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曜心塵~

關於部落格
新刊販售屋
BL小說聚集地
  • 5550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載-[综漫]四代火影(完结)


  一個沒有感情的聲音響起得非常突兀。那聲音很低,冰冷冷的,震得耳膜嗡嗡作響。波風水門心一沉,下意識戒備起來。就在前幾秒,波風水門還仔細的檢查過四周,並沒有任何生物的存在,那麼這個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波風水門回過頭,瞳孔立刻一縮。在離他不遠的地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怪物,大腦立刻做出判斷,這個週身泛著微弱的光芒的看起來很可怕的怪物,就是他召喚出來的死神。
  波風水門就算是在驚訝,也不會輕易的表現出來,畢竟他也做了好長時間的火影,上位者的基本素質他也具備,波風水門笑了笑說:「原來是你啊!我剛才的痛疼是你弄出來的啊!真是謝謝你了,不僅幫我封印了九尾,還弄醒了我。」
  死神那有些可怕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個大概是笑容的表情,他聲音很大的說:「你這個人果然是很奇怪,我拿走了你的生命,你卻反過來感謝我,我真是不理解人類,不過……」死神一咧嘴,「我喜歡。」
  波風水門哈哈的笑了笑說:「原來死神也不是那麼恐怖啊!對了,這裡就是死後的世界嗎?」
  死神張著大嘴說:「不是,這裡是我的世界,你可以把它當成是我的家。」
  「你的家……那我怎麼會在這裡?」波風水門茫然了,人死掉了後不是應該去死後的世界嗎?
  「呵呵呵!是我特意把你留下來的。」死神好心的為波風水門解答了疑惑,「具體說是我希望你能夠幫我一個忙。」
  「幫忙,好啊!你之前有幫過我,不管是做什麼忙,
  我都會幫忙的。」波風水門溫柔地笑了笑,一雙藍色的眸子澄澈的好像廣闊的天空,無限包容。
  「我不喜歡欠人情的,我之前幫你封印九尾,你已經付出了代價,這次你幫我忙,我也會付出代價的,我付出的代價就是讓你復活。」死神指著波風水門,聲音有些沙啞的說。
  復活?!
  波風水門現在滿腦子都是這兩個字,這不是騙人的吧!我還能復活,我還能見到我的兒子鳴人,我還能回到木葉,還能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
  「這是一個很誘惑人的條件,你要知道,我既然開出了這麼具有誘惑力的條件,那麼這個忙一定不簡單。」死神撓了撓頭,動了動他龐大的身軀說。
  終於回神了的波風水門俊朗的臉上充滿了自信,「不管是什麼,我都一定會成功的。」為了我那些我曾經擁有過的,就算是拼上我的性命我也一定不會放棄!
  死神點點頭,「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之前我還在猶豫,現在看來就是你了,現在我就給你講一講我們這個世界的規則,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先讓你理解一下世界。世界其實很大,它是由無數個小世界組成的,每個小世界都有其特有的規則,這裡也是,死神其實是有很多的,我只是其中之一,整個死亡世界是由兩個大神來統領的,一個是佔據南方的冥王之神,另一個是佔據北方的死神大王,我是屬於死神大王麾下的,死神和你們人類一樣也是有實力區分的,而我已經是很高級的那種了,但是死神大王對我說如果我想要進化變得更厲害就要明白什麼是愛,於是我就把心撕碎了扔到了幾個小世界中。」
  「我的任務是收回這些被撕裂的心臟?」波風水門很好的扮演了聆聽者這個形象,很輕易的就推斷出了自己的任務。
  「你只猜對了一半,並不僅僅是這樣,那些被撕碎的心臟繼承了我的冷酷,並沒有學會愛的跡象,所以我要你幫助那些心臟學會愛,我相信若果是你一定可以完成的。」死神的大手揉了揉波風水門的頭,看起來似乎是把他看成了自己人。
  真的是好難的任務啊!幫助別人學會愛,我自己也是剛明白愛,怎麼去幫助別人啊!想到這裡波風水門苦澀的一笑,玖辛奈我們還能再見嗎?
  波風水門抬起頭,笑的艱難的說:「你能夠再復活一個人嗎?」
  死神搖搖頭,歎了口氣說:「你就別再存有其他的奢望了,你的情況已經是死神大王特批
  的了,千萬年來也就出了你這麼一個,死神大王不會再特批了,規則不是這麼好打破的。」
  聽完死神的話波風水門的心口傳來陣陣的疼痛,但他掩飾的很好,死神沒有看出來,他歪著頭看著波風水門問:「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當然可以,我已經答應過你幫忙了就一定會完成!就算是沒有這個代價,我說話算話。」波風水門還是那個波風水門,從今天開始他要做回那個沒有和玖辛奈結婚之前的波風水門,他還要回去見他的兒子,他還那麼小,還等著他照顧,還有他最熱愛的木葉正面臨著不知名的黑暗勢力的威脅,他不能因為對玖辛奈的感情就放棄這些,他要把玖辛奈埋在心底的傷口深處,再也不挖出來,這是另一種對愛的祭奠。
  「既然你同意了,我們現在就來談談這些世界的問題,為了適應那些世界,你的身體是我重新創造,並且改造過的,相信你也感覺出來了,傷口都沒有了,至於改造後產生的特性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實驗一下。另外每完成一次任務你還有三天的時間來處理自己的事情,之後我就會立刻讓你回來,在你去每個世界之前我會把有關那個世界的基本常識存儲到你的腦中,幫助你理解那個世界,基本上就是這些,如果還有其他的我會再通知你。」死神拍拍頭,想了想說。
  「那我一旦出現什麼問題要找你怎麼辦?還有我怎麼找心臟,他是什麼形狀的,什麼顏色的?」波風水門不愧是能成為火影的忍者,很快的就從這些已知中找出了關鍵。
  「呵呵!我就說好像忘了什麼,果然是有,你和我是聯繫不上的,所以一旦出了什麼事情都要你自己處理,尋找心臟其實很簡單,你看這是什麼?」死神伸出手,手心裡飄浮著一滴黑色的液體,表面有著淡淡的光澤就像在燈光映照下的黑珍珠一樣。
  波風水門看著那滴液體,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想要親近它的感覺,他不由自主的就伸出了手,抓住了那滴液體。
  「這到底是……我怎麼會!」突然清醒過來的波風水門立刻警覺起來了,他剛才竟然失去了意識,這要是在戰場上足以令他失去生命了。
  「哈哈哈!不用緊張,這是正常的現象,這是我的血液,你的身體就是被它改造過的,所以你才會對它感到親近,而我的心臟中也是有我的血液的,所以你一定能感覺出來。但是心臟是附著在人的身上的,所以你的感知可能會被削弱。」死神掰開波風水門的手,收回了那滴液體。<
  br>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時間!」這是波風水門最大的疑惑,他可不希望等他完成任務,復活了,然後在這個世界上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了,那他的復活就沒有意義了。
  「哈哈哈!你放心這個我早就想到了,你不就是想見你的兒子嗎?我保證等你完成任務回來,這邊過的時間絕對不超過十二年。」死神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巨大的身體在黑色的空間裡滑稽的扭曲了一下。
  十二年啊!那個時候鳴人都長大了啊!波風水門在心裡歎了一口氣,我果然不是一個好的父親,鳴人,我不在的日子裡,你一定要學著像你母親一樣勇敢堅強!
  「這次是真的沒有問題了,你也該走了,最後提醒你一下,你所去的世界沒有一個是安全的,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再死一次我可就沒有辦法救你了!」死神伸出一隻手指輕輕一劃,就憑空撕出了一道口子,口子不斷擴大,最後變成了足以容納一人通過的縫隙。
  從這一刻開始,波風水門的內心將不再存有任何猶豫,在這條看不到盡頭的道路上,遇到的所有的敵人他都不會手軟。
  鳴人,只要有樹葉飛舞的地方,火就會燃燒,火的影子會照耀著村子,並且,讓新的樹葉發芽,當想要保護自己最珍惜的人時,忍者真正的力量才會表現出來……
  你一定要繼承火的意志,替我守護好村子,鳴人……我是如此的期盼著我們再次的見面。
  波風水門微笑著踏了進去,在獵獵的風中,波風水門先是感受到了墜落的感覺,緊接著就是無盡的眩暈感充斥了他的大腦……
  
