有時間,他只好勉為其難地與他一道去應酬。 
 
  應酬的地方是私人的招待所,裡面還有好幾個相貌姣好的女人相陪,開宴的人是聞名政商的某位大老,但是風評令人不敢恭維,而且得罪他的人,向來會得到他最凌厲的攻擊,也因此大家都不願得罪他,他卻自以為人緣奇好而沾沾自喜。 
 
  萬里良可能也因為此人風聲,才迫不得已前往應酬,席間萬里良偶爾會應答上幾句,但是他沉默的個性還是不變,只不過大老見他來了,似乎對能請到他而心喜,對他說不說話倒也沒那麼在意。
 
  倒是那位大老看方正英坐著萬里良身邊,不知他是誰,為何能跟萬里良同行出席,方正英見大老注意著自己,焦急的遞出名片,大老看了他名片上的頭銜後,顯然認為他的身份無足輕重,因此很少跟他攀談,也讓他少了跟此人應酬的麻煩。 
 
  只對於席間眾人的勸酒,方正英不得不喝,平日他是做技術方面的工作,根本就不需出外與人喝酒應酬,因此酒量極差,他們喝的又都是濃烈的烈酒,縱然是好酒,但是不勝酒力的他很快就醉了。
 
  應酬到了十一點,席間有些人對女色已有了要求,萬里良似已看不下去,到了此刻不願再待下去,便偕同方正英一起離去。 
 
  方正英腳步踉蹌地走出這所私人招待所後,涼風迎面吹來,他那因酒意發熱的身體這才稍稍冷卻下來。 
 
  「怎麼了?你不舒服嗎?」 
 
  萬里良比他喝了更多的酒,但是他卻狀若平常,完全沒有醉了的感覺,而自己卻雙腿虛軟;看著萬里良張合的雙唇,方正英驀然想起那一日吃蝦的畫面,他的心無法控制的鼓動起來,萬里良拉著他坐著一處店家門外設的休息椅上。 
 
  「那酒滿烈的,你不常喝酒吧?」
 
  「嗯,不太常喝。」 
 
  「怪不得。」 
 
  萬里良的話總是簡單二三句而已,但是他開合的雙唇卻讓方正英看得雙頰赤紅,兩人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坐得這麼接近,只要他稍稍的伸出手,就可以將手搭在萬里良的胸口,也因為坐得那麼近,萬里良身上的體溫暖暖襲來,讓他陣陣發熱。 
 
  「我還沒報告這一周的進度。」 
 
  為了制止自己不再胡思亂想,他硬把話題扯到公事上,但是萬里良卻坐得離他更近,近到兩人幾乎是相貼的坐在一起,一般人根本不會這樣跟另外一個男人坐在一起,他實搞不懂萬里良究竟要幹什麼?
 
  他抬起下巴,想要盡量不失禮的詢問,但是一抬頭他就後悔了,因為萬里良正低頭看著他,他的眼眸又黑又深,看得他的心好亂好亂,臉頰就像要燒起來一樣。 
 
  「你的臉好紅‥‥」 
 
  在黑暗夜色中,方正英不知道自己臉有多紅,這時萬里良突然抬起手掌輕撫著他的臉頰,這麼親密的接觸,讓他心跳全亂了節奏。 
 
  他呼吸變得急促,兩人的雙唇是這麼接近,只要他的頭再往上一點,就可以感受萬里良的唇有多麼溫暖美好。 
 
  他想要轉過頭去,但是身體就像凝結了一樣,完全不動,縱然理智勸阻他,但也許是醉了,他的感情有如洪水氾濫,完全管不住自己的舉動。 
 
  他的頭輕輕一抬,藉著酒意,他吻了萬里良,那種感覺有多麼美好他無法形容;兩片唇瓣的相觸,讓他腦中一片混亂,他從不敢想像自己跟萬里良會有這樣的接觸。 
 
  萬里良沒有任何反應,方正英在抬頭看見他那張面無表情的俊顏時,這才知道是自己的誤會,萬里良剛才撫摸他的雙頰根本就沒有任何意思,他又犯了跟大學時一樣的錯。
 
 
 
