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792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轉載-薄櫻鬼-景夜初绽


  
 
 
2、第二章 ... 
 
 
  我還沒問救誰呢,你手這麼快幹嗎,趕著投胎啊,再次看見睜眼時依舊時漫天的黑夜,不同的是,身上好疼啊,全身都像是被利刃隔開,疼是一方面,還有就是好TMD的冷啊,我記得應該只是秋天啊,怎麼感覺寒風刺骨呢,刺骨就刺骨唄。能不能別再往傷口裡面吹了,還有就是不要再搖我了,很疼誒。
  
  「終於醒了,我還怕你醒不了呢」柔柔的少女聲音,淡淡的擔憂,聽的關心的話,誰心裡都會暖暖的,慢慢調好眼睛的焦距,適應周圍,少女的模樣,映入眼底。接著就是下巴脫臼,這丫頭這丫頭是??????
  
  「怎麼了,是不是身上很痛?也對,我剛才在雪地裡看到你的時候你全身都是傷口,還特別深呢,搬你回來的時候你身體漸漸沒溫度了,剛才都沒有心跳了,嚇死我了,就使勁搖你,怕你真的不醒還好你醒了呢」甜甜的笑容,使我真的沒辦法說她,按你那個搖法,活人都能搖死。
  
  「謝???謝???你」嗓子像火烤一樣,干疼干疼的,好不容易說出幾個字來
  
  「沒關係,出門在外不方便,當然要互相幫助了,現在治安不好被打劫難免的,你不要再說話了,你脖子受傷了,傷到喉嚨了,先喝點水哦」她輕輕的抬起我的頭,餵了我一點水,潤下喉嚨,剛才的疼痛減少一些。
  
  「你在睡一會,反正是個破草屋沒人來的」的確是個破草屋,東西南北的牆都在冒風,還好有個火堆,被打劫也不至於傷成這樣,這第二個生命給的不如不給,活遭罪,這就算了,這是什麼地方什麼地方啊,你怎麼不早說是在薄櫻鬼啊,給個心裡準備啊,這也就算了,健康的身體行不行,雖然剛死的身體好讓靈魂進入你就不能給個全屍。就這樣在破屋養了一段時間的傷,在基本上能走能動能說話的時候,廢話便開始了「請問你叫什麼?」
  
  「千鶴哦,雪村千鶴,你呢?」
  
  「我啊,忘記了,你救了我,我就雪村夜,紀念我們的夜晚相見」
  
  「好啊,那就叫你小夜吧,小夜很堅強呢」
  
  「堅強我有嗎?只是無奈而已呢,千鶴,你是去幹什麼呢?走那麼偏僻的道路」
  
  「找我父親,他叫雪村綱道,是個醫師,已經離開家裡很久了,我很擔心他,所以沿路找過來,盤纏沒有多少了,大路浪費時間還要花錢住宿,小路快,幸好走小路了,要不真的出事了」千鶴眨巴那雙純真善良的眼睛看著我,看的我這個罪惡,我這是鳩佔鵲巢啊。
  
  「千鶴,我的過去我已經不記得了,也不知道我要幹嗎去或是回哪裡去,你救了我,我沒什麼可以回報的,如果你不介意我想一直陪你,直到你找到你父親為止,雖然沒什麼本事,不過兩個人總比一個人要好一點,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當然不介意,一個人總是有點怕怕的,你肯陪我,我很高興真的」不用強調真的,你眼睛都冒出光了哦,對著千鶴笑笑,真是善良呢千鶴,狗血穿越定律,必須跟定女主,賞帥哥,看NP,觀王道,那個丫頭讓我救的人也許跟千鶴有點關係,或許就是千鶴總之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瓊,再等等我。
  
  
 
 
3、第三章 ... 
 
 
  第二天我們便出發去京都,這回走大路,因為有我的前車之鑒千鶴怎麼都不走小路了,其實我想說不是打劫,不過她不太可能相信啊我還得編個理由挺麻煩的,嘛,走大路雖然會費時間但是千鶴到達之前沒有劇情,那麼走大路小路其實都一樣安全吧,可能。
  
  例如剛剛我沒留神,千鶴去打聽消息就被小偷偷了錢袋子,這不,黃昏之前我就陪她坐在道旁,看著那紅紅的眼圈。
  
  「小夜,我怎麼就這麼笨把錢袋丟了呢,現在餓了都沒有吃的給你」
  
  「沒事的千鶴,吃一見長一直嘛,沒關係的,對付一下,明天我去找工作,船到橋頭自然直哦,走走,咱去洗把臉,要不小臉都不漂亮了,來小妞給大爺笑一個,不笑,那大爺給你笑一個」說吧剛要扯開嘴角,千鶴就噗的一聲笑了
  
  「謝謝你,小夜,沒有你,我還得自怨自艾一會」
  
  「咱倆別總謝來謝去的,走,下面就有河,咱洗把臉」拉起千鶴往河邊走去。到了河邊,千鶴幫我挽起袖子,說實在原來的衣服都是血已經扔了,朝千鶴借的這件卻也合身,但真就是穿起來不是一般的麻煩看看以後能不能買到扣子之類的,剛彎下腰,捧起水
  
  「啊~~~~~~」
  
  「小夜怎麼了,是不是碰到傷口了?」千鶴被我下的,臉都沒擦就跑我這來看我的傷口裂開沒
  有。
  
  「我的臉,我的臉」依舊驚悚中??????
  
  「臉,臉沒事啊,挺好的,挺滑的一點傷口都沒有」千鶴還摸了幾下,的確臉上沒什麼問題,問題是這張臉是是是那個丫頭片子的,怎麼回事,為什麼把這張臉給我,那麼這是她的身體,為什麼這麼做,讓我幫她救一個值得自己犧牲性命,不僅是性命,連身體鶴身份都給了我,除了記憶,一切都給了我,那個人值得她如此的人到底是誰,瓊啊,我的好奇心又開始作碎了。
  
  「額,沒事,我一直以為受傷這麼重,臉也是再多難免,我以為我的臉都不能看了呢,原來還好,一點事都沒有」
  
  「你呀,一驚一乍的,女孩子的臉很重要當然保護的好了」我完全可以想像到,千鶴此時腦中事我兩隻手拚命無助臉,然后土匪猛砍我的情景,好驚悚,算了的打斷這種思想。
  
  「也對哦,千鶴,幫我弄個跟你一樣的頭髮把,綁起來利索」這幾天披頭散髮跟女鬼似地。
  
  「好呀」雖然好久沒洗,頭髮都沒有太出油,無論哪裡古代人都真是好有智慧呢~~感受到千鶴纖細,光滑的手指在發間穿梭,忽然想起當年瓊給我梳頭髮的感覺,異常的溫馨舒適,直到千鶴拍拍我肩膀示意我綁好了,我才反映過來。
  
  照著水面,不錯,除了比千鶴長點其他都一樣看上去還真相血親呢,那個丫頭不會是雪村她們家的私生女吧,打個冷戰好狗血,還是算了吧,一個南雲熏就夠人嗆了,再來幾個孩子,是不是還得強個家產什麼的,扯遠了,今晚會遇到主角的後宮呢,會很有意思的呢,翹起嘴角,拉著千鶴往前走,瓊,相遇的時候給你講個完全不同版本的薄櫻鬼吧。
  
  幸好千鶴在後面,要不看到夜滿臉的邪笑和□,會以為傷口感染發炎把腦袋燒壞了呢。
  
 
 
4、第四章 ... 
 