 
 
☆2、宇智波奈葉
 
  作者有話要說:新文的第二章,喜歡的親們要收藏啊!
  打滾求包養!
  那是什麼?那些在空中飛舞的白色光點為什麼會這麼溫暖!
  無數的光點先是匯聚到了一起,然後組成了一張漩渦玖辛奈的笑臉,然後又漸漸的變成了還在襁褓中的小鳴人。
  鳴人!對了我現在應該是在另一個世界,想到這裡波風水門突然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花花一片看的波風水門有點頭暈。
  「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要躺很久呢!」一個很好聽的女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波風水門的身體還有些酸痛,他只能轉過頭看向聲音的來源處,其實他一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身邊有人,只不過他不知道現在的情況,不能隨便說話,「請問,這裡是哪裡?」
  說話的是一個黑色長髮的美女,看起來年齡也不大,正從一個箱子裡掏著什麼,女生看了一眼波風水門,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問說:「你怎麼會在那裡呢?那麼危險的地方。」
  波風水門看到她的穿著的時候,瞳孔就有一瞬間的放大,但是緊接著他就平靜下來了,眼神略帶著些茫然的看著女生,「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那你……」
  就在這個時候,波風水門突然抱住了頭,表情痛苦,抓著被子的手青經暴起,看起來情況十分不妙。
  看到這種情況女生趕緊跑了過去,大聲的對波風水門說:「告訴我,你哪裡痛?快點回答我!」
  波風水門抿緊了唇,硬是不吭聲,直到疼痛停止,他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不過臉色蒼白,額角上有一層薄薄的冷汗,一頭金髮也濕了。
  「現在是什麼年代?」波風水門一雙明亮的藍眸看著女生說。
  看著波風水門那雙眼睛不知怎麼的,女生就像著了魔一樣輕聲的說:「木葉四年,你……不知道嗎?」
  波風水門苦笑了一聲說:「抱歉,除了名字,我現在什麼都記不得了。」
  「哈?失憶?!」女生對於這件事很吃驚,她是給波風水門檢查身體的人,根據她的檢查,波風水門根本就沒有撞到頭的跡象。
  波風水門點點頭,表情有些寂寥,那雙看著她的藍眸透徹的幾乎見底。
  歎了口氣,女生掀開他的被子說:「我猜你可能是受到了刺激所以才會失憶,能夠恢復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不用
  著急。對了,我的名字是宇智波奈葉,也是把你從死亡邊緣拖回來的人,現在我要給你做檢查了。」說著手就解開了波風水門的衣服扣子。
  整個檢查下來波風水門滿臉紅暈,眼神躲躲閃,這道美景看的宇智波奈葉都有些呆了,回過神的她看著波風水門喃喃自語般地說:「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外表了!」
  「什麼?」波風水門臉上的紅暈還沒褪下去,但是已經不影響他的正常思考了。
  「沒有什麼,呵呵!你叫什麼名字?」宇智波奈葉連忙轉移話題。
  「波風水門!」
  「真是奇怪的名字,不過人倒是很正常,好了,我先走了,一會兒會有人來看看你,你好好休息吧!」宇智波奈葉拎起了箱子,看著波風水門張了張嘴,最後還是轉身離開了。
  整個房間已經沒有人了,但是波風水門依然是那樣直直的躺著,眼神注視著天花板,連動都沒動一下。
  他早已經感覺出了這個房間周圍有很多厲害的忍者在看守,所以他現在完全不敢有任何舉動,再加上他剛才接受死神給他的信息,現在是身心疲憊,完全沒有動一下的慾望。
  波風水門的眼神中現在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那種迷茫,深邃的如同密佈星辰的夜空,他剛才看到宇智波奈葉的衣著時就已經有了些猜測,只不過死神的信息緊隨其後就來了,事實告訴他這裡還是他曾經生活過的世界,只不過要往前推好久好久了。
  這還真是一個戲劇性的轉折,波風水門歎了口氣,收回了目光,仔細的看著自己的手,不僅是世界的時間改變了,就連他自己的時間都改變了,他現在的這個身體明顯不是他死去的時候的那個年齡段,根據手型的大小,波風水門推斷自己的身體回到了十六歲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波風水門感受到了幾股不斷接近的氣息,他在心裡暗歎一聲:果然還是來了!
  幾個忍者突然出現在他的床邊,為首的那個人看著波風水門毫無表情,冷淡地說:「波風水門是嗎?」
  波風水門配合的點點頭,「你們是誰,有什麼事嗎?」
  「這不是你該問的,你知道要回答我們的問題就行!」說完話,為首的忍者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本子,他看著波風水門說:「看著我的眼睛。」
  波風水門看著他的眼睛,隨即那雙黑眸裡出現了兩勾玉,波風水門只覺得頭
  暈腦脹,他已經意識到了他是中了幻術,只不過這個幻術並不是很高級的,悄悄解除掉幻術,波風水門還是裝作中了幻術的樣子。
  「姓名?」
  「波風水門。」
  「年齡?」
  「……不知道。」
  「身份?」
  「……不知道。」
  「來到這裡你是不是有什麼預謀?」
  「……沒有。」
  「我看還是別問了,他身上沒有一點查克拉,這裡隨便一個人都能殺了他,咱們還有事就別在這裡跟他耗了,我看他就是奈葉小姐說的那樣,失憶了。」一個粗獷的聲音打斷了這次問話。
  「……也好,我們就先走吧!我看奈葉小姐好像對著小子有什麼別的想法,先派個人看著他,就算是他想做什麼也不會成功的。」這個聲音是為首的忍著。
  這個為首的忍著說完話,就瞬身走了,沒有多看波風水門一眼,剩下的幾人也跟著離開了。
  奈葉小姐,這個宇智波奈葉究竟是什麼人?還有說我沒有查克拉是怎麼回事,我明明已經感受到了身體裡查克拉的流動,查克拉的量甚至比他死前還要充沛,難道說這是身體被改造後的結果?那麼以後怎麼辦,感受不到身體的查克拉一定會被懷疑的!
  想想波風水門就覺得頭痛,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就算是真的起了衝突,他也有把握逃出去,在沒有露出破綻之前他還是留在這裡吧!畢竟他對外面的情況還一無所知。
  這樣想著的波風水門漸漸陷入了睡眠中,他實在是太累了,不管是消化死神所給的信息還是應付那幾個忍者,都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他現在繼續休息。
  波風水門這一覺直接把晚飯都睡過去了,睡到了第二天。
  「砰!」巨大的聲音,吵醒了還在沉睡中的波風水門。
  波風水門猛的坐起來看著一腳踹開們的宇智波奈葉說,「宇智波小姐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宇智波奈葉沒有說話,搬了一個凳子坐到波風水門的旁邊,笑著說:「我昨天跟我表哥說要先讓你留在這裡,你願不願意?」
  留在木葉?當然願意了,就算不是那個他心心唸唸的木葉,他也是木葉,波風水門有些猶豫地說:「不太好吧,我也沒什麼戰鬥力,昨天我看到那些突然
  出現在房間裡的人,我就知道我不適合這裡。」
  「這個沒問題,我都幫你解決了!」宇宙波奈葉一隻手拍著波風水門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樣子說:「我給你找了一個老師,等你病好了,就讓他教你,我發現你的身體素質好得驚人,一定能夠很快的成為一名出色的忍著的。」
  「真是謝謝你了,宇智波小姐!」波風水門笑著,讓人看了覺得很溫暖。
  「不要叫我什麼宇智波小姐了,聽著怪彆扭的,你叫我奈葉就好!來,叫一聲聽聽!」宇智波奈葉挑挑眉,唇角微微翹起。
  波風水門有點尷尬的笑了笑,壓低了聲音說:「奈葉。」
  「這才對嘛!」
  「奈葉……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波風水門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問。
  「什麼問題,能說的我一定會告訴你。」
  「我想知道,是誰救了我?」波風水門看著宇智波奈葉的目光很誠懇,他是真心的想報答這個人。
  宇智波奈葉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很怪,他上下打量著波風水門說:「你小子倒是運氣好,你是被我二哥救回來的,我二哥心軟,看你還沒死就帶回來了。」
  「奈葉,那請你代我向你二哥表達感謝。」
  「謝什麼,以後在戰場上多殺敵人就是對我哥最好的回報了,行了我先走了,你的身體也沒什麼問題了,我估計你後天就能完全恢復了,有事你就報我的名字就行!」宇智波奈葉滿意的點點頭說,然後揉了揉波風水門的頭,就走了。
  波風水門看著宇智波奈葉的背影,暗暗歎了一口氣,對不起,我利用了你,還騙了你,波風水門啊,波風水門,曾經連撒謊都不會的你也已經可以這樣淡定的欺騙別人了,果然成為火影的日子裡,改變了很多,唯一還沒有變得就是這顆一直跳動的心,為了木葉!
  波風水門右手放在胸口心臟的位置上,眼角含笑,表情溫柔, 而如今這份小小的幸福只能擱淺在無人知曉的歲月深處,在他眼前的是一條時間正在逼仄而近的不歸路,他所能做的只有堅定信念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堅定了自己的決心,波風水門掀開被子,下了床,開始活動身體,他現在的身體還有些僵硬,雖然查克拉、反射神經和經驗還在,但是如果身體跟不上反映也沒有用,他的身體還需要鍛煉一下。
  這樣的運
  動進行了兩天,波風水門安靜的生活就被打破了。
  「水門,快來見見你的老師!」
  