  驚慌讓他酒意頓時醒了一大半,他立刻將自亡推離萬里良的胸前,整張臉通紅,幾乎抬不起頭來看萬里良。 
 
  「很‥‥很抱歉,我醉了‥‥‥很、很抱歉‥‥‥我要回去了。」 
 
  他說到後來幾乎快哽咽出聲,他在萬里良的心中一定就像個神經病、變態一樣,竟然想跟他接吻,他不知道萬里良會說出多麼難聽的話,或許這個合作案也會跟著完蛋。 
 
  方正英再也沒辦法看著萬里良的臉,甚至不想要聽他下一句話要說什麼,他轉身就要走,焦急之下,險些跌到。 
 
  萬里良拉住他的臂膀,酒醉再加上剛才的驚慌,讓方正英雙腿更加虛軟無力。萬里良拉住他的手臂,將他往自己的方向帶,他竟無力抗拒。 
 
  「過來。」萬里良的聲音沙啞低沉,比他平時的聲調還要低。 
 
  他拉著方正英往屋簷的陰暗處走,方正英被他拖拉得差點跌跤,但萬里良把他拉進陰暗處後,二話不說便單手抬起他的下巴,方正英還在為自已剛才的衝動行為懊腦之際,萬里良的唇突然地落下,封住他的雙唇。 
 
  方正英愕然的喘氣,萬里良趁這個機會將舌探入,含住他的紅舌,兩人帶著酒意的親吻,讓方正英如置身在夢裡,這一吻很快就結束,就像只是初嘗對方的滋味。 
 
  他瞪大雙眼看著萬里良,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中。
 
  萬里良將他往亮處推,他臉上依然沒有多餘的表情,好像剛才兩人不是在陰暗處接吻,只是在陰暗處談著無趣的公事而已。 
 
  他招來了計程車,叫方正英坐上去,自己則坐到他旁邊的位子,他向司機說了一個地址,那是萬里良住的地方。 
 
  來到萬里良的住處,這棟私人的寓所當然十分高級,方正英被萬里良半推入電梯,他整個人渾渾噩噩,還不瞭解現在究竟發生什麼事,打開門後,萬里良合上大門,隨即將他推進客廳內。 
 
  萬里良推著方正英坐到沙發上,他一坐下,萬里良也跟著坐進沙發內;萬里良再度的吻住他,他茫然的回應著,就算在最美的夢裡他也從沒夢到過這樣的情景。 
 
  「唔‥‥‥嗯‥‥‥」 
 
  方正英雙手觸摸著眼前少年白的髮絲,萬里良將他整個人壓進沙發裡,他的襯衫已經凌亂不整。半晌,萬里良似乎吻夠了他的雙唇,豊厚的唇隨即往下移,吻上他的鎖骨,紊亂的熱息吐在他冰冷的肌膚上,一次比一次更加令人燥熱。 
 
  方正英輕喘著氣,這究竟是他喝醉時做的夢,還是在現實中?他已經完全分不清了,他只知道自己神智渙散,整個人赤裸裸的與另一個男性肌膚相觸。但是當兩人結合時,他的眼淚忍不住落下,不只是因為痛,更因為這是他從來沒想像過的美夢。 
 
  茫然中,方正英只覺得全身酸痛,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與男性有親密的接觸。昨夜,他們因酒醉跟放縱過後而疲累不已,躺在大沙發上,兩個人只蓋著一條放在沙發上的小涼被就睡著了。 
 