 
  
  太陽落得差不多了呢,小巷也很多啊,到時候跑那個才能遇到主角啊,千鶴完全是跟我走,這樣不行呢。
  
  「千鶴醬,我們分開問問,然後找找睡覺的地方,2個時辰後無論找到沒有回到原地**哦,怎麼樣?」
  
  「小夜,你的傷還沒好,很容易扯到傷口,不方便亂動,萬一扯到傷口又會疼了,你一個人我不放心,還有?????」
  
  「千鶴,不要這樣操心,會提早變老的,我慢點就好了,我不想當個蛀蟲一樣的廢物讓你養著啊,相信我不會有事的乖哦」
  
  看著我倔強的眼神,千鶴屈服了,一步三回頭的看著我,最後才老老實實的往前走,我則是靠在一旁的牆上,大口大口喘氣,傷口好的速度已經很驚人了,為了證實自己不是貴族,還割開手指試試,結果根本就沒有立刻癒合,害得我還疼了好幾天,果然不能要求的太多呢,調整的差不多後,我就往千鶴的方向趕去,畢竟故事的帷幕拉開了。
  
  是不是我休息的太久了,根部看不到千鶴的背影了呢,天也黑了,小千鶴,別不安套路走哦,會出事的,可惡,隨手抓起一根木棒,外一出事了,起碼能自衛吧。這說歸說這京都的小巷怎麼跟迷宮是的,大巷套小巷的,說不定哪個是死胡同,要氣死人啊。
  
  「乒乓撲通」雖然沒看到人可算有跡象可追尋了,剛剛跑到巷子裡,心想正好趕上土方他們英雄救美呢,結果正好趕上「殺了你」這話剛說完,我很尷尬的站在那裡。
  
  「呵呵,我來找人,你們繼續」剛想後退,齋籐的刀架在脖子上,涼涼的,嗯,刀保養的不錯誒,反光帶亮的,腦子裡裝的什麼啊。
  
  「別傷害她」千鶴鼓起唯一的一點勇氣,跑到我身邊,「她什麼都沒有看見,我,我的話,如果非要帶走,那麼就帶走我跟她沒有關係放了她」好有勇氣啊,反手握住千鶴的手,真是的這丫頭,明明因為恐懼手上已經冰涼冰涼的了,還護著我,給她一個安心的笑容,正對著這幾個大家非常喜歡的帥哥,真不知道當偶像把刀子放在她們脖子上她們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映呢。
  
  剛想開口安慰千鶴,忽然肩上的傷口就裂開了,失血拌著劇痛就這麼沒出息的倒在千鶴的懷裡,吃力的在千鶴的耳邊說上一句「沒事,別怕」然後就暈過去了,沒有看見齋籐無辜的眼神,土方苛責的目光,和沖田玩味的笑容。
  
  在我暈過去之後,千鶴緊緊的保住我,像是護孩子的母獸一樣,齋籐,土方,沖田面面相覷一下,最後決定,打暈帶走,還得趁千鶴不注意繞到她身後要不都有可能被咬道。
  
  沖田抱起千鶴時,千鶴依舊沒有放手,最後他不得不脫下羽織,裹住她們兩個一起包回去,索性都很輕,回屯所的路上,齋籐和土方也會幫忙輪流抱著。
  
  對於我慶興的一點是,他們沒有發現我肩上的傷口,否則幫我包紮如果看到身上的傷口會很難解釋。
  
 
 
5、第五章 ... 
 
 
  
  第二天早上我是靠在千鶴的肩膀上醒來的,以他們綁我們兩個人的方式,看樣子到最後都沒把我們分開阿。
  
  「夜,你怎麼樣?怎麼突然暈倒?現在怎麼樣???????」
  
  「等下等下,一個一個來,我一個一個回答,好不好,可能昨晚跑得太急扯到傷口了,現在好多了,能跑能跳的」剛要站起來秀個,才想起綁著呢,根本站不起來啊。千鶴剛要說什麼,門被拉開了,齋籐進來,默默的幫我門把繩子解開。
  
  「副長要見你們」解我繩子的時候,近距離看了看,真是長得不錯啊,雖然看不到被頭髮擋住的臉,齋籐發現我盯著他看,一個不小心撤繩子的時候拽到我的傷口了,疼的我一個咧嘴,他依舊面無表情,千鶴手快一下子又保住我「小千鶴輕點,好疼」,拆騰倒是省悟後倒是立刻道歉了
  
  「對不起」。「我也不對,帶我們去見副長吧」千鶴幾乎是扶著我站起來的、
  
  「千鶴醬,安心,我沒那麼虛弱哦」扯開笑容讓她安心,便牽著她跟齋籐往前走,路上,我盤算著,我的身份怎麼辦,千鶴好說是綱道的女兒,我整個一來歷不明人士,要是知道過去還能編編,真是愁人啊??????難得思考,一思考就不留心,齋籐停下來我都沒發現,直接撞到他後背了,看著挺瘦的一人真是結實我的鼻子好疼,捂著鼻「對不起」他直接拉開門頭也沒回,興許沒聽到,接著就是三堂會審。
  
  從踏進這屋一直到坐下來,氣氛凝重啊,千鶴也一直緊緊拉著我的手,冰冷的沒有溫度,反手握住希望能給她些溫暖,土方的詢問,近籐的介紹,沖田的調笑一切都沒有問題,不過,身份千鶴介紹到「我們來找父親」她說得是我們「我們的父親是雪村綱道」,他們吃驚正常我也吃驚,千鶴沒有看我,似乎認定我是雪村家的孩子,是她的手足。
  
  「難怪會女扮男裝了」接著炸鍋一樣的一群螞蟻。
  
  「是女的???」
  
  「怎麼看都是女孩子嗎」
  
  「要不要脫衣服檢查一下哦」千鶴一下子就抓緊衣服,往我身邊靠靠。
  
  「女孩子怎麼可以當眾脫衣服絕對不可以」近籐叔真是可愛啊,這少這個時候對千鶴來說是真樣子的。
  
  「齋籐,人家是女孩子你怎麼還下這麼重的手呢」沖田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大家都看向我,肩頭的血跡還在。
  
  「我沒動手」是拉是拉,他真動手,我的腦袋早搬家了呀。千鶴看向身上的血跡,皺眉,如果他們不在,她會立刻脫下我的衣服吧~~~~
  
  「的確不是齋籐、大人動的手,在來的路上碰到過強盜,不小心受傷的」叫大人真彆扭誒,不過互弄過去就好。
  
  「齋籐,她叫你大人誒」沖田,你丫不說話能死啊
  
  「呵呵雪村小姐不用叫我們大人的」
  
  「那也不用叫我小姐,夜就好,姐姐千鶴」千鶴眼光波動,是的,姐姐,從你一開始對我的照顧,你值得這個稱呼,而我保護你的責任我亦應該背負,無論那個人是不是你。
  
 
 
6、第六章 ... 
 