 
 
☆3、老師
 
  作者有話要說:為什麼新書的收藏這麼少啊!鬱悶!同志們都出來留言啊!!!!如果收藏太少的話,小風絕對會坑掉的,這絕對不是威脅啊!!!
  話音剛落,宇智波奈葉就推門入,身後還站著一個滿臉胡茬的男人,嘴裡叼著個牙籤,瞇著眼,一臉沒睡醒的樣子。
  宇智波奈葉倒是很熱情的把那個男人推到了波風水門的面前,滿臉笑容的說:「這個就是你的老師了,宇智波風,你以後要要好好和他學。」說著還用手肘碰碰波風水門眨眨眼說:「把他身上的本領都學會了,我保證你能成為你個很厲害的高手。」
  波風水門沖宇智波奈葉點點頭,微笑著給宇智波風鞠了一躬說:「宇智波老師好,我的名字是波風水門,期待著您的教導!」
  宇智波風抬了抬一隻眼皮,然後掃了一眼波風水門沒有說話,滿臉都是不願意搭理他的表情。
  宇智波奈葉尷尬的笑了笑對波風水門說:「你別介意,他就是這個樣子的,高手總是有點脾氣的。」
  波風水門笑著摸摸頭,表示不在意,宇智波風這樣對他他已經有心理準備了,說實話宇智波奈葉會對他這麼好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他至今都不知道宇智波奈葉為什麼對他這麼熱情。
  「沒想到你真的在這!」一道低沉中還夾雜著冰冷金屬質感的聲音打破了有些窘迫的氣氛。
  三人都向著聲源處看去,一個一頭黑髮,長相俊美的男人正背靠著門框,嘴角牽起的笑容帶著三分邪氣,他目光炯炯的看著幾人,在看到波風水門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疑問。
  看到來人,波風水門心裡頓時一沉,來的人絕對是高手,雖然他從醒過來之後就沒有在刻意的隨時隨地的放開他的感知,但是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到了他的眼前還沒被他發現絕對是S級的忍者。
  宇智波奈葉似乎很怕來人,乾笑著說:「哥哥,你怎麼來了?」
  「這次任務又有人受了傷,正等著你去支援呢!倒是你在這裡幹什麼?」黑髮男子仔細的打量著宇智波奈葉,一股上位者的氣勢隨著他眼神的變化擴散開來。
  宇智波奈葉立刻拽過波風水門,躲在他身後說:「哥哥,這就是我說的那個身體素質非常好的波風水門,也是二哥救回來的那個人,他沒有接受過忍者的訓練,我給他找了個老師,就讓你給碰上了。」
  「這樣啊……」黑髮男子似笑非笑的看著波風水門,然後緩緩的說:「那就放過你了,快去救傷員吧!」
  宇智波奈葉立刻笑了出來,她從波風水門身後出來,轉頭認真的
  對宇智波風說:「水門就拜託你了!」說完就瞬身離開了。
  黑髮男子對於宇智波奈葉會這麼認真的拜託別人感到很驚訝,他看著波風水門的眼中浮現出一抹興味,他用接近命令般的語氣對宇智波風說:「既然奈葉都說他的身體素質很好了,那麼你一定要好好訓練他!」
  宇智波風懶洋洋地回答:「是,一定完成任務!」
  最後黑髮男子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波風水門就離開了。
  兩個人一時無話,空氣似乎都凍結了,連呼氣聲都能清楚地聽到。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我要主動一點,波風水門先開口說:「那個……老師,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要做什麼?」宇智波風吐了嘴裡的牙籤,表情很不好的說:「當然是要帶你這個麻煩去訓練!跟我來!」說完,也不等波風水門大步流星的出了門。
  波風水門無奈的笑了笑,緊隨其後。
  波風水門跟了一路,也觀察了一路,這個時候的木葉還沒有三代時候的那個樣子,村子裡的人似乎都是忍者,整個村子都瀰漫著戰火的味道,偶爾會有傷員被抬回來,從他的身邊經過,每個人都是很忙的,沒有人對這個陌生人的出現感到好奇,這一路上都沒有人多看他一眼。
  兩人的目的地是一片樹林,站在草地上,宇智波風似乎終於有了些精神,他聲音沙啞的說:「你不是宇智波家的人,也不是四大家族的人,更不是木葉村的人,所以你的訓練現在只能在這裡,這裡是一本詳細介紹了忍者基本的書,你看看,有問題問我!」
  丟給波風水門一本書,宇智波風就到一邊的樹下睡覺去了。
  這一幕看得波風水門哭笑不得,這種老師,這種教法,學生要多麼天才才能都學會啊!
  波風水門撿起了書,很認真的開始翻看,他知道他依然是那個擁有著S級實力的波風水門,但是這些實力的來源需要一個解釋,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有把這個自身實力很強,但是不靠譜的老師教的東西都學會,空有一身的實力不能施展還真是痛苦,看來要裝一次天才了。
  波風水門雖然是一副在看書的樣子,但是其實他在偷偷的提煉查克拉,他本身的查克拉別人檢查不出來的原因他已經知道了,他的查克拉可以完全進入漂浮在他腹部中的那滴白色的液體中,之前可能是因為昏迷了查克拉都聚集在了液體中,所以才沒被