  一直睡到了今天早上,他睜開眼睛時,時間已經離他上班的時間很近,從萬里良的家到他上班的地點,肯定會遲到。 
 
  而他之所以會醒來,是因為萬里良也在那時起身,他起身時的動作,讓他從昏睡中清醒過來,萬里良迅速的穿上衣物,只丟下一句:「我開會來不及了。」 
 
  「我‥‥上班也快來不及了。」經過昨晚的事,他無法正眼看他,只好也學他趕快起身穿衣。
 
  他拾起襯衫想要穿上身,但那衣服又皺又有汗味跟酒味,他實在很難再把它穿在身上。萬里良見了走進房間,出來時,丟了一件襯衫給他,上面還有牌子未剪掉,顯示這件衣服萬里良根本就沒穿過。 
  「給你吧。」 
  他說的話簡單扼要,方正英感激的把襯衫穿上,雖然袖長,身長完全不同,但是穿上外套後就沒那麼明顯。 
 
  待穿戴整齊後,萬里良也打理好自己,兩人同時搭電梯下樓,電梯裡的狹窄空間讓方正英的心忐忑不安,萬里良沒對昨夜的事情做任何解釋,依然是跟平日一樣的樸克臉,完全看不出他對昨夜的事有任何看法,這讓方正英更加不安起來。 
 
  「你叫計程車吧。」到了樓下,萬里良突然開口。 
 
  萬里良有專屬司機等候著要戴他去公司,他並沒有打算要送方正英一程,方正英也明瞭自己與他的公司,一個在南、一個在北,的確是完全不順路,但是萬里良的冷漠態度,還是讓他的心刺痛了一下。
 
  他連最起碼假裝要送他一下的意思都沒有,縱然萬里良如果真的提議他也會拒絕,但是萬里良一開口就叫他坐計程車,好像兩人根本沒有什麼關係似的。 
 
  「好,再見了。」 
 
  他盡量維持著一般成熟男子該有的禮貌,還要勉強自己裝出笑臉來,假裝昨晚根本沒發生過任何事,但是說實在的,他心裡真的很受傷。 
 
  就算只是喝醉後做出的糊塗事,也該有一點點表面的溫柔,或是想要逃避的表情,但是萬里良卻什麼反應都沒有,好像昨夜根本沒發生過任何事,一切只是方正英的幻覺
。 
  但是那不可能是幻覺,那令他羞於啟齒的地方仍火辣辣的刺痛著,昨夜兩人體溫的接觸也讓他記憶深刻。 
 
  「那就再見了。」 
 
  萬里良說完後,關上了車門立刻就呼嘯而去。 
 
  一夜的溫存,方正英只得到萬里良這一句「那就再見了」的冷漠言語,他既難堪又難受,也許昨晚那件事對萬里良而言,根本就是個錯誤,所以他連提也不願意再提。 
 
  方正英不想再想下去,那只會讓自己更難過,但是這個殘酷的事實,還是讓他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子刺中一般的痛苦。 
 
  「這樣算什麼?」 
 
  雖然內心想要這樣對萬里良質問,但是畢竟他也沒笨到那種程度,況且這幾年社會、人事的歷練,不再讓他有勇氣說出這樣坦白的話。 
 
  昨夜是個錯誤,可能還是個萬里良根本就不想承認的錯誤,他最好聰明的不要再提這件事,這才是成熟的大人該做的事情。 
 
  他叫了部計程車趕到公司去,雖然心情難受,但是班還是要上。
 
                                  第四章
 
 忙到十一點的時候,突然來了一位花店的服務小弟,捧了一大束鮮花進來,這束鮮花花材特別,包裝更是華麗漂亮,恐怕不便宜。這花引起了無數人的觀望,大家全都想知道這束價值不菲的花朵到底是要送給誰的。 
 
  櫃檯小姐收下了花束,辦公室裡的耳語不斷,大家都在猜測這花到底是要送給誰的? 
 