 
  
  「審問結束了沒有」不知是不是血留的太多,總是犯困呢。
  
  「暫時沒有了,不過希望你們回房間好好待著,不要有逃跑的念頭,否則?????」
  
  「殺掉是吧」來來回回這麼幾句話你不膩歪啊,當然後半句是我不敢說得.看著土方轉瞬的詫異,可愛的近籐叔發話了」今天先到這裡吧」,安靜的站起來,牽著千鶴,往外走去,路過沖田的時候,他別有深意的看著我的傷口,騙得過他們,也不見其騙的過這個天才」狐狸」吧,心中不安使我一個不穩,一下子倒在沖田懷裡,靠,以你的身手在我倒的一霎那能躲開的吧,腦袋重重的撞在他的胸口,他的一聲悶哼使我很開心
  
  不過「哦亞哦亞,這麼快就投懷送抱了」 我立刻跳起,不慎又扯到傷口,疼的我直冒冷汗眼看又要摔倒,齋籐手快趕在千鶴前及時的扶我一下
  
  「你可以誣蔑我的人品,但是不要侮辱我的眼光」不服氣的回嘴,沖田眼中一霎那的冷光使我後悔剛才的衝動,立刻是哄堂大笑的笑聲,原田不怕死的來了一句
  
  「沖田,你也有被人嫌棄的一天啊,哈哈哈」連土方都是憋的臉色紅潤啊,至於馬.看樣是沖田太受歡迎把他們都比下去了,男人果然是好面子的動物啊
  
  「額,一君,可以了,我沒事了」齋籐默默放開手
  
  「夜,你的傷還是讓醫生看一下吧」近籐叔,我知道你心地好
  
  「太???」千鶴剛想同意,讓我捏了一下手就安靜了
  
  「多謝近籐君的好意,不過太麻煩了,而且快癒合了,『靜養』一兩天就好了」醫生一定會看出異樣。
  
  「好吧,齋籐帶她們回去休息」不強人所難近籐叔,我一定回去頂你,轉身跟著齋籐離開
  
  「土方怎麼看,看上去沒有什麼破綻,但總是有點不和諧的地方」
  
  「妹妹似乎受傷不輕,姐姐卻一點問題都沒有」沖田,在我倒在他懷裡的時候聞到我身上的血腥味。
  
  「嗯,這是一點,還有就是那個叫夜的女子似乎從頭到尾都沒有害怕過,似乎知道我們不會傷害她們一樣,總之她很奇怪,千鶴沒有問題,重點盯下那個夜,沖田交給你了」
  
  「為什麼每次美差都給他啊」原田不服氣的喊著,平助也一臉忿忿然。
  
  「如果她有問題,我可以立刻殺了她,你做得到嗎」滿面的笑容吐出這句話,令人不安的聳聳身,卻很管用,其他人立刻不在說話了。
  
  「沖田,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她可能只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你不准私自動手」近籐叔不安的勸阻著,接著便是社會和諧,天下安定的思想灌輸,全都滿臉菜色的聽著,送完我們回來的齋籐,走到門口聽到沖田的話,剛想進去,卻在下一秒聽到近籐叔教誨的時候離開了。
  
 
 
7、第七章 ... 
 
 
  
  回房間之後,千鶴立刻幫我脫下衣服,看著滿身疤痕的我,千鶴的眼圈又開始紅紅的
  
  「究竟是誰下的了這麼重的手」 
  
  「呵呵,不記得了呢,可能是因為我貪財抱著珠寶不撒手,土匪生氣了多砍了我幾下吧」看著肩頭結痂的傷口,就像不曾裂開一樣,可是衣服上的血跡表明它突然自己開了,開什麼玩笑,這具屍體究竟怎麼回事啊???
  
  「為什麼不讓醫生看呢」千鶴問題寶寶模式開啟
  
  「他們收留我們已經很麻煩了,再讓他們找醫生不太好」最重要一點是會發現傷口是根本不是土匪的手法。 
  
  「也對,不過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說出來,我們自己找醫生去」 
  
  「好」換身乾淨的衣服,握著千鶴的手一覺睡到天亮
  
  清晨,千鶴拉開窗戶「夜,這樣的軟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我很擔心父親」千鶴你低下頭不行嗎?! 
  
  「有逃跑的念頭就殺掉哦」沖田很適時吐出這句話,千鶴驚訝而瑟縮一下,上前擁住千鶴
  
  「沖田君,不准欺負我姐姐哦」千鶴明白剛才是調笑,臉紅了一下
  
  「阿列,我的話這麼沒有說服力呢」 
  
  「跟你的臉一樣啊」褒貶自己想去,總司剛想在說什麼就被平助打斷,爭論過後毫無懸念的跟大家一起吃飯,剛走進屋裡,大家的眼光都放在我和千鶴的身上,明顯我的吸引力大些,(喂喂,讓你們盯著,沒讓你們這麼明顯好不好,土方吐槽)
  
  「夜」千鶴很不適應,安撫她一下
  
  「千鶴醬,就當野餐被些貓啊,狗啊,兔子啊之類的盯著好了」千鶴笑了,其他看著我門的人噴了,然後很識相的低頭吃飯了,人啊就是不說不行呢
  
  「哦亞,好一個毒蛇婦啊」 
  
  「嗯,彼此彼此,長舌男」嚼著我的米飯,不理會出來沖田意外憋笑驚訝的目光,不理會千鶴拽著我的袖子讓我少說幾句的眼光,跟我的米飯奮鬥著,然後平助和永蒼的搶飯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我依舊吃著我的飯,因為啊,一會氣氛凝重就沒辦法吃了,而一直注意米飯的我沒發現一直有兩個人的目光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我。
  
  果不其然,土方一臉冷漠拉開門斥責我和千鶴出來吃飯的這個事情,這時候我吃完放下碗筷,特淡定的看著這尊大神,怎麼的吧,我們就出來了,一隊人爭先恐後的承擔錯誤,罰不責眾不過看著我挑釁的目光,土方很不爽,決定讓讓我兩個做小姓,不過一個人兩個小姓多了點,土方那尊冰山,動不動就一個山崩,我還是遠點吧,
  
  「小姓的話我就算了吧,我還是加入你們吧」 
  (其實我沒挑釁,他太多慮了。某米:「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你都聽過沒有」挖挖耳朵,剛才有人說話嗎?某米怨氣沖天)
  
 
 
8、第八章 ... 
 