  查出來,但是那麼多的查克拉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放出來,現在只能用重新提煉出來了。
  看到波風水門皺著眉頭苦苦的思索著什麼的樣子,宇智波風心中突然有了種『這小子其實還是可教的』的想法,但是緊接著他又搖了搖頭,波風水門是一個外人,在沒有確定他是真的沒有危險之前,他還是繼續觀察著吧!
  波風水門就這麼一直坐著看書,從上午一直坐到下午,而他手裡本來就不厚的書也快看完了,宇智波風才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看著波風水門。
  宇智波風瞇著眼睛看著波風水門,心想:這小子還真能熬,中午飯都沒吃,還一臉精神充沛的樣子。
  他哪知道,波風水門在當火影的時候,曾經一度變成了工作狂,再加上他身體被改造過了,現在一天兩天不吃飯都沒有什麼問題。
  宇智波風的動作幅度很大,波風水門自然是感受到了,他放下了手裡的書,對著宇智波風笑著說:「老師,這本書我已經看完了,而且都理解了,我可不可以問幾個別的問題?」
  「都會了?」聽了波風水門的話,宇智波風突然出現在了波風水門的身邊。
  「既然你說都會了,那麼我就來考考你!」宇智波風撿起地上的書,翻了幾頁說:「給我解釋一下查克拉。」
  ……
  這場考察一直考到了太陽都快落山了,考完了,宇智波風一臉震驚的看著波風水門,這個小子的情況他之前也有打聽過,身體裡一點查克拉也沒有,沒想到他只是看了看書就自己提煉出了查克拉,而且使用三身術一次就成功了,如果他之前真的不是忍者的話,這小子簡直就是天才,他目前為止見過最厲害的天才!
  宇智波風扔了手裡的書,躺在了草地上,他兩眼直視著天空喃喃自語的說:「波風水門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嗎?」
  波風水門也學著宇智波風的樣子躺了下來,笑著說:「老師為什麼這麼問?我只知道我是波風水門,一個被木葉的人救了的人,就這樣而已!」
  宇智波風哈哈大笑著說:「剛看到你小子的時候,說實話我還真是很討厭你,我最討厭死守規矩的人,不過……如果你是天才的話,那就算了!」
  波風水門一愣,然後壓低了聲音說:「老師,很多時候,在我們面臨選擇的時候,規矩就什麼都不是了!」
  長久的沉默後,宇智波風輕笑著說:「那麼,小子,你認為,在規矩和同伴之間什麼更重要?」
  這句話令波風水門想起了那個可以和三忍齊名的木葉白牙,旗木朔茂,那樣一個充滿了悲劇色彩的英雄,難道說老師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波風水門雙手交疊枕在腦後說:「我認為對忍者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團隊合作,規定制度的卻很重要,但那並不能代表一切,有時候也必須按照當時的情況隨機應變。」
  「……你小子對於忍者的理解倒是很深刻啊!不管怎樣,你今天說的話,我記下了!」宇智波風揉了揉波風水門的頭,然後拔了一根草,叼在了嘴裡,揉了揉額角繼續說:「你有什麼問題,能說的我會告訴你。」
  波風水門側頭看著宇智波風,頓了頓才說:「今天那個男人是誰?」
  宇智波風對於波風水門會問出這個問題很意外,他表情柔和了一些說:「我現在倒是有些相信你是失憶了,就連那個人都不知道,如果你是間諜那就是最不合格的間諜,聽好了小子,那個人就是現任宇智波的族長,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
  雖然已經知道了會遇到這個人,可是真的見過面後還是覺得很震撼,在這裡,連宇智波斑都遇到了,那麼也一定會遇到初代吧!想到這裡,波風水門的血液有些沸騰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間,那個傳承了火之意志的人,那個令敵人威風喪膽的人,波風水門對於自己和初代的相遇充滿了期待。
  「在想什麼?」宇智波風踢踢有些走神的波風水門,眼睛裡滿是好奇。
  「……沒什麼,我在想奈葉的身份。」波風水門坐起來,看著宇智波風說。
  「奈葉,叫得還挺親密,呵呵!沒什麼好猜測的,宇智波奈葉,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的表妹。」宇智波風站了起來,打了打身上的灰說。
  「救我的人原來是宇智波泉奈!」波風水門感歎般地說,那個在歷史上記載的被自己的哥哥挖掉雙眼的人,這份人情可不好還啊!
  「走吧!小子,你也餓了一天了,我請你去吃飯!」
  宇智波風拽起有些驚訝的波風水門,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老師請學生吃飯有什麼好驚訝的!快點走,好的請不起,就一碗拉麵!」
  波風水門跟在宇智波風的身後,陽光把兩個人的影子拉得很長,波風水門
  抬頭望了一眼夕陽,紅色的光打在他的臉上,讓他的臉看起來竟然有了在微笑的感覺。
  波風水門在心裡暗暗的對自己說,對不起老師,騙了你,但是請相信我,你是我的老師,從這一刻起永遠都不會改變,而我,只是你的學生而已!
  