  方正英工作十分忙碌,再加上今早萬里良的事情,讓他根本就對任何外界的事都聽而不聞,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花束的事。 
 
  「方主任,這花是送給你的。」 
 
  櫃檯小姐將花拿到方正英的桌上,方正英愕然的看著這束奇大無比的花束,裡面有著顏色十分特別的嬌艷玫瑰,市面上極少見過這種顏色的玫瑰,這也代表這束花朵的價值頗高。 
 
  他無法置信的看著花束,心想怎會有人送他花朵,他也沒認識什麼人會送他花的,就連他生日時,也從沒有朋友,同事送過他花朵,更何況他又不是小女生,怎會有人無緣無故送花給他,而且今天也不是他的生日。 
 
  「是送錯了吧?怎麼可能有人會送花給我?這太奇怪了。」他不解至極。
 
  花束裡面有一張小卡片,方正英將它折開,裡面是萬里良的親筆字跡。
 
  昨夜因你的陪伴而變得美好,我期待下一次。 
 
  方正英先是愕然,腦中一片空白,一時之間好像看不懂國字似的看了無數遍,才能理解文字的意思。 
 
  他的心臟驀地狂跳,呼吸幾乎停止,喜悅佈滿全身,讓他不禁擁抱著花束,早上的悲傷一掃而空,他沒想到萬里良竟會送他花,還會親筆寫這張小卡片,昨夜兩人相擁的畫面頓時浮上腦海。
 
  那種羞恥又痛苦,卻又夾雜幾絲愉悅的性愛讓他一瞬間紅了臉,這張小卡片傳來的心意,讓他再也無法制止自己對萬里良的愛戀。 
 
  雖然收了那把花束後,他立刻就把小卡片貼身收藏,但是這昂貴的花束還是讓辦公室裡的人好奇不已,不過無論任何人問花是誰送的,方正英皆笑而不答。 
 
  一般人見狀也不再詢問下去,只有艾迪還是死皮賴臉的纏著方正英,方正英雖然心情很好,但是在艾迪近乎窮追猛打的追問之下,也只是露出笑顏,不回答任何問題。 
 
  艾迪看著他那張笑臉,見沒有任何收穫,最好只好無奈地道:「主任,你的八卦可真難挖啊」 
 
  「我沒有什麼八卦。」 
 
  方正英低下頭,繼續做他的事情,那張小卡片放在他衣服內側的口袋裡,貼近心臟,讓他一整天的心都暖暖的; 而這段戀情,他當然希望越低調越好,一來是因為萬里良的身份,二來也是因為他們兩人同樣是男性,更需低調。 
 
  艾迪一直站在他的身邊沒有走開,方正英覺得奇怪,於是抬起頭看他一眼,艾迪也意味深長的看著他。 
 
  「主任,其實你長得滿好看的嘛!」 
 
  「什麼意思?」方正英不解。 
 
  艾迪好像很難回答,想了一下才開口,只不過他的聲音卻變得很小聲。 
 
  「你以前好像很神經質,容易緊張,所以很難發現其實你長得挺好看的,但是現在的你好像比較不會緊張敏感,笑起來的樣子非常好看。」 
 
  大概是因為稱讚男人對艾迪來說是頭一遭,所以他講到後來,臉蛋有些泛紅。 
 
  「總之,主任,你現在給人的感覺真的很好,而且看起來還滿性感的耶,有點誘人犯罪的味道。」
 
  方正英聽了簡直哭笑不得,真不知道他這是稱讚還是挖苦,或者是艾迪慣有的胡言亂語。男人怎麼可能被稱為「性感」,又怎麼可能會「誘人犯罪」。真不曉得他胡說八道些什麼。 
 
  「好,我很好看,很好看。」方正英笑著回答,懶得理會他奇怪的說法。「快去工作吧,別閒聊了。」 
 
  艾迪也知道自己的話有些奇怪,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再次重複:「我知道你覺得我是在胡說啦,但是我是說真的,主任,你現在看起來真是超性感的。」 
 