 
  
  「你、你、你,你要加入我們」平助你什麼時候變成磕巴了,千鶴亦不安的拉著我的袖子。 
  
  「對、對、對,我是要加入你們」很嚇人嗎?! 
  
  「你會用刀嗎?」土方一臉嚴肅的發話了有點隱約的怒氣
  
  「不會,但是會學,不是所有人一出生就會用刀的吧」喝口茶慢悠悠的說著,
  
  「你有時間學並不代表我有時間教」土方不滿我的語氣
  
  「沒說讓你教,隊長級別切磋的話我可以在旁邊看著吧,再說你們不是很缺堆士的嗎?」 
  
  「哦,看看你就能會,副長讓她跟著我吧」沖田得個機會你一定玩死我,但是人不能輸了底氣,抬眼直直得看著他,他似乎沒料到我會看他,稍稍一愣,土方看看我,又看看沖田
  
  「好吧,你暫時去沖田得隊裡」誒,這句話夠我上火得了,接著又來一句「先當個小姓」這句話之後我直接嗆到嗓子了,「咳,咳,咳」千鶴幫我順著背我則忿忿看著土方,你故意得吧。看著滿臉通紅得我沖田又來一句
  
  「雖然是小姓,巡邏得時候扯後腿我可是會殺了你,所以,現在讓我測試一下吧」似乎誰都沒料到這樣,都愣愣看著我。傳說中的天才刀客,沖田總司,天才啊,就是比普通人下更少的功夫卻得到更多成功的人,很討厭天才呢,不過血液沸騰了,心底的聲音叫囂著「絕對不會輸,絕對不可以輸給任何人」,愛好和平的我怎麼如此反應,似乎這個身體啊,那個丫頭,對她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那雙絕對傲氣的眼睛呢。 
  
  「那麼請隊長賜教呢」我很欠扁,還是這個身體欠揍呢,我和沖田走到外面,他們一干人都出來,看『猴戲』,原田扔了兩把木刀過來,沖田順手接住,而我則閃開了,直直的看著刀落在地上,沒有撿起來的想法,一種排斥感讓我想離刀遠遠的,但是?????? 
  
  「怎麼連刀都接不住而且揀不起來嗎?!」沖田撿起刀的給我,我又後退一步
  「原田先生,有木棍之類的嗎?」原田一愣,馬上找到一個木棍給我,看樣子似乎是要來燒火用的
  
  「我還是用著個吧」沖田笑笑,扔開多於的木刀,擺好姿勢,似乎等待我的進攻,可是不是你試我嗎?等我進攻,沒興趣。看出我沒有進攻的意思,沖田進攻了,刀法犀利而無情,是的無情,從拿起刀的那一刻,就不可以還有留情的念頭,那是對對手的不尊重,亦是??????看著直直砍向我面門的刀,腳下輕輕用力,輕飄飄的躲開,也削下幾縷頭髮,沖田想『殺了我』,刀法越來越快,他認定我只有躲避的能力,是的緊緊是躲避就用盡力氣,而且是用身體下意識的反應,那個丫頭很厲害,身體的下意識反應可以躲避沖田的攻擊,那麼傷了她的人究竟是誰?微微的溜號,沖田的刀已經打到我的受傷,木棍脫手而出,下一秒木刀架在脖子上,雖然是木刀,但是他的話還是可以用來殺人的。 
  
  「到此為止,就剛才的身手應該不會拖後腿」誒,沖田收回木刀,我揉著被打的手背,紅紅的,而且已經腫起來了,好痛,你個死沖田,詛咒你追不到齋籐。沖田看著我目光哀怨的瞪著腫起來的右手,微微笑了下,疑惑剛才是不是看錯了,在瀕死之際眼睛裡絲毫沒有恐懼的波動,宛如平靜的大海般沉著,換句話就是比死人多點波動而已。
  
 
 
9、第九章 ... 
 
 
  
  土方一干人等亦很滿意,這隻猴子不錯的眼神,TMD把看猴子的目光給我收回,『猴戲』結束後是平助永蒼他們的誇獎,說是沒看出來怎麼怎麼的的,沒聽進去,直接領著千鶴回房
  
  回房間後,千鶴開始鋪被褥準備睡覺,期間是不是埋怨我不小心之類的,隊士不是普通人能當的,外一云云的,看著千鶴忙忙活活的背影,有點懷念呢,瓊,無論在哪裡生活都是很艱難呢,而我亦只適合刀尖恬血的生活呢,瓊,今晚的月色很美呢,不知道你看見沒有。 
  
  「夜,可以了,來睡覺吧」 
  
  「嗯」用左手握住千鶴,直到聽到她安穩的呼吸聲,我披件衣服起身,哪間是藥方啊 
  (大家不要誤會啊,我純屬有事啊,沒有偷窺的意思,柿子雞蛋什麼的不要再扔了)
  
  「這麼晚還在屯所裡閒逛,你是間諜嗎」寂靜的夜裡木然響起土方冰冷的聲音毫無性感可言啊。 
  
  「呵呵,土方先生,我只是想找點藥」傻笑著舉起豆包一樣的右手,土方看看皺皺眉
  
  「跟我來」跟他進屋,應該是他的房間,很普通,就是多了一個桌子外加一對紙,四處張望時,土方翻出一個藥瓶遞給我,打開聞聞,是藥油,我無與倫比希望不是那種摸上後要使勁揉的藥油,我拿著瓶子憂鬱之際,土方拿回瓶子,倒在自己手掌上又伸出另外一隻手,言下之意把『豆包』手給我,我真的很猶豫,我看看他,在看看他伸出的手,我顫顫巍巍遞出『豆包』,然後死命的閉上眼睛,說不疼不疼。
  
  土方看著一臉視死如歸的我,翹起嘴角,可惜我閉著眼睛沒有看到。 
  
  「為什麼剛才不說」土方早已不是第一次處碰到女孩子的手,不過夜的手有些厚繭但是依舊光滑白皙,沖田下手和藹真是狠呢,不禁放輕手勁,都沒發現自己有些憐惜心情。 
  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疼我就睜開眼睛看著他。「千鶴會擔心的」從來到現在,她就一直操心我,不想讓她在擔心了,微微垂下眼瞼,似乎我一直是讓人擔心的角色呢。現在是,以前也是。發現我愣神,土方壞心的加重了力道
  
  「好疼」豆包下去一點了,依舊很腫
  
  「你這手什麼也拿不起來,等消腫再巡邏,這幾天先幫忙千鶴打點屯所的雜物」 
  
  「知道了,那我先退下了」夜抽回手的時候,土方發現自己有點失落而驚異下,然後是目送夜離開自己的房間,看著旁邊的藥瓶,明天給她吧。 
  
  從土方房間裡出來,輕輕吹著手,好多了,沒那麼疼能睡覺了。 
  
  「有間諜哦」這個語氣是
  
  「沖田隊長,晚上出來就是間諜那你是什麼?」一個晚上被人說了兩次間諜,真是不爽啊。 
  
  「哦亞這不是小夜子嗎?!」你第一眼就知道裝什麼無辜,還有那個名字從你嘴裡出來怎麼這麼曖昧,我跟你有熟到這種地步嗎,雖然打是親,但你可是要殺了我啊。 
  
  「是的,沖田隊長」 
  
  「你的房間不在這面吧,而且從你的方向來看你是剛從土方副長的房間出來」危險的味道從他身上瀰漫開了「還是晚上,怎麼上次對我投懷送抱,這次是土方副長嗎?」
  
 
 
10、第十章 ... 
 