 
 
☆4、訓練
 
  波風水門和宇智波風的晚飯之旅,除了波風水門被逼喝了很多酒外,一切都很愉快,兩人的關係更近了一步。
  宿醉果然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起碼對於波風水門來說他就是接受不了的那個人,所以一向認真的他竟然起床晚了,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波風水門立刻跑到了昨天訓練的地方。
  等波風水門跑到地方的時候,宇智波風看樣子已經到了很久了,他雙手抱臂,嘴裡叼著個牙籤,表情很嚴肅,一點也沒有昨天睡不醒的樣子。
  看到波風水門一路跑了過來卻沒有氣喘吁吁的樣子,宇智波風摸著下巴的胡茬笑了笑說:「看來奈葉說的真不錯,你小子的身體素質真是好得驚人啊!」
  波風水門尷尬的笑笑:「抱歉,老師我遲到了!」
  宇智波風笑得不懷好意的說:「既然遲到了,那就懲罰一下吧!」
  「懲罰?」波風水門心裡咯登一聲。
  「沒錯,懲罰你和我對練一天體術,小子看到那邊的包了嗎?拿過來。」宇智波風指著他昨天靠著睡覺的那棵樹,樹下面放了一個包。
  波風水門聽話的把包拿了過來,憑著聽撞擊的聲音,波風水門輕易的就知道了包裡面裝的是什麼。
  「打開,倒出來。」
  不出波風水門的猜測,一大堆兵器從裡面掉了出來,撞在一起,聲音清脆的就像割裂鑽石的聲音。
  「今天,我們的任務就是讓你在三天之內學會所有兵器使用的方法和提升體術,我相信你這個天才一定能學會。」宇智波風很嚴肅的說,完全看不出來開玩笑的成分。
  「天才果然不是這麼好當的!來吧!」波風水門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後就變得精神奕奕了。
  「小子,今天我就要狠狠的揍你一頓!」宇智波風大笑了一聲,然後就衝了過去。
  這根本不就算不上是對練,完全是波風水門單方面被毆打,作為一個失憶人士,波風水門必須強行克制自己身體的反射神經,不讓宇智波風看出來他的實際實力,這其實比被揍還要痛苦,被揍只不過是身體上的疼痛,克制反射神經可是精神上的痛苦,真是雪上加霜啊!
  宇智波風下手很重,好幾次如果不是波風水門躲得比較及時,內臟是肯定要碎的,但是宇智波風越打越驚心,波風水門的學習能力實在是太驚人了,他現在的速度已經不是剛開始揍波風水門的那種程度了,他的速度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提升了很多,還有他的戰鬥直覺簡直敏銳的驚人,他總是能夠冷靜的避開那些可以導致他重傷的攻擊,這種能力是很多中忍都不具備的,更別說一個什麼都不會的普通人了,這只能說明波風水門
  天生就是為了成為忍者而存在的。
  「行了,不打了!」宇智波風退後一步,看著波風水門的眼睛裡閃著興奮的光芒。
  「怎麼就不打了?」波風水門揉揉被揍的很疼的肚子說。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一個全能的天才,所以接下來我們玩點別的。」宇智波風的手裡突然出現一把苦無,然後丟給了波風水門。
  「我們不玩固定的靶子了,直接就用活動的,我就是你的攻擊對象。」宇智波風指指自己的鼻子,一副正宗的無賴大叔樣。
  「這……」波風水門有些為難了。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躲得太快的。」宇智波風拍拍波風水門的肩膀說。
  我是怕我一不小心射中你!波風水門有些鬱悶的想!
  於是波風水門又開始了艱難的兵器訓練,一直訓練到中午,宇智波風又喊停了,他現在恨不得抱住波風水門親一口,這絕對是個萬能的天才,心情大好的宇智波風一手摟著波風水門的脖子說:「走,中午了我請你吃飯!」
  「這個……老師,有些不太好吧!」波風水門有些不好意地說。
  「有什麼不行的,你現在有錢?」宇智波風一瞪眼,「你老師我是不能再在忍者界混下去了,你小子多給我長長臉就行了!」
  錢這個問題還真是蠻尷尬的,他之前吃的飯都是宇智波奈葉派人送過來的,但是也不能一直這樣啊!這更堅定了波風水門趕緊出師的念頭。
  兩個人的午飯吃的很簡單,仍然是拉麵,不過現在還沒有木葉村有名的一樂拉麵,波風水門吃的有些遺憾。
  吃完了飯,兩個人又回到了訓練的地方,只不過這次他們沒有開始直接訓練,宇智波風很好心的給波風水門上了藥,波風水門受的傷都不重,但是很多,整個後背青青紫紫的一片,看的宇智波風自己都有點心疼了,但是心疼歸心疼,之後的訓練他下手更重了。
  正當宇智波風繼續揍波風水門的時候,有幾個人恰巧剛完成任務路過這裡,為首的正是波風水門見過一次的宇智波斑,看到兩人他突然停了下來。
  「大人?」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子恭敬的對著為首的黑髮男子說。
  宇智波斑揮了揮手說:「你們先去治傷!」
  「是!」幾人瞬間消失不見。
  感受到有人出現在這裡,波風水門一瞬間分了神,宇智波風一挑眉毛趁機攻其要害。
  波風水門多年的經驗和良好的反射神經令他下意識的就躲過了這一擊,躲過了攻擊,波風水門迅速的後跳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然後擦了擦汗。
  「小子,被揍還敢分神,找死啊!」宇智波風狠狠的給了波
  風水門一個爆栗。
  「抱歉,下次不會了!」波風水門揉著頭,歉意的笑了笑。
  「算了,我們繼續開始!」
  「是!」波風水門一雙藍眸緊緊的盯著宇智波風,整個人的注意力都高度的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不遠處隱藏了所有氣息的宇智波斑看著兩人嘴角微翹,「波風水門,天才嗎?」說完就消失不見了。
  ……
  宇智波宅內
  剛剛處理完手裡的資料的宇智波斑揉了揉額角,聲音有些疲憊地說:「去把奈葉叫過來。」
  「是!」
  也不見有人出現,只是憑空的出現了這一句話,不一會兒,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哥,你有事叫我?」宇智波奈葉笑了笑,坐在了宇智波斑對面的椅子上。
  「你之前不是說要那個波風水門成為木葉的一員嗎?我同意了!」宇智波斑看著宇智波奈葉的眼睛裡滿是興味,他真的是對這個波風水門感興趣了,如果他真是一個天才,他一定會緊緊的抓主他,如果他別有用心,放在自己的眼下才是最讓他放心的。
  「哥你說的是真的?」宇智波奈葉有些激動的雙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宇智波斑雙眼微瞇,「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宇智波奈葉立刻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行為非常不妥,她尷尬的笑了笑說:「那就謝謝哥了,我還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然後不等宇智波斑說話,她就迅速的閃人了,那速度看的宇智波斑連連歎氣,「我有那麼可怕嗎?」
  「幸靈,派個人把波風水門每天的行蹤和訓練成果記錄下來,晚上匯報給我。」
  沒有人回應,但是宇智波斑知道他已經領了命令離開了。
  得知這個消息,宇智波奈葉晚飯都沒吃,就立刻去了波風水門的臨時住房。
  此時的波風水門剛吃完晚飯,正躺在床上休息,宇智波奈葉的到來令波風水門有點驚訝。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過來了?」波風水門從床上下來,給宇智波奈葉倒了一杯水。
  「我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倒是你怎麼弄成這樣了?」宇智波奈葉上下打量著波風水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繼續說:「誰打的?」
  「不是打的,訓練的擦傷,沒什麼事,你有什麼好消息?」波風水門明智的立刻轉移話題。
  宇智波奈葉從隨身斜跨的小包中掏出一瓶藥,塞到了波風水門的手裡,「拿著,這個藥是我特製的外面買不到,以後再受傷就擦這個藥,宇智波風這個傢伙下手也太狠了,這麼帥氣的臉都打花了,他一定是嫉妒你!對了,我哥同意你常住木葉了,恭喜你
  也成為了木葉的一份子!」
  「木葉的一份子。」波風水門呢喃般的念著這幾個字,眼中裡閃過一絲懷念的神色。
  「怎麼不高興?」
  「不是,只不過我有點累了,興奮不起來。」波風水門輕輕的笑了。
  「也是,那我最近就不打擾你了,你好好努力,加油!」宇智波奈葉拿起桌子上的杯子一飲而盡,然後就起身走向了門口。
  「奈葉!」
  「還有什麼事?」宇智波奈葉轉頭疑惑的看著波風水門。
  「謝謝你,一直相信我!」波風水門笑的很溫柔,就像是對待在他記憶中的那些人一樣。
  宇智波奈葉轉過頭去,沉默了一下才說:「我這都是為了木葉!如果真的要感謝我,那麼就請把木葉當成自己的家。」說完,瞬身離開。
  「是啊!為了木葉,我們都是為了木葉!」波風水門躺回床上,頭枕著手臂。
  波風水門守護木葉的心永遠都不會改變,不論哪個木葉都是木葉,都是那個傳承著火之意志的木葉,既然來到了這裡他就要出一份力量去保護木葉。
  波風水門從枕頭底下拿出一本記錄了一些忍術的書,這本書是在他離開之前宇智波風給他的,他說如果他想在戰場上一顯身手就要盡快的學會這些忍術,所以先讓他回家自己研究一下,當然能自己學會就更好了。
  大概的翻看了一下,波風水門歎了一口氣,連一個A級的忍術都沒有,我還要等多久啊!
  翻了個身,波風水門丟了手裡的書睡覺了。
  