  「你白癡啊你,快去工作吧,這個拿去,下午交給我。」 
 
  方正英丟了一個計劃表要他去跟客戶聯絡,艾迪看了忍不住哎哎叫,一看這個客戶,就知道是很難搞定的前幾名,讓他沒辦法再閒聊下去,趕快去辦正事了。 
 
  而方正英對他那句「性感」,實在有點啼笑皆非,只是當作笑話聽過就算了。 
 
  一個禮拜過去了,除了那束花之外,萬里良沒再跟方正英有過聯絡,讓方正英那一日火熱的心,又慢慢的降溫下來。 
 
  他不懂萬里良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如果真的對對方有點意思,為什麼他們同在台灣,也知道彼此的手機號碼,他卻從來沒有打過一通電話給他。 
 
  雖然他知道萬里良是真的很忙,但是難道真的忙到空下一分鐘打電話給他都不行嗎?就連假日也沒空嗎? 
 
  今天,他又來到萬里良的公司報告進度,萬里良這次帶他去的餐館十分知名,擺明是想要討好他。
 
  但是他這一餐吃得不是很愉快,因為萬里良的表現就跟往日一樣,冷冷淡淡的,根本就不像小卡片上寫的,因他的陪伴有美好的感覺,一個人如果感覺到幸福美好,絕不會是這種冷漠的樣子。
 
  「我吃飽了。」 
 
  方正英推開餐盤,萬里良隨即又拿出他的小電腦輸入資料,完全感覺不到他有一絲絲喜歡他的樣子,好像跟他吃飯只是例行公事,就像他那天去參加那個大老的餐會一樣,完全是迫不得已。
 
  方正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但是他就忍不住有這樣的想法。 
 
  「你如果事情很多的話,就不必聽我報告,我可以打電話口頭報告就好。」 
 
  他盡量語氣放得溫婉,萬里良這才從他那台小電腦抬起臉來看著他。「不,我們必須要吃飯。」 
 
  他不懂什麼叫「必須要吃飯」,聽起來好像他根本就不是發自內心想跟他吃飯,一切都是身不由己。 
  「必須要吃飯?可是如果你忙的話,我可以用電話跟你報告,這樣就不必浪費你的時間,你也有多餘的時間可以休息。」 
 
  「不,電腦算出來必須這樣做。」 
 
  萬里良講得很冷靜,但是方正英聽了卻感到有一陣不知名的寒意竄過身體,他的確一開始就知道萬里良把他的資料輸入電腦,每次跟他說完話後,萬里良就會輸入更多資料,他實在不懂他在做什麼,但是他猜萬里良也不會告訴他。 
 
  「這不是電腦的問題,而是你個人的行程安排,難不成電腦要你跟某個人上床,你就會上床嗎?」 
  他知道自己說得太過直接,根本就不像個成熟大人會說的話,但是今晚這頓飯他吃得很痛苦,他們發生了關係,萬里銀也曾送過他花,但是為什麼這樣之後再見面,他反倒感覺很空虛,一點也沒有喜悅的感覺。 
 
  「會的,如果電腦算出必須跟人上床,我也會照做的。」 
 
  萬里良的話比寒冰還要冰冷,方正英聽了心裡非常的不舒服,他起身想要離座,萬里良走到他身邊。 
  「到我家裡來吧。」 
 
  「不,我今天想要早點休息‥‥‥」 
 
  萬里良握住他的手,冷淡地道:「我知你不會拒絕的,來吧。」 
 
  方正英甩開他的手,他知道自己這樣很失禮,但是他再也受不了萬里良冷淡的態度,他們曾經發生關係,而且只是一周前的事情,如果萬里良後悔了那一晚的事情,他也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那天都失去了理智。 
 
  但是為何他事後還要送他那麼貴的花朵,讓他心中再度燃起希望,結果今天他的反應卻讓他感覺一切都只是自己在自作多情,萬里良根本就沒把他放在心上。 
 
  「你跟我上床,是因為‥‥是因為電腦算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