 
  這語氣怎麼像丈夫抓包妻子出軌呢,不過捉賊拿髒,捉姦在床,咳不對怎麼像妻子的反駁呢。
  
  「儘管我是隊長下屬,不過現在是自由時間,我想我的活動不需要報告給隊長您吧」哼哼
  
  「哦,夜,你這麼說可真是傷人心呢」把你小媳婦的表情收起來對著你家齋籐做去,你當你剛從齋籐房間的那個方向出來我不知道呢,抽抽嘴角
  
  「那麼隊長大人我先回房間了,您慢慢『傷心』這麼憂傷的情景我不方便打擾呢」擦身而過之際,沖田抓住我的右手「如果敢背叛我們,一定殺了你」輕輕在我耳邊說出這句話,
  
  「哦,那麼我洗乾淨脖子等著你」說完我才想起來我那個『豆包』手還在他手裡,現在激怒他的話,
  
  『嘶』因為疼痛抽搐嘴角,沖田愣下自己沒用力氣呢,這才發現他抓住的那隻手已經腫起很大一個包,他立刻放開了,抽回自己的手我就猛吹,好疼好疼啊真疼啊,剛才的藥油的功效現在都沒了,又被狠狠的捏了一下,千萬別廢了了,沖田看著我說了一句讓我瘋的話
  
  「怎麼弄得」接著便是我怒瞪,他似乎想起來了
  
  「晚上比試的時候,隊長的賜教呢」這是不是傳說中的『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
  
  「哦,想起來了」喂喂,愧疚的表情呢,怎麼一點沒有,請問沖田先生的字典裡沒有愧疚兩個字嗎?
  
  「你還真是弱呢」這會換我愣住那,是啊,他憑什麼愧疚憑什麼手下留情,自己太弱被人欺負難道要怪別人太強還不照顧你嗎?
  
  可笑啊,低下頭,有些自嘲的想起來了,自己不是女主,他們沒有責任照顧自己,是自己活在記憶裡的薄櫻鬼裡,以為他們的好是無條件的,努力壓抑自我嘲笑的衝動。雙肩的顫動讓沖田省悟剛才的話語不妥,如果不是她不解釋為什麼這麼晚去土方房間還一臉無謂的反駁他,他也不會說出那些話,伸手想去安慰她。
  
  「別碰我」再次抬起頭,沖田看見的是嘲諷的目光,不是對他而是對自己深深厭惡,
  
  「失禮了,沖田隊長,我先告退了」這次沖田沒有攔住夜,因為發現自己沒有理由了,我一路跑回房間,顫抖的想要拉開門卻發現沒有力氣,頭依著門,慢慢滑落,不想進去呢,丫頭啊丫頭為什麼讓我幫你救人呢,你明明這麼厲害,我明明這麼弱,你是不是找錯人了呢。
  
  「夜?!」側頭發現
  
  「齋籐,先生」齋籐走到我旁邊坐下「不用叫先生,叫我名字吧」
  
  「一??」
  
  「對」然後冷場,齋籐就是這點好,絕對不多話,跟長舌男真是配啊,糟了,腐女雷達又開起來了
  
  「齋籐,額,不,一醬這麼晚不睡」沖田剛從你房間出來,你就能動了?(讓我Y下)
  
  「下半夜我巡邏」
  
  「屯所也要巡邏?」
  
  「是,很多人對我們不滿」這點我是知道
  
  「你的手沒事吧?」
  
  「O_O|||你怎麼知道?」
  
  「沖田一向下手很重,我跟他交過手」
  
  「沒事,我身體好~~~」暈倒好幾次說身體好,假了點吧,於是乎一醬沉默的指指我那沒來得及藏起來的阿右手。
  
  「手給我」乖乖的過去,一醬竟然從懷來掏出一瓶藥油,原諒我問一句為什麼您隨身攜帶藥油呢,舒筋、活血,化淤,不純潔了,想到那個畫面血液沸騰了臉上紅紅的,齋籐以為我是不好意思了呢,如果他知道真相會砍了我的絕對會。
  
  「藥油給你,每天揉3次,2天左右就能消腫了」
  
  「哦,好的,謝謝一醬」依舊臉紅中,「那麼晚安」急忙拉開門回房間了,剩下齋籐在那裡意味深沉的笑著。
  
  還好千鶴沒醒,藥油啊,YY的必備物件之一啊,算拉,睡覺吧,鑽進被窩,伸手握著千鶴的手安穩的睡去,不過今夜注定不能安穩呢。
  
  「你還真是弱呢」男子嘲諷高傲的語氣,彷彿世間萬物都匍匐於他的腳下
  
  「她在哪?」
  
  「你是如此的弱下,憑什麼保護她」
  
  「不管你的事」
  
  「你不配」
  
  「還輪不到你來說我」
  
  「殺了我你就能找到她」
  
  「你找死「
  
  「呵呵,讓我看看弱下的你成長到什麼地步吧」
  
  撲鼻而來的血腥味,而我只能是以旁觀者的身份看著這一場單方面的虐殺,每一刀都不是要害,但是每一刀都傷到痛點,男子嘲笑的看著半跪在地上滿身鮮血的她——那個丫頭。
  
  「似乎沒有成長呢,辜負我的期待,得給你些懲罰呢」一刀貫穿肩胛,疼痛使丫頭悶哼一聲,卻沒有喊出來。
  
  「成長下去哦,要不我下一個獵殺的對象也許會變成她呢」
  
  「不准碰她」
  
  「那完全取決於你呢,弱小的雪兒」
  
  「我會超越你,我絕對殺了你」
  
  「呵呵,希望那一天是我對她膩了之前呢」
  
 
 
11、第十一章 ... 
 