 
☆5、任務
 
  波風水門在跟著宇智波風訓練了速度、力量以及忍術後,成功的等來了上戰場的機會。
  「任務?怎麼會派我去?」波風水門很不理解這個決定。
  宇智波風歎了一口氣,咬斷了嘴裡的牙籤惡狠狠的說:「這是上面的決定,老子怎麼會知道啊!我一直把你藏著掖著,就怕別人發現,好讓你能一鳴驚人,現在全完了,本家已經知道你了,恭喜你,你已經是中忍了!」
  波風水門現在真是哭笑不得,堂堂一火影現在淪為了一名默默無聞的中忍,如果被自來也老師知道了絕對會笑掉大牙的。
  「任務是什麼?」
  「搗亂!」宇智波風臉色臭臭的說。
  「……呃,老師我不太明白!」波風水門摸摸頭,笑著說。
  「你們要做的是在敵人後方搗亂,盡可能的殺掉敵人!這次你會被編入到一個純精英的小隊,雖然只有兩個上忍,但是都是宇智波家天才一級的人物,這個兩人絕對比四個上忍都厲害。」宇智波風皺著眉頭說,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沒有隊長嗎?」
  「隊長就是那兩人中的那個叫宇智波雪輝的,這小子脾氣很不好,因為是天才所以總是看不起別人,另一個是叫宇智波紅羽的女生,她話很少,我對她倒是不太瞭解,不過實力很強。總結一下,這兩個人都不太好相處,尤其你還是一個外人,一定要少說話。」宇智波風有些擔憂的看著波風水門,他的確是最難得的天才,但是他目前的實力和那兩個人還有些差距,而且沒有殺人的經驗,可千萬別出事啊!
  「老師,你放心,我不會給你丟臉的。」波風水門自然能感受到宇智波風對他的關心,他安撫性的對宇智波風笑笑。
  似乎是受到了波風水門的影響,宇智波風拍了拍波風水門的頭說:「小子,我等著你回來被我揍!現在讓我看看你的忍術學得怎麼樣了。」
  ……
  中午吃過飯後,宇智波風就放波風水門回去了,說是他明天要出去做任務,現在必須好好休息保持一個好的體力。
  能休息自然是好的,波風水門心情愉快的回到家中,站在門口,他突然停住了腳步,屋裡有不請自來的客人。
  打開了門,波風水門就看到宇智波奈葉正坐在椅子上悠閒的喝著茶水。
  「你怎麼來了?」波風水門脫下
  了身上滿是灰塵的外套,坐在了另一個椅子上說。
  「聽說你明天要出去任務了,特意來看看你,你放心,我已經告訴那兩個傢伙這一路上好好照顧你了。」宇智波奈葉一臉『你快點感謝我吧』的表情看著波風水門。
  波風水門在心裡苦笑,你這麼做會適得其反的,「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其實你也不用感謝我的,這次的任務這麼危險我那個臭老哥非要派你去,我去說了好多次他都不搭理我,哎!真是有點對不住你!」宇智波奈葉抱歉的笑了笑。
  「沒事,我不會有事的,你要相信我。」波風水門笑的如沐春風,讓人看了心裡暖暖的。
  「我不打擾你了,你今天早點休息,我還要去看看那幾個病人,等你任務回來了我請你吃飯!」宇智波奈葉坐在窗戶上揮了揮手,就消失了。
  那天的那個人果然是宇智波斑,波風水門低垂著眸,藍色的眼裡閃過一道冰冷的光芒,被盯上了嗎?可惜我是真心對待木葉的,不管你有什麼陰謀我都會一一化解的,宇智波斑!
  一夜好眠,波風水門早早的就趕到了集合地。他到的時候集合地還沒有人,等了一會兒,才有兩個人慢慢的走了過來。
  走在前面的男生,整個右手臂上纏著白色的繃帶,走在後面的女生戴了一個黑色的圍脖,這兩個人看起來也就和波風水門現在的年紀差不多。
  「你就是波風水門,奈葉姐姐口中那個需要我們照顧的人?」宇智波雪輝來者不善,語氣中滿滿的都是嘲笑。
  宇智波紅羽倒是沒有說話,只不過看著波風水門的目光中也沒有多少友善。
  波風水門苦笑著點點頭,「就是我!」真的被這些孩子們排斥了,感覺還真是怪。
  「我們的任務這次可是要殺人的,如果你接受不了就躲在後面看著就好了,一切都要聽從我的指揮,如果沒有問題,我們現在就出發。」宇智波雪輝抱著雙臂,看著波風水門冷笑。
  「我不會拖後腿的,也請你們相信我!」波風水門認真的看著兩人說,目光裡透著可以斬碎一起的堅定。
  宇智波雪輝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沉默下來了,他沒有再看波風水門一眼,轉身就出發了。
  還是沒有被承認啊!波風水門歎了一口氣,立刻跟上了兩人。
  宇智波雪輝特意放慢了
  速度,在看到波風水門毫不費力氣的追上了他們後,他冷哼了一聲又加快了速度。
  既然來到了外邊波風水門也不用那麼謹慎了,把自己的實力控制在了上忍的程度,宇智波雪輝兩人的經驗還少,就算是懷疑也看不出什麼,頂多認為他隱藏了自己的真實實力。
  所以不論宇智波雪輝怎麼加速,波風水門都能跟上,到最後宇智波紅羽都皺眉了,宇智波雪輝才停止了自己小孩子氣的舉動。
  晚上的時候,躺在睡袋內,宇智波雪輝終於忍不住問了,「波風水門,你真的只是一個中忍?」
  「嗯,我確實是中忍,就在前幾天才得到承認的。」波風水門看著星空說。
  「別騙人了,我和紅羽可是擁有上忍的實力的,只是中忍你怎麼可能跟得上我們?」宇智波雪輝側過頭,看著波風水門的側臉,語氣不好的說。
  「有人說過中忍就一定要是中忍的實力嗎?」波風水門笑了笑說。
  「我……」宇智波雪輝一時語塞,只有這種理由才能解釋波風水門的實力,可是他一直沒有往這方面想就是因為他不認為還有人和他一樣天才。
  「你接觸忍術是從兩個月之前開始的吧!」這個時候,一路上都沉默著的宇智波紅羽突然開口了,她看著波風水門的目光裡充滿了好奇。
  「不可能!」沒等波風水門回答,宇智波雪輝立刻大聲的吼道。
  宇智波紅羽沒有理宇智波雪輝,只是直直的看著波風水門。
  「沒錯,我是從兩個月之前開始學習有關忍者的一切的,但是你們想多了,我只是速度比較快。」波風水門從睡袋裡爬出來,走到靠著樹守夜的宇智波紅羽身邊繼續說:「你去睡一覺吧!接下來我守夜就好了。」
  宇智波紅羽看著波風水門的目光裡多了點溫度,她點點頭說:「我承認你,你是個天才。」
  宇智波雪輝還在糾結波風水門到底是不是天才,波風水門從背包裡掏出了兩把造型有點不太一樣的苦無扔給了兩人。
  「這是什麼?好像和普通的苦無不太一樣!」宇智波雪輝拿著研究了一下,喃喃自語地說。
  「我特製的苦無,這是送給你們的見面禮,我很窮只能送得起這個了,希望你們可以一直帶著這個。」波風水門看出了兩人的疑惑,解釋說。
  這些苦無都是在宇智波
  風的幫助下找人做成的,至於術式是他自己偷偷加上的,因為不想太引人注意,所以一共就做了十把,波風水門是打算送給他的隊友的,都是木葉的人,他既然有能力就一定要去救他們。
  「誰會稀罕這種東西啊!」宇智波雪輝嘟嘟囔囔的說著,但是還是把苦無放進了背包裡。
  波風水門看著他這兩個小隊友,溫柔地笑了笑,還真是彆扭的孩子啊!
  宇智波雪輝的覺並沒有睡多長時間,就被波風水門叫起來了。
  他揉揉眼睛說:「怎麼了?」
  波風水門目光炯炯的盯著樹林深處說:「有人過來了!」說著順手丟了一個石子到宇智波紅羽那邊。
  「哈?」宇智波雪輝很驚訝,他什麼都沒感覺到啊!
  「噓!快點躲起來!」波風水門緊皺著眉頭,從腳步聲中他能確定過來的是五個人。
  「到底誰是隊長啊!」宇智波雪輝對於波風水門的自作主張很不滿意。
  「這是團隊戰!」波風水門回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那種眼神令宇智波雪輝震撼了,那麼堅定執著的目光中隱藏著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讓他難以反駁。
  宇智波紅羽看了一眼宇智波雪輝也瞬身消失了,宇智波雪輝背上自己的背包,自嘲的笑了笑,但是緊接著就變成了堅定,然後瞬身消失。
  這就是波風水門的個人魅力,他總會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別人,讓別人相信他,給予別人信心。
  躲在樹上的三個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波風水門伸出手比了一個五,另兩個人點點頭就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了。
  隨著時間一秒秒的過去,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幾來人終於出現在了三人的眼中。
  敵人,而且都是上忍,這是三個人同一瞬間的判斷。
  「真是麻煩,我看這裡是不會有人的,這麼晚了還要巡邏。」其中一個忍者有些不滿意的說。
  「還是小心點好,木葉的忍者來這裡的可能性很大!」另外一個忍者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就在這時五個人都突然停住了,眼神不停的打量著四周。
  波風水門無聲的對兩人說:「你們倆被發現了,衝出去動手吧!」
  兩人對視了一眼,宇智波雪輝率
  先跳了下去,三勾玉的寫輪眼瘋狂的轉動著。
 