 
  
  眼前慢慢明亮了,睜開眼睛,天亮了呢,朝陽的淡淡陽光撒入房間別樣的溫暖,剛才的是丫頭的記憶吧,殘留在身上傷口的記憶,那個男子是誰呢,完全不看不清臉,她相救的人到底,望著旁邊熟睡的千鶴,會不會就是你呢,千鶴~~~
  
  「好餓啊 」昨晚折騰的太晚了,肚子已經開始咕嚕咕嚕的叫了
  
  「嗯」千鶴嚶嚀的睜開眼睛,看著我正在看她,啾的一下臉紅了,微紅的陽光撒在千鶴的臉上,襯的千鶴小臉可愛到不行,好像蘋果好想咬一口,而切千鶴的身上好香呢,
  
  於是我真的啾湊到千鶴的面前,剛想佔個便宜千鶴沒想到我會往前下意識的往後而我一個沒支持住,正好壓在千鶴身上倒在被褥上,按理說都沒什麼,
  
  可是偏偏這個時候,原田他們來找我們吃飯去,而且他們大大咧咧沒有敲門,直接拉開門就往裡走,往日這個時間我們醒了,倒也沒事,真是狗血今天我倆起晚了,所以原田第一個進屋,看到的是我衣衫不整壓在千鶴身上,同樣千鶴的衣服被我拉下露出肩頭而我兩個滿面潮紅,怎麼看怎麼不對勁,原田先反應過來臉紅的不知所措,千鶴大叫一聲「啊」,我算正常的直起身,我的衣服也狠適時的在我做起來的時候滑落下來,誒,用手指指外面然後突出兩個字「出去」,原田快速退出去拉上門,其他人被千鶴的叫聲吸引過來了,看到原田滿臉通紅的拉著門,永蒼剛想調笑原田看到什麼了,結果原田就說了一句話「我們看見她們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我沒看見夜坐在千鶴身上,我什麼都沒看見」就急匆匆的跑掉了,眾人愣了下,原田你還想看到什麼?
  
  等我和千鶴穿戴好了之後,門口已經沒有人了,不過一進入飯廳,大家都意味不明的看著我們,除了原田臉色依舊紅潤,而千鶴的小臉也是從一進來開始就紅紅的,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後,就像是,新婚的媳婦見到公婆一樣,額,那是什麼形容,等我們坐落後開始吃飯,平助永蒼又開始搶飯了,氣氛好點之後,沖田說了一句
  
  「小夜子,昨晚睡得怎麼樣」沉默沉默還是該死的沉默
  
  「很好」
  
  「小千鶴呢?」
  
  「嗯,嗯」看了我一眼又開始臉紅了,就算沒事也會弄出事了
  
  「哦」沖田你哦什麼丫啊,你不拉那麼長音調不行啊,你個偽娘
  
  「多謝沖田隊長對我們『姐妹』的關心呢」咬牙切齒的說出姐妹兩個字
  
  「不客氣,畢竟你們『姐妹』不像男孩那麼好身體,應該多關心關心,睡不好的話,會生病的呢」
  
  「呵呵」我面帶笑容忽略我手中捏碎的筷子
  
  「夜」千鶴又給我一雙筷子
  
  「沒事,千鶴,我吃飽了,大家慢用」之所以走是因為看到原田吃完正要離開,原田很好,如果你不多嘴什麼事情都沒有。
  
  「原田隊長,隊裡只有你用長槍,我不習慣用刀,幫我訓練一下長槍吧」
  
  「好,好啊」原田不敢看我,很好原田我們好好訓練下,便拉著原田出去了
  
  「夜不會受傷吧」千鶴擔憂的低語
  
 
 
12、第十二章 ... 
 
 
  
  說是找原田特訓只不過是沒吃飽於是拽著他上街吃飯,沒辦法打不過他,那麼還是讓他錢包遭個罪什麼的,土方的禁令我是根本就無視掉的,反正拉的是隊長級別的人陪著,無所謂,原田則是被夜拉著吃完一家又一家,早飯吃的很飽的他吃到中午,肚子都快漲開了。
  
  到中午的時候又碰上衝田這隊巡邏,被沖田和齋籐看見夜拽著高她很多的原田一家商店一家商店的逛街,看著原田快瘋了的表情,夜似乎玩的很開心,他們就沒又去打擾,
  
  第一不想久他,希望這次之後能學會進別人房間咬敲門,無數次被原田看到他們換衣服的樣子,他們已經很不爽了,第二反正夜很開心就這樣吧。
  
  「原田,這條街能吃的還有哪家?」
  
  「沒有了,已經吃了5條街了」從早上吃到晚上,中午本來想讓沖田救他一下,結果他們看他一眼就走開了,總有一天要報仇,而且這丫頭每一家都讓他敲門再進,這一天他已經敲了不下50次了。
  
  「那我們回去吧」看看天,今晚依舊不是美好的夜晚呢
  
  「好,快走吧」原田如大赦天下一樣,拉著夜往屯所跑,切後面有鬼追啊
  
  「捨得回來了」沖田的哀怨的語氣,
  
  「我們回來了」我歪歪嘴很不想理他,也沒注意原田仍然拉著她的手,結果就是沖田盯著他們的手,直到原田省悟臉紅抽回,唉,原田娃臉在紅下去你就成關公了。
  
  「千鶴呢」
  
  「千鶴是個好孩子,在後面幫忙做飯,不像某個人出去瘋了一天」
  
  「額,我去找千鶴」
  
  「原田」
  
  「她沒什麼問題,沒和誰接觸過,我們太緊張了」早上原田被叫出去上街的時候,沖田跟他說了下,讓他幫忙注意看看她有沒有什麼異樣。
  
  「希望是吧,晚飯見」
  
  「我不想吃完飯了」忽略原田哀號,沖田回客室
  
  另一面
  
  「千鶴,千鶴醬」
  
  「夜,夜,我在這裡」看著臉上有些灰的千鶴探出頭來
  
  「千鶴,你太可愛了」伸出手幫千鶴擦乾淨臉龐,才發現齋籐也在旁邊,原來今天是齋籐做飯,千鶴幫忙。
  
  「夜,你不見了一天呢,沒事吧,訓練辛苦不?」
  
  「沒事,你看看我,完整無缺,所謂的訓練,只是我教原田先生敲門」
  
  「敲門用教?」千鶴狠好奇,不過看我的小人得志的笑就不問了,齋籐也笑了只不過背著我們,我倆根本看不到。
  
 
 
13、第十三章 ... 
 
 
  「嘛,飯怎麼樣了,要不要我幫忙呢」
  
  「飯差不多作完了,你先去幫我們把桌子擺一下吧」
  
  「好的,千鶴,晚上有驚喜給你哦」後半句話是趴在千鶴的耳邊說得,沒懸念的她臉又紅了,我開心的壞笑去擺桌子和碗筷,
  
  一直到吃完飯的時候都相安無事,直到土方有消息說山南先生受傷了,放下碗筷,假裝沉重下,其實我狠飽了
  
  「山南先生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手受了很重的傷,可能不能再握刀了」除了千鶴所有人都依舊崩著臉
  
  「還活著就好」千鶴鬆口氣
  
  「千鶴醬,刀不是一隻手就能控制的好的,連握刀都做不到的話」千鶴馬上又一臉擔憂,拍拍千鶴的肩膀,示意這不是我們能幫的上忙的
  
  「用藥的話,也許可以呢」
  
  「怎麼可以讓幹部進『新選組』」
  
  千鶴馬上一副好奇寶寶的表情,在平助解釋時沒有懸念被原田打飛出去,我則是拽著千鶴閃開了,今天吃太飽,原田的力氣大了,平助飛過來差點傷了千鶴,盛怒之下的人不可以惹的,下次要告訴原田,不要亂扔東西,就算傷不到人傷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你唐僧轉世啊),原田向平助道歉,同樣剛要向我道歉,我笑笑指指千鶴,他意會跟千鶴說對不起
  
  「沒關係,沒關係「千鶴連連擺手,便去看看平助怎麼樣,這種情況我是外人,為了順應劇情,有時候我應該消失,例如現在,我就無聲的離開了
  
  「不能在握刀呢,那是什麼樣的概念,就像我一樣嘛?!」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明明什麼問題都沒有,卻偏偏無法拿起刀,該死,一拳打在柱子上,我勒擱去,這柱子是實木的,我的手啊。
  
  「怎麼腫的地方剛下去,又自殘,為了不工作你也不至於對自己的身體下手嘛」
  
  「誒亞,被隊長發現了呢,沒辦法明天我就正式上街上巡邏了」真是無奈誒
  
  「倒也不用急呢,副長可是給你放了很久的假呢」沖田調笑的看著我詫異的臉,我就看看自己的手,這幾天根本沒有想起來上藥的事情,不過腫的地方下去了,浮腫而已,要是那天他再用點力氣,我就真要休十天半拉月的呢。
  
  「這樣啊」
  
  「鬼之副組長對你還真是不錯呢」火藥味,真是的我又沒有跟你強人的打算,就看在土方在房間備藥油,齋籐隨身帶著藥油這個攻受的問題就顯而易見嘛~~~
  
  「不過呢,就你這個姿色,副長應該看不上啊,就算不相信人品也要相信眼光嘛~」還真是原話奉還呢
  
  「就是的嘛。我這個姿色怎麼比得上隊長的花容月貌呢,副長要選也選您那」千鶴出來後就看見我和沖田在鬥嘴,不知道是不是幻聽竟然聽到空氣中有滋拉滋拉的聲音,
  
 
 
14、第十四章 ... 
 
 
  
  在再次硝煙瀰漫之前千鶴很有先見之明的拉著我回房間了
  
  「夜」千鶴趴在窗口喚我,其實我就坐在千鶴的旁邊
  
  「我在」
  
  「人活著就有希望啊,為什麼他們聽到山南先生還活著都沒有放鬆很多的表情呢」
  
  「千鶴,人活著的卻是很好,活著就有希望,可是當一個人活在絕望中,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呢,與其那樣的活著,不如死去呢」慢悠悠的吐出這幾個字,千鶴忽然很激動的拉著我,「夜,無論有沒有希望,你都要活下去,因為我想看見你,活著的你,能觸摸到你的手,能聽見你的話,能感覺到你的思想」千鶴激動的搖晃著我
  
  「千鶴,你在想什麼啊?!我為什麼不好好活著呢,放心,目前還沒有能讓我有死的想法的困難呢」
  
  「那我鋪被褥去,今天早點睡覺吧,明天土方副長會回來呢」千鶴怕怕的說著,是啊千鶴是土方的小姓呢,其實就一個丫鬟,腦中是土方一臉邪笑撲向千鶴,千鶴大叫不要的場景,誒小說看多了,土方怎麼會這樣呢,不會的不會的真的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
  
  然後整個晚上都是夢見土方和千鶴,少爺和丫鬟,老爺和姨太太,額,這夢的累死我了。
  第二天,早上土方回來了,帶著一個胳膊受傷的山南先生,山南先生臉色不是很好,走路也不是很利落,土方沒有趁人之危吧?!
  
  (某米:「在你眼裡土方究竟有多麼的飢不擇食啊,不對,山南長得不錯,那就是土方沒有那麼強X欲的)
  
  大家都看著他們,土方依然冷著臉看不出表情,山南先生笑笑說句「我先回房間了」就走了,宛如被人拋棄的可憐受呢。吃飯的時候土方偶爾皺皺眉看著我和千鶴,欲言又止呢,這幾天的飯都很壓抑呢,下次還是在外面吃完再回來吧,那麼請客的人選就定在??????
  
  正在吃飯的原田忽然脊樑冒著涼風,得瑟下,環顧四周發現夜在看他,竟然下意識得往後退退,摸著自己得錢包。很好原田君很有眼裡見呢,挑起嘴角。突然感覺到千鶴拉著我,回頭看千鶴,她暗示下前面,往前看,土方已經不是偶爾看了,直接盯著我們看,我怎麼的你了土方君,就是偶爾和你的愛將打打嘴仗,難不成原田也是你下面的,額,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後,立刻放下碗筷
  
  「夜?」
  
  「沒事千鶴,我吃飽了」
  
  「夜,你的手怎麼樣了」土方發話,一干人等看著我,我很低調的誒
  
  「沒事了,多謝副長關心」
  
  「那麼明天正式去巡邏吧」
  
  「是的副長」交代完立刻就逃跑了,晚上回去千鶴會念叨我的吧。誒,找個旮旯貓一會吧。貓著貓著竟然睡著了,忽然身上很溫暖呢,被人抱起來了。
  
  「瓊」我的呢喃另那個人一僵,而他的僵硬使我瞬間驚醒了,瓊不在了,抬頭看著那個人,原來是他
  
  
 
 
15、第十五章 ... 
 
 
  
  紫色長髮弄的我癢癢的,白色羽巾批在我的身上,齋籐啊,真是溫柔的人呢
  
  「一醬,放我下來吧」腳剛碰到地,才發現腿麻了,站不住,一下歪到在齋籐身上,他似乎沒料到如此,一個不穩,我在上他在下的倒在地上,而他剛才扶我時的手還搭在我的腰間,我腿麻站不起來,我在他身上他亦起不來,一時間尷尬啊,我抬頭正好是齋籐帥氣的臉龐,慢慢爬上了紅暈,讓他想起晚上跟沖田的體位了吧,額,我臉也紅了,因為我的思維又開始擴散了,過了一會,腿不麻了,我剛想站起來,就發現
  
  「哦丫,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呢」這個酸酸語調,天啊,你打個雷批我一下
  
  「呵呵,我只是腿麻了而已」我解釋下,要不齋籐就慘了
  
  「那我幫下忙,要不一醬似乎今晚都別想起來那,沖田拽著我的手,非常大力氣的轉我起來,你丫沖田不就抱了齋籐一下嗎,至於這麼用力嗎?!胳膊差點脫臼,哀怨的看著沖田,沖田以為是壞了夜的好事所以,笑得更甚了。
  
  「明天就開始巡邏了,你似乎還什麼進攻的招數都不會呢」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你肯定沒聽過
  
  「是啊,隊長」
  
  「那麼今晚特訓一下吧」還來,再來幾次我手就不用要了
  
  「額,呵呵」我尷尬的想往後退,逃到哪裡算哪裡吧-似乎不行啊
  
  「沖田,那跟我切磋下」
  
  「也好上次她也說看別人切磋來學習呢」嗯這句話我說過,看他們打還好不過
  
  「看完之後進行測試,如果不及格的話??????」土方你的魔鬼副長什麼時候換人我有人選了
  
  「呵呵,我一定努力學習」接著便是齋籐和沖田的華麗武鬥,無法磨滅的記憶篇幅呢,可是少了些什麼呢,要不然就像當年的??????
  