 
☆6、任務人
 
  宇智波雪輝一上來就用上了最強的幻術,站在最前面的敵人不幸中招,而緊接著宇智波雪輝偏移了身體,露出了身後的宇智波紅羽,三把苦無穿透了敵人的胸口,斃命。
  兩個人精彩的配合零餘下的敵人更加戒備,其中一人聲音低沉的說:「是宇智波家的人,我們分成兩人一組。」
  話音剛落,兩人的攻擊就已經到了,而敵人的配合很默契,他們都知道在戰場上遇到寫輪眼,一對一必逃之,但是他們這裡有四個人,於是他們選擇了後半句話,二對一掏後心。
  這樣的策略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他們不知道還有波風水門的存在,宇智波雪輝和宇智波紅羽都集中精力對付著眼前的敵人,而身後的敵人他們就放心的交給了波風水門。
  兩把苦無破空射向了想要從後方攻擊的敵人,苦無的速度很快,再加上是突兀的出現,都擊中了目標,但是敵人迅速的使用了替身術,攻擊失敗。
  既然位置已經暴漏,波風水門就大大方方的衝了出來,兩個波風水門手握著苦無分別飛速的攻向了兩個敵人。
  在抵擋著波風水門攻擊的時候,兩個敵人都暗暗心驚:這到底是什麼忍術?不僅能夠攻擊敵人還看不出本體。
  成功的吸引走了兩個敵人後,兩個波風水門都露出了一個破綻,這兩個敵人抓住了這個機會,用苦無迅速的插入了波風水門的心臟,在這同一瞬間,兩個波風水門都變成了白煙,而這兩個敵人也死在了身後波風水門的苦無之下。
  另一邊的宇智波雪輝兩人也輕鬆解決戰鬥,他們兩個人毀屍滅跡之後,就開始尋找波風水門的蹤跡。
  「人到哪裡去了?把兩個敵人交給他,不會是死掉了吧!」宇智波雪輝小聲嘀咕的說。
  波風水門從樹上跳了下來說:「不用找我了,敵人都解決了。」
  宇智波雪輝看得目瞪口呆,指著波風水門大聲說:「你從剛才就一直沒離開這裡?」
  波風水門笑著點點頭。
  「那出去攻擊的是誰?不能都是□吧!」
  「大概算是……□吧!」波風水門撓撓頭說。
  騙誰呢!這是宇智波雪輝兩人共同的心聲,誰家□就能幹掉兩個上忍啊!
  「呵呵!敵人都消滅了,這裡已經不算是安全了,我們先趕路吧!」波風水門實在是不想欺騙
  這兩個孩子,連忙岔開話題。
  宇智波雪輝兩人也沒再繼續追問,開始收拾東西,畢竟很多忍者都有點自己的絕技忍術,不想讓別人知道也很正常。
  三個人收拾好東西,繼續開始前進,這剛走了一半的路程。
  剛才波風水門先是分出了四個影□,在其中的兩個分影身上面留下術式,最後再用飛雷神之術殺掉了那兩個忍者,那兩個忍者連忍術都沒有機會用出來就被殺掉了,這就是波風水門的策略。
  接下來的一路上,三人幾次都徘徊在死亡的邊緣,不過靠著波風水門的及時救援,兩人都沒有受重傷,只不過異常的疲勞感令三人難以接受,好在任務還是完成了,三人成功的擊殺了很多的敵人,成為了被派去的眾多小組中完成任務最好的一組。
  等到三人回到木葉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星期後了,三人匆匆告別之後,波風水門就回了家,撲倒在床上休息,三個人中他其實才是最累的,一方面要殺掉自己的對手,還要顧及他們兩個,就連他都有些吃不消了。
  還沒等波風水門睡著,宇智波奈葉就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拽起還躺在床上的波風水門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不用看了,都是皮外傷。」說到這裡,波風水門就想起了宇智波奈葉給他做的的檢查,臉上浮現出一點紅暈。
  宇智波奈葉眼尖的一下就看到了,她摸摸波風水門的額頭說:「沒發燒啊!臉怎麼就紅了呢?」
  波風水門拿下宇智波奈葉的手說:「這麼快就來找我,有什麼急事嗎?」
  「啊!差點忘了正事,恭喜你,你現在已經是上忍了!走,我請你吃飯去!」宇智波奈葉說完就拉住了波風水門向外走。
  「等等,我怎麼就是上忍了呢?」波風水門納悶的說。
  「你不知道嗎?現在是非常時期,只要有兩名上忍舉薦你,你就可以成為上忍的,舉薦你的人是你那兩個隊友,別說了,快走吧!人都齊了,就差你一個啦!」沒給波風水門說話的機會,宇智波奈葉立刻拉著他出了門。
  到了地方,波風水門就看到了他剛剛才分別的兩個隊友和他的老師。
  看到波風水門來了,宇智波風立刻拉著他坐到了他的身邊,笑著說:「你小子,真是給我長臉,出去一趟就是上忍了。來,把這瓶酒喝了!」說著拿了一瓶酒放到了波風水門的面前。
  波風水門苦笑著說:「老師,我酒量不好。」
  「少廢話,老子讓你喝就喝!你上次喝的不也不少嘛!」宇智波風一瞪眼,立刻擺出了無賴樣。
  上次也是你逼的啊!波風水門求救的看向宇智波奈葉。
  宇智波奈葉一把拿走酒瓶,瞪著宇智波風說:「你就知道欺負水門,我看等他跑了你去哪裡再找這麼一個好學生!」
  宇智波風嘿嘿一笑,摟著波風水門說:「我們水門才不像你這麼沒心沒肺,既然水門不能喝就少喝點,雪輝小子倒酒!」
  宇智波雪輝回了他一個白眼,但是酒還是乖乖的倒了。
  波風水門接過酒一飲而盡,放下杯,他臉上立刻出現兩朵紅雲。
  沒看過這一幕的宇智波雪輝和宇智波紅羽立刻看呆了,波風水門是一個美男子,這是毋庸質疑的,當一個臉上有著紅暈的美男子微笑的看著你的時候,任誰都會看呆掉的。
  看到兩人,宇智波奈葉調笑般的說:「怎麼樣,水門好看吧!」
  回過神的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竟然看別人看到發呆,真是夠丟人的了!但是兩人還是點了點頭。
  兩人的囧樣,令宇智波風愉快的哈哈大笑了。
  「這麼熱鬧,有什麼高興的事嗎?」一個略低沉的男生突然傳入了幾人的耳中。
  幾人立刻側頭看過去,宇智波奈葉有些驚訝的說:「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看看我們宇智波的英雄們,怎麼不歡迎?」宇智波斑似笑非笑的看著幾人說,然後在看到波風水門的時候,有了一瞬間的失神。
  宇智波斑這話是把波風水門算作了宇智波家的人,波風水門聽了在心裡歎了口氣,如果是千手一族他會更滿意的。
  「怎麼會,大人請坐!」宇智波雪輝立刻站起來把自己的座位讓了出來,然後喊老闆再添了一個椅子。
  宇智波雪輝的舉動令波風水門皺了眉,本來宇智波雪輝是坐在他右邊的,這樣一換波風水門旁邊坐的人就變成了宇智波斑,他不想和這個人有太多的接觸,這個人太危險,尤其是九尾說他的查克拉很邪惡,他就更不喜歡他了。
  波風水門表情的變化,宇智波斑看在了眼裡,他故意的拍了拍波風水門的肩膀說:「真是沒想到,水門竟然是這麼天才的人。」
  就在宇智波斑的手觸碰到波風水門的肩膀時,波風水門心裡突然湧現出一股熟悉的感覺,那是一種令他想靠近的感覺。
  波風水門沒有回話,他抿緊了唇,皺著眉頭想著到底在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的感覺。
  倒是宇智波風替波風水門回了話,他搖搖頭說:「算不上什麼天才,水門可是經過我最殘酷的訓練教出來的,有幾次可是與死神擦肩而過呢!」
  死神!想要親近的感覺!
  波風水門扭頭看向笑的邪氣宇智波斑,眼睛裡滿是不可置信,我的第一個任務人竟然是這個人嗎?
  「怎麼,被我迷住了?」宇智波斑眼角微挑,調笑一般的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