  當年,記憶當中我也曾和別人如此切錯過,可是是誰呢,我想不起來了,而且真的是我嗎,還是丫頭呢?直到最後的時候我都想不起來呢,不過忘了就算了,幸好只是走了一會神,要不還真是可惜呢,美人舞劍圖,有畫筆畫出來就好了那。
  
  他們結束後,我發現就他們的刀法,完全不同呢,我學習誰的呢,『為什麼學別人,他們很優秀嗎?』額,這樣都不忘記自己的高傲,丫頭你還真是傲氣沖天呢。
  
  「怎麼樣呢,小夜子,學會了多少呢?」一臉學不會就廢了你的表情,齋籐也是一臉希翼呢
  「額,呵呵「傻笑
  
  「你不會一點沒記住吧?」隊長別笑了您那
  
  「試試吧」齋籐你也打算看我笑話,說完仍給我一把刀,我依舊沒接住
  
  「我還是用木棒吧」依舊傻笑中,他們特有默契的一起歎口氣
  
 
 
16、第十六章 ... 
 
 
  
  第二天我腰酸背疼的起來了,別誤會,昨晚上我很明智的跟齋籐切磋,要是跟沖田我又該起不來了。
  
  昨晚上,好不容易找到根木棍,而齋籐很善解人意的沒有刀,很是對等,這一次不能那麼狼狽呢,深吸一口氣,讓身體放鬆,完完全全的交給神經,不需要意識的束縛,輕巧的躲著齋籐的攻擊,在躲避迴旋轉的瞬間,單手握住木棒攻擊,在第一次差點被打到臉後齋籐很明智的,攻擊失敗後立刻遠離我。
  
  沖田在一旁看著我的身法,似乎是以退為進的一種身法,以前沒看見過呢,小夜子似乎很好玩呢。
  
  (某米:「額,呵呵,你自求多福哦)
  (某夜:????????????)
  
  之後雖然我沒受傷,齋籐也毫髮無傷呢,真是的,全權交給自然反應果然是不能進行攻擊的,目前為止已經夠了,雖然總有一個身影在腦海裡徘徊,但是看不清,模糊的刀法,真是失敗啊。
  
  「停下吧,你很累了」的確我已經大漢淋漓的,齋籐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異樣呢,實力的差距不緊緊是在身法上,體質也差的太多,這樣的身體跟當初的屍體唯一的區別就是能動而已啊。
  
  「嘛,雖然不是我的刀法也不是一醬的刀法,你能打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呢」
  
  「嗯,那麼我先回去休息了,多謝兩位賜教」一點也不高興呢,雖然被沖田誇獎了,可是卻沒什麼值得我高興的,是的,還不夠還不夠,還差一點,丫頭我還缺少一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低頭走著完全沒看見前面的原田,本來想跟我打招呼,結果我已經沒抬頭看,直直的撞到他身上,我立刻蹲下摀住額頭,疼啊疼啊,你們新選組的人身上都是鋼鐵的嘛?!
  
  「小夜啊,在那麼不抬頭呢,沒事吧,來來我看看」用手抬起夜嬌小的下巴,幸災樂禍的表情在下一秒僵住,月光淡淡的撒在夜的臉上,運動後臉色的紅暈,剛從切磋完懊惱的摘下頭繩,紫色長髮散落在肩頭蓋在身上,紫色的眼眸因疼痛蒙上一層水氣,小巧的鼻子下面因為生氣而咬好的嘴唇嬌媚的一張一合,讓人忍不住往前
  
  「疼死我了,原田你肚子上是鋼板嘛?」夜生氣的聲音喚回了原田的思維,原田像是被燙到一般放開手
  
  「我那是肌肉肌肉啊,這麼晚在這麼幹嗎?千鶴四處找你呢」原田撓著頭,打哈哈怕她看見臉色的不正常,身高的差距讓夜根本看不到揚起頭原田的臉。
  
  夜,依然不怕死的拉著沖田的衣服,讓他再次低下頭,對著自己的臉,也沒聽到原田喉嚨的吞嚥聲音
  
  「你用槍的哈,有沒有多於的」
  
  「幹嘛?你會用啊?」
  
  「明天我上街巡邏總不能在拿個木棒吧。大不了拿你的槍反著用唄」夜為自己的想法自豪下,原田無奈扶額「明早吃早飯的時候給你拿一個」「謝拉」夜本蹦跳跳走開了。
  
 
 
17、第十七章 ... 
 
 
  
  在我回房後,果不其然被千鶴念叨到後半夜,說我不小心,受了傷都不告訴她,我道歉道了半宿,她才肯消氣,然後把那天的驚喜給她拿出來了,本來那天就給她的結果氣氛沉重給忘記了,是從原田那裡訛來的木簪,不華麗但卻精細,很適合千鶴扎頭髮,而且看不出來是女孩子用的,千鶴很喜歡興奮了好久,弄得我昨晚根本沒有怎麼睡覺呢。
  
  捂著腰走到飯廳,所有人都到了,誒又是一頓注目禮看樣子下次我早點起來好了,省得受次大禮誒,捂著腰坐下的時候
  
  「小夜子,沒睡好呢」沖田你敢一天不問我的睡眠情況試試嘛?!
  
  「隊長多慮了,我休息的很好」
  
  「可是捂著腰進來的呢」
  
  「只是昨晚運動過度而已」霎那間吃飯的聲音都沒有了,愣了一下我抬頭,齋籐咳嗽一下,原田更低頭了,千鶴臉紅了,土方臉更黑了,而沖田其他人則是探究的眼光
  
  「哦~~~這樣啊」你好好說話能怎麼樣啊,非拉那麼長的音節
  
  「什麼運動啊,我運動結束都是胳膊或是腿疼呢,有什麼運動我沒試過嘛?」平助孩子,我知道你純情,但是有的問題不要問了
  
  「吃飯吧,長大就知道了」永蒼你歎什麼老啊,你比他大幾歲啊你
  
  「我不小了,知道我小就應該把飯讓給我誒」接著平助搶了永蒼的魚,永蒼竟然沒還手誒,目光閃爍的看著平助,我擦,永蒼你和平助是清白的下輩子讓我信吧。在如此凝重的氣氛下,又一雙筷子在我的手上夭折了
  
  「夜、、、夜」
  
  「我沒事哦,千鶴,今天的米飯真好吃那,來來我們吃飯哦」
  
  沉重的早飯結束後,我跟著沖田出門巡邏,剛走到門口想起來武器的事情,剛想回頭就看見原田跑過來,還好他還記得呢,遞給我一根跟他長槍相似的--鐵棍
  
  「原來的槍頭壞了剩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